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Williams Luo:超极权主义:中美贸易战的政治根源

6已有 1938 次阅读  2018-08-10 14:53
人类历史上,曾经有过中世纪的政教合一的政治制度;这种政治制度,在20世纪以新的内容和形式借尸还魂,这就是列宁斯大林开创的政治、经济、意识形态三位一体的制度。有人称之为极权主义制度。

传统极权主义政府形态,曾经在小说中出现,这就是以乌托邦为理念创造的社会科幻小说—《太阳城》。制度腐败的典型,是“太阳城”制度模式。新极权主义,是大大超越了传统极权主义“太阳城”的新的国家形式。新极权主义不光是一种制度性腐败的政府,而且是人类历史上最腐败的国家组织形式,没有之一。它是一种渗透人民生活方方面面、全能并且十分有效的制度性腐败的国家形式。

对于极权主义(totalitarianism),胡适曾引用伊司曼(Max Esatman)的定义,认为极权主义有二十个重要特点:

政治上,极权主义把狭义的国家主义情绪,提高至宗教狂的程度;由一个军队般严格约束的政党,来执掌国家的政权;破坏政治上的信义,使用虚妄伪善的手段。

宗教上,把超然的宗教信仰,降低到国家主义的宗教之下;“领袖”是—般信仰的中心,实际上,他也就等于一个神。

意识形态上,提倡反理智反知识,谄媚无知的民众,严惩诚实的思想;毁灭书籍,曲解历史及科学上的真理;以武断代替辩论,由政党控制新闻;严厉取缔一切反对政府的意见。

军事上,准备永久的战争,把人民军事化。经济上,工业、农业、商业,皆受执政党及领袖的统制;政府计划经济;禁止工人罢工和抗议,摧毁一切劳工运动。教育上,废除纯粹寻求真理的科学与学问。

文化上,使人民陷于文化的孤立,对外界的真实情况,无从知晓;由政党统制一切艺术文化。社会生活上,鼓励人民陷害及虐待所谓“公共敌人”;恢复野蛮的家族连坐办法,对待这种“公共敌人”。这种连坐法,今天又被推到极端。用苛秦之什佰连坐法管理微信朋友圈,说明中国的社会管理方法正在往秦朝倒退。

根据极权主义的发展,应该加上“组织上”的第21个特征。极权主义靠无孔不入的政党组织深入社会细胞,以推动他的社会管理。随着中共经济实力的提高,中共在非公有制单位强制推行“党建全覆盖”。2017年4月说:“党要管党,党建要全覆盖。” 早在2015年9月,《关于加强社会组织党的建设工作的意见(试行)》:一要按单位建立党组织。二要按行业建立党组织。三要按区域建立党组织。对暂不具备组建条件的社会组织,可以通过选派党建工作指导员、联络员……“即,没有党员的企业,可以派驻党员;有党员未建组织的,可以派进书记。并要求“民政、司法、财政、税务、教育、卫生、工商等部门结合社会组织登记、年检、评估等工作职能,协同做好社会组织党建工作。”对党建未覆盖或拒绝覆盖的非公企业,通过登记、年检、评估,逼其就范。

为什么中共要把私营企业、私营社会组织纳入共产党组织?孟飞橹认为,“专制起家就是靠组织,只是它是暴力化的组织,它怕任何组织被它逼到暴力化。独立组织对于专制来说是最关键最难搞的。专制有一个不能不专门提出来的特征—暴力取缔任何独立的组织。高度专业化的NGO都不行,新闻、司法、宗教等类国际组织必须切断联系,连慈善、医疗这类国际组织都不能积极参与。”不光不让参与,还欲立法加以限制。2016年两会提交全国人大审议的《慈善法》,其中一个条款是:“个人帮非亲非故者进行网络募捐属非法”,通过法律手段刻意打压民间的慈善活动。

