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习近平时代阉割历史的御用文人

4已有 1306 次阅读  2019-02-07 22:49
最近阅读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一班人马的一些杂文,看得出他们就像文革的梁效写作班子一样,是御用写作班子。但是现在看来,比梁效班子还邪恶。毕竟文革时毛泽东还有点自己思想,并且,文革是一场内斗,不需要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这样大规模胡编乱造。而过去若干年,中国宣传部门过多宣扬中国模式,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扮演了关键角色。
梁效是在批林批孔运动中,“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的笔名。组织成员最多时有三、四十人;清华大学10人、北京大学20多人。应该说,其中还有不少人是专家学者,比如汤一介。习时代的御用写作班子却是鸟枪换炮,学者换炮手。
比如说文扬,他也不是历史专家,却能砸烂历史,用些破碎片再胡编一通,牵强附会证明当今一些政治概念的正确性。

论天下
文扬证明中国的“天下”观多么了不起。比如说,讲中国古代国家文明,像周代那样,是说能包容异族,啊,了不起。但是你读历史,会问,那周王也打打打,接连打几个世纪,把南北异族都消灭或者同化,那后来就没有元朝和清朝几乎灭掉华夏族了吗?甚至说不定,南到印度尼西亚,北到北冰洋,全被华夏族占了。
事实上,亚历山大大帝,罗马帝国都是这样做的。你也很难确定,未来几个世纪,这种事不会重演。
文扬说,“中华文明从一开始就是一种‘人类命运共同体’,文明中国与蛮族夷狄数千年竞争不断,却也融合不断。”
这个说法其实就是为习近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寻找依据。历史真相是,华夏人的“天下”虽然在周代算是很大,但是相对于后来的世界就太小。古代华夏人也不屑于侵占更多土地,但是也没有这样的远见:民族战争你死我活,长期来说无休无止,因此,困守自己的“天下”不思进取是危险的。你梦想“人类命运共同体”,也许可以碰巧暂且偷安,但是,说不定哪一天世界又出来一个希特勒,或者日本鬼子洞条应鸡,让你族几个世纪的奋斗,灭于一朝。
“文明与蛮族数千年竞争不断,却也融合不断”。欧洲,中亚也是这样。不是华夏特有的历史。所以文扬大可不必如此吹嘘。

论邦国
文扬嘲笑“城邦国家的宿命”,即文明城邦国家被周围蛮族所灭。从而歌颂中国的大一统文明。这个说法是不客观的,也抹杀了城邦概念的优越性。中国古代,主要是周代,等于一下子一个大家族把华夏土地都分了,姜子牙作为开国功臣和周武王的老岳父,也分到了齐国。别忘了,他在去齐国的路上,路人还警告他像他那样慢腾腾赶路,那东夷人会把齐国抢去。说明当时蛮夷概念清晰,也占据一方。但后来就被逐渐同化了。并且,华夏族这种概念,也是相对的,就是那个地方的若干族群的自命名。若再往前推一千年,他们的祖先大概跟很多蛮夷是同样的祖先。所以,现代人没有必要专注于古代华夏与蛮夷戎狄之争。
周代分封的诸侯国,也算是城邦国家的一种形式。它们的优越性在于,同文同种一家人,周围异族弱小不发达。所以周代文明不像希腊城邦国家那样容易被消灭。但是,周代文明和希腊文明一样,是大一统专制无法匹敌的。中国的秦汉唐宋的思想家,没法同周代思想家比,论打仗,论策略,中国的经典大战是春秋战国时代的。而到了宋朝,跟西夏好不容易打胜了,却给钱消灾,同辽国打胜了,赔钱消灾。终于有一天,被一举消灭。
大一统专制是封建帝王接受春秋战国时代的战乱教训而设的一种阉割制度。为了防止异姓王侯造反,刘邦先下手为强,消灭了大多数异姓王,并且不再立异姓王,客观上,形成不尚武的社会,所以虽然有统一军队,对付外敌却没有强大的战斗力。而所立同姓王侯,权力也大为削弱,不能拥有自己的军队,也无法形成邦国,只是一群酒囊饭袋。大一统之后,周代诸侯国那种百家争鸣的思想氛围也消失殆尽。时至今日,仍然可以说,中国处于压抑思想的封建黑暗中。
所以,在历史长河中,你的存在,有很多幸运的因素,才躲过那么多灭顶之灾。 从这个角度来说,华夏族的繁衍能力可能也不错,有所帮助。但绝对不是大一统的功劳。相反,就国家存在形式来说,城邦国家演变为城邦联合国家,其战斗力和生存能力更强一些。
美国就是这样,是城邦国家的变式,古希腊的STATES和美国的STATES,我们只是把前者翻译成国家,后者翻译成州而已。当然,美国是一个整体主权国家,而古代城邦国家更倾向于单独主权,联合总是有的,尤其是面临外敌入侵的时候。古代交通不便,地域广阔,所以城邦国家应此而生。
同样,英国在全世界的领地,包括英联邦的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也是广义的城邦国家。法国殖民地很多,也是这样。
因此,古希腊的城邦国家概念经过演化之后有超强的生命力。文扬嘲笑“城邦国家”,宣扬大一统,排斥了现代联邦国家的优越性。让一个企图永远大一统的中国,陷入这些城邦国家的包围当中。而中国,如果搞联邦制,台湾问题就更容易解决。

