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中国是亚洲的真正病夫吗?

2已有 783 次阅读  2020-02-10 21:36
中国是亚洲的真正病夫是华尔街日报最近的一篇文章,其副标题是“它的金融市场甚至比野生动物市场更危险”
很多年以来我几乎不读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一类报纸。对我来说它们太偏颇了。确实,说中国的事情几乎全是坏事。有时我看看YAHOO的新闻,但是现在的网上新闻似乎根据读者习惯预先选好了文章等你阅读,结果是铺天盖地的有关中国的负面新闻。我想这也太过分了,就算这些新闻是客观的,也不等于说我会高兴地读这么多负面新闻。结果,我把YAHOO从页面删掉了。
当然,我支持新闻自由,有的媒体这样偏颇,有的媒体那样偏颇。读者也有自由选择权。
说起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我刚到美国那年住在一所大学附近,学校晚上有免费英语课。我想没事学学英语口语也好。学生很少。老师当中有一个美国女的,还有一个华侨。这个KOO姓华侨也说中文。有一次聊天说道怎样提高英语水平,她说读纽约时报很好。后来我感到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的书面英语确实不错。还有一次她问我是否知道顾维钧,我说知道,她问我顾维钧是什么人,我说是国民党的大官。再问我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原来是她的亲戚,叔伯之类的,做过北洋政府和国民党政府的外交官。
这段学习很短暂,一周一次,用处不大。口语是很难矫正的东西。

回过头来说华尔街日报这篇文章。其作者是Walter Russell Mead,是华尔街日报“全球视野”专栏作家,也是巴德学院(Bard College)外交与人文科学教授,及哈德森学院(Hudson Institute)战略与政治家,曾任外交关系委员会美国外交政策基辛格高级研究员。
所以说从语言文字角度说这篇文章水平挺好的。读这种文章就是可以读到不常用的文字,比如此篇文章中有de-sinicize,还有 inexorability。de-sinicize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下不用查词典就可以知道,是去中国化的意思。
但是从内容来说,这篇文章也没有什么奇特之处。我看的是原文,但是为了减少打字,我直接引用“世界日报(台湾的?)”的几段翻译。“文章稱,中國的實力雖然令人矚目,但是仍然很脆弱,更具致命性的「病毒」或在金融市場蔓延,可能隨時改變中國的經濟和政治前景。” “儘管中國當局努力控制疫情,並重新振作經濟發展,但人們已經意識到,中國構建的勢不可擋在崛起的大國世界並非理所當然,即使北京很強大,疫情在提醒我們要思考地緣政治和潛在的經濟動向假設。我們已經看到中國金融市場的動盪不安,商品價格大跌,希望這只是對中國經濟增長的短暫干擾。應對疫情之後,還會發生的,更可能是隨後的金融崩潰,中國經濟長期性遭受影響,增長更慢。事態發展下去,將對中國的政治穩定,及中國對世界其它國家的態度,以及全球力量平衡均產生重大影響。”“從長遠看,中國的金融市場可能比中國華南野生動物市場更危險。鑑於數十年來中國由國家主導的借貸支出累積,地方官員與地方銀行之間的糾紛,和大規模的瀆職行為,高聳林立的房地產泡沫,及其巨大的工業產能過剩,作為一個足夠成熟的國家,中國勢必需要大規模的經濟調整。否則,基於所有有瑕疵的價值觀,虛高的期望,和資產分配不當引發的內部分裂,即使初始只是很小的衝擊,也可能導致摧毀虛幻繁榮的大火。”

所以,从内容角度来说,列出一些症状来说明中国是亚洲的病夫,没有什么异常的。无论是日本还是英国,最近一些年都曾经被称作过病夫。英国因为脱欧问题,日本因为债务问题。中国人也经常喜欢说日本失落的二十年,实际就是说日本经济有病。
当然,如果我来反驳Walter Russell Mead,可以说美国也是病夫,因为美国的债务也很沉重。当然中国大撒币以及投入太多到铁公基和工厂,浪费太多,相对而言,中国病更重一些。美国毕竟资源丰富,农产品过剩,所以债多并没有像中国那样导致物价飞涨。
Mead仅仅从金融的角度说中国是病夫,实在是太客气了。尽管如此,中国外交部华春莹表示,「這位叫做Walter Russell Mead的作者,應該為自己的言論,你的傲慢,偏見和無知感到羞愧。」
中国战狼外斗嘴仗部确实无知无聊。
从政治角度上说,中国是十足的封建病夫。我两年来写了不少文章,也是因为把中国看成是一个病人。不论是我还是别人,把习近平比做慈禧或者苏联的勃烈日涅夫,就是把中国病的病根展现出来。
出乎意料,在美华人对华尔街日报的文章很敏感,说明他们还没有对习近平及共产党深恶痛绝。现实就是这样,在中国,大多数人得跟政府同流合污。海外华人,还把那些所谓发展表象当作什么成就,岂不知,病夫治国,虚幻的财富和强大来的容易,去的也容易。如曹雪芹言,“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2/10/2020

共产党过去把旧中国描述成暗无天日,凄凄惨惨,一句话,东亚病夫。现在武汉人民蒙此大难,凄厉求生。共产党还要粉饰太平吗?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 思想 2020-02-11 09:58
    病态国家,一场失控的瘟疫,这么多“学者”还想着借瘟疫推销双黄连房地产赚钱。
    不提高各个城市的医疗设施和水平,却吹嘘北京上海如何特权,是封建主义的表现。
    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学者”成了卖人血馒头的贩子。

    上海交大顾孟迪:疫情过后,一线城市房价必定大涨。

    顾孟迪解释称,在疫情过后,一线城市发达的医疗水平和充足的医疗资源成为吸引人口流入的重要因素。“尽管许多地区都有限购措施,但蜂拥而至的外来人口还是会对房价增长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 夜夜笙歌 2020-02-11 17:11
  • 思想 2020-02-11 19:34
    这是东营网刊载的报道网警郭琪琪的故事,题目为“网警郭琪琪:睡4小时,刷微信20小时”。报道开门见山,赞颂网警郭琪琪的辛苦和一丝不苟地删帖:“一遍遍刷微信群消息、朋友圈,一次次打电话核实情况,一条条权威辟谣……市公安局互联网信息监控中心民警郭琪琪这个春节忙得手机24小时不离手,值守在网络空间,她从没一个可疑字符入手,寻根溯源揪出幕后黑手,只为守护城市安宁。”

    报道的时间是1月28日,正值武汉疫情全中国疯狂蔓延之际,郭琪琪告诉记者,“从腊月二十八起,他们就启动了应急预案,4个女民警已经坚守了7个昼夜,困了就去宿舍睡一会,手机也不敢离手。”。郭琪琪称:“一条微信群里的消息就能影响几百个人,再经过评论转发,很快就能达到上千人、上万人。”郭琪琪披露,按照一级舆情预案要求,从发现不实信息到核实再到辟谣,必须在30分钟内解决。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