有一个观点认为,当下的中国,国家不再是实现人民利益的工具,而是有着自身目的、理性与功能的有机体;国家权力不再是不得不有所限制的必要的恶,而是代表民族整体利益和公共意志的善;国家将不再受到宗教和伦理价值的束缚,它具有自主性的理性,拥有不可分割、不可转让、至高无上的主权意志。借助西方的宪政理论,对中国政治体制的正当性作了系统论证, 强世功认为,中国的国家意志就是党国意志,中国革命的现代传统决定了在成文的国家宪法之上,还有党的意志的不成文宪法,中共是代表人民根本利益的最高主权,就像国王的两个身体:党是灵魂,国是肉身。党政军“三位一体”的主席制正是中国独特的宪政体制 。

明茨伯格在《社会再平衡》一书中指出:一个健康的社会需要政府(公权)、市场(私权)和社会(共权)齐头并进的发展,尤其是容易为大家忽视的为第三部门,包括各种NGO(非政府组织)、Not-for-profit(非营利组织)和合作制组织,应该成为教育、医疗、慈善等行业的主导治理形式。齐头并进发展的前提是三者的独立。全能主义国家恰恰把三者统一在党代政、以党代经、以党代社会的的半国家主义半资本主义的境地。极权主义既不允许私权,也不允许共权,只允许党权,这种大国家小社会,有集体无个体的国家形态,国家与个人之间,没有处理政府与平民矛盾的缓冲地带。

除了暴力化,极权主义也采取特务化组织活动,通过打入对手的组织内部,瓦解对手。或者建立一个与对手的组织在形式上和纲领上类似的甚至更为激进的组织,拉拢对手的成员进入新的“模拟组织”,消解对手的组织力量,同时制造对手与“模拟组织”之间的纷争,已达到瓦解对手组织的目的。极权主义的组织上特务化的特征,在前苏联非常典型。雅科夫列夫评价苏联的组织结构时说,“持不同政见者什么都干不成。更有甚者,克格勃开始把他们收揽在自己的羽翼下,招兵买马,派自己的特工打入持不同政见者队伍。最终我得出一个结论:这个野蛮的制度只能从内部炸开。”

极权主义通过从内部破坏对手的组织结构,达到维持自身存在的目的;同时,通过意识形态的扭曲和谎言,制造愚昧的国民,再利用人的贪婪降低社会道德标准,制造人与人的矛盾,群体与群体的冲突,通过对社会群体的“原子化”,瓦解社会对于不公不义反抗的凝聚力。正如布热津斯基所说,“极权统治的实质就是消除一切自发的政治生活,把社会中的人分裂成一个个的原子,其目的在于使每个人只能孤立地面对整个制度,从而使人感到形单影只,而且往往茫然若失,敢怒不敢言。团结工会则提出了与此截然相反的主张。”

徐贲认为,“最为典型的极权体制原型是纳粹德国和苏联的斯大林主义统治。二战后,随着纳粹德国的失败,斯大林主义式的统治就成了极权体制的代表。二战后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价值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任何极权体制都不可能在锁国封闭的状态中存活,它们对外部世界有着诸如贸易投资、战略性合作、意识形态支持等多方面的需要,为此就不得不顾及外部世界对它们的看法,从而必须相应地调整其统治形态和政策。”

中国当下依然陷在全能主义和江山主义的意识形态泥淖里。用这种意识形态把人民灌醉。“皮奥里亚”(Peoria)是一座为了对抗最可怕的纷争而建立的专制城市,建城者的后代(如“某二代”)为了对抗在他们心目中抹不掉的纷争和威胁,会把它传承下去,他们要维护“一个新的皮奥里亚,一个更伟大的皮奥里亚,一个千年的皮奥里亚。结果是,居住在里面的人们,他们被政府欺世盗名的陈词滥调给灌醉,如迈耶所说,他们“总的智力水平下降了”。

江山主义在前苏联也是政治显规则。“自己人”,是极权体制下选拔官员的第一标准。戈尔巴乔夫作为“自己人”被接受,始于勃列日涅夫。“他(勃列日涅夫)一上来就开门见山地说:也好,至今都是外地人在干,这回总算是自己人了。”“为什么到1978年的11月仍然选中了我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记起了契尔年科的话:列昂尼德伊尼奇(勃列日涅夫)的出发点是,你站在他的一边。” 有趣的是,苏联的极权社会主义,恰恰是由戈尔巴乔夫这个“自己人”亲手摧毁的。问题不在于是不是“自己人”,而在于这个制度是为了“什么人”。一个封闭的在“自己人”的小圈子“近亲繁殖”的官僚系统,必然不能恒久。

