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癞蛤蟆先吃天鹅肉

8已有 686 次阅读  2024-03-27 19:29
在外面,用手机打字不便,但无聊,做点事聊胜于无。
见了20多年不见的大学女同学。同学时, 一个专业分三个小班,她在一班,我在三班。每班三十多个学生。她说那时跟女同学来往不多,更不用说男同学,别人以为她高傲,她后来的丈夫说她鼻孔朝天看人,丈夫比我们高三届,是研究生。她说的也对,确实可以理解她高傲,她喜欢跟艺术体操队的队员交往,不是同届的。但是我们男同学之间也没有那么多交往,此状况从小学就开始,如此说来中国教育是否有恨女性因子?有可能,没想过。但从大学同学关系来说,缺乏交往,未来有失落感,并非我的情况,我只能说,此事不怪谁。
也许,后来发现某某有特长某某有才华人品出众,所以感到失之交臂。我对于大学没有类似的失落感。这女同学当时身材笔直,没有曲线,面有菜色。尽管我们都在英语提高班(把英语好的放在一起的班)上课,我们之间就没说过话,因此我可谈不上有什么好感。这次见面,她说她小时吃肉吃伤了,所以厌恶吃肉。所以这可以理解她大学时的豆芽菜体型。我们大学时米饭巨难吃,馒头还勉强好吃一点,但每一顿只供一种粮食,所以中午晚上不吃猪肉的话肯定营养不良。我在大学时还长高了三五公分吧。
可是,这次说起过去,才知道追她的人多得很。最先追的是一些小混混,是那些经常考试不及格的人。所以说,癞蛤蟆先吃天鹅肉,追到就先吃了。一个癞蛤蟆没有成功,总有成功的癞蛤蟆,况且天鹅又不是一只,也不是所有的天鹅又聪明又高不可攀。
先追的小混混,有这样几位。她北京人,是部队大院子弟。另一位北京来的不知怎么通过学校组织的活动就跟她一起看电影。还有一位从黑龙江来的同大班同学,让他的小喽啰一个四川人传话,今天晚上在校外铁轨(废弃不用的)上见面。还有不同系的北京人,到图书馆,不管三七二十一,说跟我走。她就生气离开了。
俗话说情窦初开,显然她对情的事开发算是晚的, 她因此讨厌这些男性。跟同班几个男生来往多一些,类似于哥们朋友。
到后来, 书生们也想吃天鹅肉了。大四时,我们去九江实习,顺游庐山。她是艺术体操队的,有活动没来实习,要上庐山时来了,一个小班的班主任要去武汉,她就跟着去武汉看爷爷。在武汉去黄鹤楼,又碰巧相遇,相互照像留念。回到学校,一次在大班上课的阶梯教室,老师来送照片了,顺便夹了一张他自己的照片,我们那个时代,理工男女不解风情的人大有人在,她说,老师,这张不是我的照片。
她说,毕业前后,有三个同学给她写过求爱信。她不想说名字。我说我跟同学们都不来往,不会跟任何同学提及此事。她说了三个名字,两个是学习好的,一个是想学习好但是没学得很好的同她平常就是朋友。其中一个是我的舍友,我的另外一个朋友倒经常拿他开玩笑说他如何爱这位女同学。我认为不可能,因此没有参与这类玩笑。
因此,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就说,跟我走。书生想吃天鹅肉,就会写封情书赞美天鹅加上其他一些内容吧。大约到毕业时,相见已不易,只好写情书。况且,她的闺蜜在为她找研究生男朋友。当然,还有可能这几个写情书的都是共产党老油条,为了入党而不敢追天鹅。
二十多年后, 那个黑龙江人和四川人携妻与她见面,黑龙江人冷不丁地说,都黄脸婆了,拽什么拽啊。当年没有铁轨赴会,这次被癞蛤蟆咬了。
虽然我说这些人是混混,但是他们对我还是挺尊敬的,比那些书生同我更愿意接近。大约是,混混之道,能同别人混得好一点,为什么不呢?不管别人是我还是其他人。

To continue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