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地域性格

7已有 401 次阅读  2024-06-17 15:57

从前在微信上看到过一个搞笑帖子:某人抑郁,他的上海朋友和广东朋友的回应皆然不同。前者操文艺腔,洋里洋气地推荐瑜伽、看海,给自己一个“moment”与自然沟通,后者的回答简短有力:“湿气重”。当时看贴失笑,并以为对两地民众性格的描摹过分简单粗暴,加深了刻板印象。

 

今年五月有幸去广东省短访三日,对当地的气候有了直观而深刻的印象,也就能理解粤省同胞为何对“祛湿”总耿耿于怀了。五月天,江南还阴晴不定,乍暖还寒,岭南却已是一派夏日风光了。从出发时十几度的环境突然进入到三十度以上不说,而且在当地遭遇降雨、日出、湿热的“一条龙”体验,的确感到“湿气重”。

 

和当地人闲聊,他们说“回南天”难熬,室内墙壁出水,食物长毛,“小强”出没。我认识的一位海归博士曾因湿疹连绵不断,不得不离开广州,重回美国求职。在那里几天,眼中满是长相粗豪的大叶绿树,鼻尖萦绕着早桂和白兰花的幽香。植被茂盛,蚊虫也就嚣张,在屋外一刻就惨遭叮咬。手背上的两个红包回家两周后才彻底消肿。

 

不过事情都有两面性。亚热带的冬天肯定比其他地方好过。难怪全国人民春节都乐意南来度假,而东北人在当地买房的也不少。还有,这种气候也让人返璞归真。听说那些衣冠楚楚,穿着三件套来应聘的,不几日就学会了夹人字拖、穿老头衫,招摇过市。无他,求舒适耳。

 

可见,包括气候在内的外在环境影响了生活方式,也就塑造了个人、群体性格。如果暖热天气能带来人性的舒展、自在,也未尝不是好事。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