江山主义的本质是权力与经济的结盟。权力与经济联盟,看似铜墙铁壁,但是却有一个巨大的潜在危机—特别利益集团通过权力获取巨额金融资本,而为了保护资本的安全,就会不择手段的用资本巩固和扩大既得权力。二者形成一个坚固的联盟和同盟。中共官媒旗下微信公号“学习小组”有一段关于“警惕权力游戏”的论述:每一个时代,掌握权力的都是社会的少数,但每一个权力中心的周边,都聚集了一批仰其鼻息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些人因为接近权力中心,得以垄断资源,获取巨大的利益。他们可能是权贵阶层,也可能是“白手套”,他们游走在边缘,与权力完成合谋。让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一自然规律“变成权力与金钱的游戏”。可以说这段观察是相当准确的,但是,没有指出经济政变的制度根源。

“每一个贪腐案件中,官员的身边莫不聚集了一批‘近权力的楼台先得利益’的商人。权钱交易,是贪腐永恒的话题。规制权力始终是中国社会的一个难题。”他们看到了现象,但是没有找到现象背后的制度结构问题。经济政变的根源在于权力与经济的结盟。这种钱结盟是有极权主义制度决定的。极权制度是“政-经-意三合一”的结构,权力至高无上,拥有无限的不受制约的力量(power),它必然会让掌握权力的人—权力代理人,利用权力获取超级经济利益,把经济利益纳为自己和家人以及死党所有。

获得权力者一旦利用权力获取经济利益,就必然不择手段借助经济政变巩固能够不断获取利益的更大的权力。不到生死关头,绝不轻言放弃,更不轻言退出。我们从这个角度观照中共建政以后的一些列权力斗争,尤其是文革的毛刘的政治斗争;1989年邓与胡赵的政治斗争,就不难理解背后的巨大的动因。

从根源消除经济政变的土壤,要突破江山主义的意识形态,并在制度上破除权力与经济的联盟。率先走出江山主义泥坑的台湾,有赖于它的领导人彻底摒弃江山主义意识形态。蒋经国曾说,“我为什么敢放弃权力搞民主,因深知中华民族深受权力之害,国民党曾有亲身体会,多少人为权力而死亡,以致灾难内战大屠杀。把权与利还给大众,一切就会和谐,人祸从此不可能。打江山坐天下,是封建社会逻辑,现代社会主权在民,国家不是一家一姓一个党的,人民选谁就是谁。”台湾成为民主社会,江山主义在华夏历史上第一次让路给民主主义。

中央党校教授蔡霞认为,目前共产党信奉的“政权兴衰周期律”,是专制王朝的政治规律而不是民主政治的规律。“政权兴衰周期律”隐含着一个前提:“打江山坐江山”,权力姓张、姓赵、还是姓李,即家天下的政权不能丢。此思维若不转变,会把中国共产党自己憋死,会造成很大问题。另外一个可能的结局,是整个社会的整体智力水平下降,人民生活在猪一样的状态里。这种制度,固然不会被自己的麻木不仁的人民收拾,但总是因为权力与经济的结盟而形成不同派系的激烈的权力斗争,从而在不断的内耗中消解国家实力,一旦遇到强大的邻国和外敌的崛起,免不了被另一个在政治经济制度更有效的国家收拾。

“政权兴衰周期律”的背面是改朝换代。谢润良说,中国历史发展至今,还没有令人信服的理由证明中国已经完全摆脱了改朝换代的可能和趋势!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就是几千年的家天下,几千年愚民政策愚民教育,换汤不换药,皇帝轮流做,谁打下的天下就是谁的天下,整个都是强盗逻辑抢劫理论。既是强盗逻辑,又是强盗做法,绝对不接受监督和限制,为所欲为,结果是整体腐败加速崩溃。历史周期律包含着腐败加速律。到了朝代末期,官场腐败导致社会溃败。国家贪腐盛行,内耗重重;弱不禁风,一推就倒。