论西方文明
如前所述,文扬喜欢强调华夏文明的唯一性。以这种那种方式贬低其他古代文明,比如说,称古希腊文明为二代文明。固然,古埃及文明和两河文明属第一代文明,但是希腊文明发扬光大第一代文明,何错之有?古罗马变成第三代文明,现代欧洲成为第四代文明,跨度几千年,这是一种自然过程。如果你有本事,结合中国古代文明和古今西方文明,创造出第五代文明,你会嘲笑它是第五代吗?如果说华夏文明是第一代文明,值得骄傲。可是三千年没有进化多少,而别的文明已经发生几代急剧进化,一再威胁华夏文明的存在,你还能沾沾自喜吹嘘不已吗?
对西方文明的诋毁和排斥,在边芹的诸多文章中反映更直接更强烈一些。她在一篇文章“独立知识分子的强权背景”中这样描述启蒙思想家伏尔泰:
举一个例子,伏尔泰应该是“独立”典型了,至今为人讴歌。从内看,他可是三头都反:反王室、反贵族、反教会;但从外看,那英雄气概便有所减损,他是以伦敦为中心的国际金融资本围剿法兰西王国的“马前卒”。只不过外面这条线长久以来一直是秘而不宣的,骗得包括本人在内的很多人腾云驾雾,跑到“独立花园”寻花觅草。当时波旁王室不愿像英国王室那样受金融资本操控,那帮人就策动“革命”将其推翻。欧洲被杀头的国王因果都大同小异。征服集团为引一国入瓮,常用手法是借一些善良文人的理想解构传统文明的框架,这些天真文人恐怕想不到,自己的进步思想,最终被这群“文明绑架者”利用来颠倒人类文明本真价值观,以“假正义”取代正义,摧毁世上伟大文明,建立“伪善帝国”统治世界。

伏尔泰跟一贵族吵架,没有审判就被抓进巴斯底监狱。因为怕不知呆到何年何月,他建议自我流放到英国,得到允许。他在英国接触不少名人。回到法国后写文章赞赏英国君主立宪制,言论自由,人权,宗教宽容。几十年后法国国王被推翻,跟伏尔泰没有关系。他赞赏英国君主立宪制,法国国王也这样搞说不定就不会有法国大革命了。
边芹说“当时波旁王室不愿像英国王室那样受金融资本操控”。伏尔泰到英国是1727年,呆了两年半。那时还没有工业革命,更没有资本主义。当然更不会有“金融资本”。金融资本是在伏尔泰死后大约一百年才出现。

论70年中国
文扬最近写的几篇有关历史的文章,算是一个“70年对话5000年”的系列。就是把共产党统治中国的70年,同中国5000年历史中的零零碎碎的最好的东西联系起来。其实也真是枉费心机了。
如同梁效,都是曲解阉割历史,为当局当下政治服务。而梁效的寿命仅仅三年,就随四人帮的倒台而被清算。

无论如何,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文扬这样吹牛皮,对国家有害无益,以为能把习时代的中国吹得天花乱坠,但是,世界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别人对历史的认知,不会因为你花了大价钱搞宣传就改变,从而奉你为天子,万国朝拜你。
假如这种文章有点正面作用的话,仅仅是促使他人探讨历史,研究现实,从而帮助中国走向联邦,民主,自由,文明的未来。

2/7/2019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 思想 2019-02-07 23:05
    中学时很讨厌学历史和政治。现在竟然自己写。
  • 思想 2019-02-07 23:16
    同样的历史,他来解读,邦国是笑话,大一统就是好。我来解读,联邦就是好,大一统祸国殃民。
    中国大一统没有学术自由,所以我在外国业余可以得出的结论,在中国连专家也不敢论,反倒是御用文人肠肥脑满,阉割思想,充塞耳目。
  • lita 2019-02-07 23:59
    无耻文人实在太多了!
  • 彭丽芳 2019-02-08 10:21
    毛时代他们搞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其实是来修正阶级斗争是历史进步的动力。这是马克思理论原理的谬论。无产阶级的终极目标是消灭阶级,没有了阶级也就没有了阶级斗争,因此历史发展也失去动力了,那时候历史停止了吗?历史不会停滞, 因此马克思理论是错的。

    当代中国连这样的思考不肖了,因为他们1978年之后就不信马克思了,同时他们也不信资本主义,因为资本主义的要最终走向志愿治国透明政治。现在他们信奴隶主义,洗脑哲学。一切为了钱权交易。
  • 夜夜笙歌 2019-02-08 13:17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