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A house divided against itself cannot stand

5已有 5765 次阅读  2017-08-29 16:49
150多年前,美国南北在奴隶制、州自主权及经济生存等一系列关键问题上,因各自不同利益而严重分歧,造成南部几个州脱离联邦,组成美国邦联国(the Confederate States of America)。


象当时许多夹在中间两面难从的公民一样,Robert E. Lee这位西点军校毕业,在国家军队里当了35年之久的德高望重的陆军上校,也被迫要对效忠对象-国家还是所属州-做出不得已的选择。


1861年4月17日,开战第一仗(Battle of Fort Sumter)发生还没几天,弗吉尼亚在一次人民大会上,投票表决退出联邦。也是在同一天,美国总统林肯决定聘用Lee统帅美国联邦军队。 Lee 本来一直忠于职守,不赞成分裂,但让他跟老家过不去,打死他也不从。经过苦苦挣扎后,Lee终于做出改变了美国史的悲苍回应:“若弗吉尼亚支持老联邦,我也支持。但若她分裂出去…那我也会用我的刀剑追随生我养我的故里,哪怕需要时献上我的生命。” 就这样,这位家庭至上、血肉情长、家国并重的孝子,清醒冒着一失足可能铸成千古恨的巨大风险,非但没有接受联邦统帅的招聘,还于4月20日从他阿灵顿家中发信,毅然辞去联邦政府军中委任,坚定不移站到家乡弗吉尼亚一边。一个月后Lee即被提升为将军,统领弗州海陆两军,与昔日同窗战友展开残忍的厮杀搏斗。 他以尊严为荣率领南军,在战场上的非凡表现使他成为南北公认的军事卓越领袖。


1865年4月9日,Robert E. Lee 在弗吉尼亚的阿波马托克斯村法院向格兰特将军(General Ulysses S. Grant )正式缴械投降,为期4年的腥风血雨终于停止。毋庸置疑,Lee本人及其家族因此背的历史黑锅是极其沉重的。首当其冲是对其美国公民权的撤销,可想而知,这对于一个爱国者是多么大的羞耻打击。


他家庄园阿灵顿被北军在1861年5月接管后,改为联邦军大本营。因Lee和家眷疏散匆忙突然,尽管Lee的妻子竭尽所能将许多贵重物品转至安全所在,但家中留存的财物包括一批珍贵华盛顿总统遗物,全都被驻兵或光顾客抢劫散发一空。1864年,联邦政府没收了阿灵顿房地产,原因是房产主-Lee的太太-未能亲自缴付房产税。至1864年,位于华盛顿和亚立山大一带联邦军用坟场已尸满为患,为首的陆军军需长官梅格斯将军(General Montgomery C. Meigs )立马选中阿灵顿为新坟址。这不是凑巧,而是乘机报复。事出有因:梅格斯是乔治亚州人, 曾在Lee手下效劳美国军队,认定Lee和联邦作对的行径是叛变,大逆不道,于是机会一来,下令把26具联邦士兵尸体统统埋葬在Lee太太的宝贝玫瑰园里。就在那年10月,梅格斯自己的儿子战死,后来与其父母一起都葬在了阿灵顿。如今这块地方已成为40万阵亡将士安息的著名国家公墓。




1975年8月5日,在通过完全恢复Lee将军公民权决议之后,福特总统作出如下评论:


“Robert E. Lee对祖籍弗吉尼亚州忠贞不渝的奉献,注定了他在困苦内战岁月中决定的方向,导致他极不情愿地辞退美国军队中的卓越生涯,从而担任起北弗吉尼亚军队元帅。这样一来,他主动放弃其美国公民权。


1865年, 针对“忠诚宣誓”(the Oath of Allegiance)签名一事,Lee曾致信给一位前邦联士兵,在此我引用他的原话: ‘这次战争已经结束,南部各州均已放下武器,他们与北方各州之间的争异已有定论。有鉴于此,我认为团结起来致力于国家恢复及重建平稳和谐环境,则是每个人当前的责任。’
 



Andrew Johnson 签发的对南方叛军的豁免令(1868年12月25日圣诞节)




谁是爱国者?谁又是卖国贼?汹涌澎湃的浩瀚史海上,无论Lee还是斯诺登,这类成份定论一时半载很难黑白分明,只有让时间来做裁判。但无疑的是,不单单风云人物多事,其实每个人生在不同时刻都得面临大小矛盾挑战来抉择走哪条路,从古希腊史诗到日本封建武士道甚至塞万提斯笔下的唐吉柯德,无不充满忆旧情结、可歌可泣、义气江湖的英雄事迹。结论:家和万事兴!无论外面狂风大浪,只要屋里统一抱成团,天塌下来也能顶得住。这岂不是放之四海为皆准的真理!只是林肯从他的角度说的比外婆精炼:”A house divided against itself cannot stand. ”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