传统极权主义有两种结局:第一种结局是走向式微,变为苏联式后极权主义,并最终瓦解;第二种结局是与资本主义世界整合,变为中国式的半国家主义半资本主义。今天的中国社会,是极权主义与资本主义结盟的混合制度。半国家主义半资本主义的混合制度,有两条通道—一条通往通过新的技术条件比传统极权主义更加封闭、更加专制的超级极权主义,一条通往福利资本主义或者民主社会主义。

2018年十九届三中全会和随后的两会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载入宪法,废除已经实行了三届的最高领导任期制,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福山说:中国的“坏皇帝”回来了!这个坏皇帝已碾碎了很多中国人对更加开放、透明和自由社会的期盼。他强调党在国家之上,镇压最微不足道的异见,着手建立了一套运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社会信用系统,监控该国公民的日常行为。习近平治下的中国终究会向世界展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极权国家可以呈现何种人们无法想象的面目。显然,中国正在迈向超极权主义国家。这就是中美贸易战背后的制度根源。

摘自《半资本论》(登录谷歌图书下载阅读 google play)本书70万字,分析了中美当下贸易战的前因后果。

文中部分引文来自一下文章:
胡适:《极权主义的20个特征》
肖知兴:《谁让我们世代为奴?》
徐贲:《中国的“新极权主义”及其末世景象》
徐贲:《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
蔡霞:《从西班牙历史演进看中国如何和平推进民主转型》
福山:《中国的“坏皇帝”回来了!》
布热津斯基: 《大失败》
雅科夫列夫:《访谈录》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1 个评论)

  • fenhonglian 2018-08-11 05:12
    原来我对极权非常痛恨, 但是, 仔细想一想, 西方针对中国,和中国是什么体制一点关系也没有。
    西方有君主制, 有君主立宪制,有民主制度, 无论西方各国什么制度, 西方自己都能接受。  但是中国无论是什么制度, 在西方眼里, 都是对手。
    其实很简单, 地球就这么大, 资源就这么多。
    在同一个国家, 如果有多民族, 比如美国, 如果不能对外压榨, 那内部民族就会互相竞争。
    不同的国家, 为了争夺利益, 那就更是各种忽悠都上,不能忽悠就武力震慑。
    你这篇文章说极权是中美贸易战的根源, 我不同意。
    我认为, 不管中国是什么体制, 只要威胁到了美国, 美国就会使用一切手段阻止中国。
  • fenhonglian 2018-08-11 05:36
    西方从来没有小看中国。 所以中国人在西方,人种原因,永远也不可能不是异类。 认命吧,在海外的华人,无论你是多么欣赏西方的制度,自己觉得和西方的文化多么融洽,依然挡不住自己就是个异族。   
  • 小马 2018-08-11 07:40
    中美贸易战的根源是中国的制度???WTF???? 这彷佛说,你被强奸是因为你长得太美而不肯掩盖你的美丽,所以你的美丽就是原罪。。。。
    我始终认为,中美蜜月期是因为中国处于小弟地位,美国大佬可以高姿态的挥洒自己的慈善,但是当小弟开始挑战大佬地位,一切面纱都撕去,厮杀变得赤裸裸。。。。
    国家和国家之间,永远都是利益之战。为了利益,美国可以联合苏联,这个和他格格不入的国家,为了利益,美国也可以抹杀苏联。。。。
    从来都没有什么所谓和平的崛起,你的崛起就表明你要踩着别人往上爬,没人会甘心被你踩下去。。。
    清醒吧,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别把老外当兄弟看。。。
    最可笑的谎言,把公司当自己家,然后老了被炒;把其他国家当兄弟,然后被插刀。。。。
  • 彭丽芳 2018-08-11 08:26
    fenhonglian: 西方从来没有小看中国。 所以中国人在西方,人种原因,永远也不可能不是异类。 认命吧,在海外的华人,无论你是多么欣赏西方的制度,自己觉得和西方的文化多么
    印尼和大马不属于西方吧,人种也是黄种。中国人在当地不也是自己把自己变成'异类'。btw/ 你有移民经验?为什么对自己根本没做个没经历过的事铁口直段呢?!
  • 彭丽芳 2018-08-11 08:38
    fenhonglian: 原来我对极权非常痛恨, 但是, 仔细想一想, 西方针对中国,和中国是什么体制一点关系也没有。
    西方有君主制, 有君主立宪制,有民主制度, 无论西方各国什么
    最近,美国对北约国家土耳其不也是很强硬,土耳其威胁不到美国。艾尔多安总统也快把自己折腾成‘终身总统’了,这是美国对土耳其强硬的政治原因。美国对俄罗斯制裁完全是因为‘恋栈’的普京。 其实细想挺有意思, 20世纪前20年,中国土耳其俄国这三个大国都经历了革命,却又都滑回了极权制度。21世纪20年代,这些国家和美国一对一地怼着。 We will see。
  • 彭丽芳 2018-08-11 08:48
    小马: 中美贸易战的根源是中国的制度???WTF???? 这彷佛说,你被强奸是因为你长得太美而不肯掩盖你的美丽,所以你的美丽就是原罪。。。。
    我始终认为,中美蜜月期是
    我一直很欣赏你的逻辑, 尽管基本都是另类和错误的。根本理解不了你的被虐心态下'美丽' 的类比。

    制度不同是中美贸易战的政治根源。战争是政治的延申,经济战也是‘战争’。说到这, 其实我们会合了,因为制度不同,中美贸易战是不可避免的。

    我不同意社会达尔文主义,不信也不欣赏国家和个人的丛林法则场景设定,更觉得是‘中国威胁美国的大佬地位’这样的判断是何等的幼稚可笑。
  • 夜夜笙歌 2018-08-11 10:06
  • fenhonglian 2018-08-11 10:10
    彭丽芳: 最近,美国对北约国家土耳其不也是很强硬,土耳其威胁不到美国。艾尔多安总统也快把自己折腾成‘终身总统’了,这是美国对土耳其强硬的政治原因。美国对俄罗斯制
    我想, 你举的这几个例子, 无非是要说明, 美国怼的都是极权国家, 美国怼他们是为了自由, 为了人权, 为了全世界的公理而战。
    那么请回答我, 二战后的日本政体, 是不是美国扶持, 美国认可的?日本是极权国家吗?日本是不是民主国家?日本人和平的时候是不是教养良好, 各种习惯其实都更像西方人?除了人种,日本人的思维和举动是不是已经全面西化?
    那么为什么美国要和日本打了十几年的贸易战,一直到日本彻底趴下为止?
  • fenhonglian 2018-08-11 10:15
    彭丽芳: 印尼和大马不属于西方吧,人种也是黄种。中国人在当地不也是自己把自己变成'异类'。btw/ 你有移民经验?为什么对自己根本没做个没经历过的事铁口直段呢?!
    再回答你这个问题, 不用华人, 用犹太人做例子。
    犹太人甚至没有国家, 为什么德国人二战的时候排犹?
    一个国家, 针对某个民族, 是这个国家内部需要, 不是这个民族有没有国家, 有没有过错。
  • fenhonglian 2018-08-11 10:20
    彭丽芳: 印尼和大马不属于西方吧,人种也是黄种。中国人在当地不也是自己把自己变成'异类'。btw/ 你有移民经验?为什么对自己根本没做个没经历过的事铁口直段呢?!
    印尼和马来西亚华人的遭遇正好验证了一件事, 排华, 与中国的体制无关。

    我在欧洲呆了超过15年,工作和旅游,几乎跑遍了所有欧洲国家。

    不知道你在美国呆了多久, 可以铁口直断(不是铁口直段) 在欧洲的华人就是没有移民经验?
  • fenhonglian 2018-08-11 10:50
    彭丽芳: 印尼和大马不属于西方吧,人种也是黄种。中国人在当地不也是自己把自己变成'异类'。btw/ 你有移民经验?为什么对自己根本没做个没经历过的事铁口直段呢?!
    既然你提到印尼排华, 我想你知道, 印尼对华人的大屠杀一次发生在1965年, 一次发生在1998年。
    1965年的时候中国的政体和1998年的中国政体是一样的吗?
    1965年印尼华人也许和中国的血肉联系还很多, 1998年, 被杀的华二代, 华三代, 华四代, 甚至连中国话都不会说!!!他们有什么原罪?就因为他们来自中国?印尼凭什么认为这些华人是异类?他们难道不是土生土长的印尼人?你又凭什么说这些华人把自己活成了异类?
  • fenhonglian 2018-08-11 10:53
    彭丽芳: 印尼和大马不属于西方吧,人种也是黄种。中国人在当地不也是自己把自己变成'异类'。btw/ 你有移民经验?为什么对自己根本没做个没经历过的事铁口直段呢?!
    按照你的逻辑, 中国人在当地把自己变成了异类, 那帮印尼猴子就有理由强奸屠杀和他们不一样的华人?
    你的文化和我们不一样, 你的肤色和我们不一样, 你的国家政体和我们不一样, 我们就有理由代表正义消灭你们?
  • fenhonglian 2018-08-11 11:03
    彭丽芳: 印尼和大马不属于西方吧,人种也是黄种。中国人在当地不也是自己把自己变成'异类'。btw/ 你有移民经验?为什么对自己根本没做个没经历过的事铁口直段呢?!
    我曾经有机会和来自印尼的华人聊天,他告诉我, 1998年大屠杀发生的时候, 印尼的华人很多已经完全不说中文,有很多人连姓名都改成了印尼姓名。  但屠杀发生的时候, 那帮印尼猴子屠杀和强奸的对象就是看谁的皮肤白, 谁的钱多。
    华人不想融入当地吗?你融得进去吗?你对黑人, 对印尼猴子显得太白, 你对白人显得太黄。 你永远不可能和他们一样。
  • 彭丽芳 2018-08-11 11:52
    fenhonglian: 印尼和马来西亚华人的遭遇正好验证了一件事, 排华, 与中国的体制无关。

    我在欧洲呆了超过15年,工作和旅游,几乎跑遍了所有欧洲国家。

    不知道你在美国呆了
    冒犯了, 原来是前辈, 谢谢矫正‘直段’ 这个typo。你什么意思?在哪里看到我有说过欧洲的华人没有移民经验了呢?从头到尾好像你都是在说川普admin 之下的美国, 华人命运会如何如何吧?

    佩服你有毅力和韧性在全欧洲各国游历达15年。也相信你有欧洲移民经验。欧洲电视在讨论移民话题, 经常使用的一个词是integration, 是不是?美国在相关节目中基本不使用这个词,美国没有'整合''归化'这个思维。美国在入籍时用的是naturalization, 我理解是和出生在此的人等权化(竞选总统除外)。

    愿幸运永远在你一边。
  • 彭丽芳 2018-08-11 12:13
    fenhonglian: 按照你的逻辑, 中国人在当地把自己变成了异类, 那帮印尼猴子就有理由强奸屠杀和他们不一样的华人?
    你的文化和我们不一样, 你的肤色和我们不一样, 你的国家
    我没有这个逻辑。‘印尼猴子就有理由强奸屠杀和他们不一样的华人’ 话出自你口,只能是你的思考和逻辑(如果还算逻辑 )体现。而且我非常不习惯引申和不依不饶。我只是针对你话语中的‘西方’(西方应该也包括你'工作和旅游' 超过15年的欧洲)。举例排华不只发生美欧,或许和我们的圈子文化有关,如同我们炒菜,到哪儿都不会改变。

    多说几句,不要自我封闭不要以邻为壑。不要有受虐狂心态更不要为没有发生的事烦恼。不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哲学,而是相信 ‘我怎么对待别人别人也会怎么对待我(和我的后代)’的人生。 华人共勉吧
  • 彭丽芳 2018-08-11 12:23
    fenhonglian: 再回答你这个问题, 不用华人, 用犹太人做例子。
    犹太人甚至没有国家, 为什么德国人二战的时候排犹?
    一个国家, 针对某个民族, 是这个国家内部需要, 不是这
    回欧洲补课去吧。

    排犹是全欧洲的事。至今匈牙利波兰等国几乎没有犹太人,苏联直到70年代快倒台了, 还在清犹。希特勒无非是帮某些国家完成一直想做而没敢做或做不成的事。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们在整个一个大陆招人恨?我就经常跟周边的犹太人这样提起。中国人不了解以色列,其实是个很坏的国家。
  • fenhonglian 2018-08-11 12:37
    彭丽芳: 冒犯了, 原来是前辈, 谢谢矫正‘直段’ 这个typo。你在哪里看到我有说过欧洲的华人没有移民经验了呢?从头到尾好像你都是在说川普admin 之下的美国, 华人命运
    如果我在1997年或者更早知道,1998年印尼会发生什么事, 我一定会大声叫唤, 向那些华人示警。
    现在我虽然不知道2018年以后美国会发生什么事,但是看到势头不对的时候, 保持沉默对不起自己。
  • fenhonglian 2018-08-11 12:40
    彭丽芳: 冒犯了, 原来是前辈, 谢谢矫正‘直段’ 这个typo。你在哪里看到我有说过欧洲的华人没有移民经验了呢?从头到尾好像你都是在说川普admin 之下的美国, 华人命运
    纠正一下, 我在欧洲不是游历。 我长期在欧洲本地企业工作。
    能够和平自由的游历, 是一种辛运。
    希望这个幸运, 不会因为某个愚蠢的总统终结。
  • fenhonglian 2018-08-11 12:48
    彭丽芳: 回欧洲补课去吧。

    排犹是全欧洲的事。至今匈牙利波兰等国几乎没有犹太人,苏联直到70年代快倒台了, 还在清犹。希特勒无非是帮某些国家完成一直想做而没敢做或
    排犹确实是全欧洲的事。 犹太人奸诈, 善于设局臭名昭著。

    那么从犹太人的角度, 他们承认是自己奸诈吸血导致自己被抽得要死吗? 他们永远不会承认。 你可以看看, 有没有犹太人自己反省自己的? 有没有犹太人敢跳出来说是我们犹太人的民族性有问题, 所以欧洲人驱逐我们, 屠杀我们就有理?

    对比之下,中国人对欧洲人,对美国人干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为什么华人就自我反省得这么厉害?华人是杀了美国人的老母还是抢了美国人的地盘?
  • 彭丽芳 2018-08-11 12:50
    fenhonglian: 纠正一下, 我在欧洲不是游历。 我长期在欧洲本地企业工作。
    能够和平自由的游历, 是一种辛运。
    希望这个幸运, 不会因为某个愚蠢的总统终结。
    不必担心。 美国人也不是都是川普fan况且美国的权力在国会。我本人也从没有今后更不会选他当总统。贸易战和真正的战争一样,受伤害的都是我们芸芸众生。从开始我就反对贸易战,可又能做什么呢?即使现在开始抽兵和中国斗武,我也不敢让孩子们不填那个 military draft slips啊。
  • 小马 2018-08-12 07:35
    彭丽芳: 我一直很欣赏你的逻辑, 尽管基本都是另类和错误的。根本理解不了你的被虐心态下'美丽' 的类比。

    制度不同是中美贸易战的政治根源。战争是政治的延申,经济战也
    嗯,你可以认为我始终抱着一种“受害者”心态来看待其他国家。但是从二战之后,我在其他国家的对外政策那里看到的,始终不是和蔼可亲啊,都是提防,利用,设坑,陷害。我在私底下也认识老外,不反对他们个性善良,并没有喊打喊杀,但是作为国家选择来说,我只能说,我看到的,始终是利益的交锋。。。。。

    潮水退后,才知道谁没穿内裤。
    在中美没有爆发战争冲突前,很多普通人,尤其是住在美国的中国移民,的确觉得中国这不好那不好,的确,美国的经济比中国好,生活条件比中国好,环境比中国好,不然这些人也不会移民美国了。
    但是当冲突激烈之后,很多掩盖在民主面孔下的真正面目才会暴露。

    至于说到中美冲突不可避免,你认为还是制度的锅。
    这个就跟古代两国交战总要找个理由发兵以显示自己的正义一样,都是遮丑布。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