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耽美] [耽美][近代]守戒 试发/坑

早先写的文,断了很久但总算有一点,文笔简单,剧情简单,来凑个热闹,有人喜欢就接着写写,大家图个乐,上板砖别兜着,我是买房的真正刚需!
, q" @7 z; f8 A. B8 C- m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 q0 {6 y4 O9 e* Q3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晚安中国!
正值夏季,蝉鸣不断,空气里一派潮气,吸进肺里,直觉胸腔里也闷了起来。老夏坐在树下,一手执书,一手握扇。时不时用握蒲扇的手翻翻书页,低着头看的入迷,只是记起来的时候才断断续续的挥挥扇子,排挤下周围闷炙的空气。如果仔细听,除了蝉鸣,还会有孩童睡觉时轻轻地呼气声,老夏的爱人躺在房阴下的躺椅上,怀里抱着5岁的女儿枕着妈妈的胳膊睡的正是香甜。huarenv5.com- B6 d; Y: s8 `
    华人论坛9 Q  ^/ }' P; U" S2 b
    “今天上午你出去买早点的时候李良来了,说是让你到学校教务处领上个月的工资。”邱明用空闲的一只手在甜甜身上柔柔的扇着扇子,眼睛微微闭着,似是睡着般的说。“下午的时候去领吧,咱家的米没了,顺道去买点来。”' `6 B) }. _9 Y4 |# a& D4 M9 ~
     
- d; r2 j6 [& y* w* H8 A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好,再买点鱼,晚上吃鱼吧,昨天甜甜还嚷着要吃。”站起身,把书和扇子随意放在身后的板凳上,老夏走进房子,推出那辆工作以后一直都在骑的自行车停在院子里。邱明本来想说,孩子不能太惯着,要什么就给什么。她一贯是个严格的人,不喜欢太纵容娇惯小孩。可是,当她看见夏卫国轻轻的亲着甜甜的额头的时候,这句话终是没有说出口。亦如这段时间邱明和夏卫国两个人之间的关系,邱明总是有太多的话想说,可是每次看到夏卫国一脸安详平静的样子,又总是不知从而开口。
! v6 W) u! G; I! A! N4 B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2 H: ~# h! K, v  Q8 I
    邱明是军区大院里长大的孩子,当年新中国成立的时候也不过是屁大点5六岁的孩子,老实说,革命胜利前的日子已经记不得多少了,听妈妈说,那是因为新中国成立以前,邱明总是体弱多病,所以昏昏沉沉的时间总是比较多,记忆自然是没有多少了,但是奇怪的是,过了49年,邱明就像迈过了人生的一个大坎,神奇的精神慢慢恢复了,身体状态也就渐渐好了。周围的老人们总是喜欢把这段说给邱明听,似是要说邱明是个能粘到国家喜气的娃,只要盼是国家好了,邱明保证会身轻体健,好运连连。
邱明在这个时代下长大,像所有人一样,都对于自己的祖国和主席充满着虔诚的信仰,不管她对这番说辞信或不信,对于祖国的感恩确实更加厚重起来。那个时候没有人说谁会比谁更爱国多一点,爱毛主席多一点,因为所有的人的爱都满的溢出来,那种幸福之感溢于言表,又何谈比较。邱明在遇到夏卫国之前,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会担心比爱毛主席更爱一个男人。但是当她在学校举办的联谊晚会上看见一个男生,像一朵金色的太阳花一样笑着,和着琴声跳舞,她觉得自己的心脏从来都没有像这样一样激烈的诉说着对于一个人的渴望,于是她恐慌了,害怕了,像一只受惊的兔子迅速的逃回了自己窝,她不敢相信自己对于一个男人的喜欢竟会如此强烈,她不齿这样的自己,更不齿自己会因为一个男人的笑颜就被攻城略地。  x1 p& f' o6 U2 h  ]. n8 M

* Z3 ]1 i& U: \/ R, Y+ v$ u0 q9 j* o, v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邱明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从小到大明着暗着喜欢她的人不少,她也是个聪明的孩子,总是从众多的眼神中分辨出羡慕,妒忌和爱意。加上家庭里父亲从小的教育,让她比同龄孩子懂的都更多,也成熟的更早。所以,对于感情,邱明自认为是个收放自如的人,总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也能做到理性对待。但是,似乎每个人命里都应该有个克星,而邱明的克星就是夏卫国。
! P0 @# K% |- ?$ G# g( ]+ m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 U! p: ~0 B# x9 J* _/ w    那个邂逅的联谊会并没有为夏卫国带来什么奇遇,反而是因为一次偶然机会去邱明在的学校给他们讲俄语的学习经验,在讲台上侃侃而言的时侯,意外看见了坐在台下正貌似神游的一个漂亮又特别的女孩。粉笔和黑板的摩擦声拉回了邱明神游的心,在外人看来,似乎是因为无趣而移神欣赏窗外景致的邱明,其实内心早已土崩瓦解。她没有因为意外看见夏卫国作为校友的身份回来介绍学习经验而心花怒放,相反,邱明的心里,现在正一片死灰。
从那次偶然相遇后,邱明时常会回想起夏卫国那个像金色太阳花一样的微笑,刚开始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的让人绝望。以致邱明总是自我安慰说,她对于那个男人的喜爱绝对没有对毛主席一样强烈,后来总觉得这样类比大逆不道,于是开始转为,她可以毫不犹豫的为毛主席献出生命而无怨无悔,但是对于这个男人,如果他陷入危急,自己肯定能冷眼旁观。这样想想,邱明心理舒服多了,她敢肯定自己对于毛主席的忠心是任何人都不能动摇的,就算是父母亲人也不行,何况是个小小的太阳花。刚刚开始大学生涯不久,也就是二十多岁的邱明,在认清这个事实后,先后找了不少理由终于让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心里回想那朵花,却不会让自己充满愧疚和无措。其中有一个理由就是,她肯定不会再见到他,所以即使这个男人会对她产生很大的心理影响,可是只要不见他,那还不是没什么用处。
7 I, `1 w/ m0 {/ W0 v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i6 `6 s( a& n8 l
    但是,只是两个月后,邱明就在讲台上看见了比金色的太阳花更加引人注目,恰若桃花一样温暖而又轻巧的夏卫国。那一刻,邱明欲哭无泪,内心惊慌失措的她,在听到夏卫国介绍自己名字的时候,绝望的差一点捂住自己的耳朵。
% m! q9 S4 L% s2 Z- a) J2 Z7 U'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M* p( g  W( t8 R1 W4 }华人论坛   邱明在婚后,甚至在有了甜甜以后,也总是在回忆她和夏卫国之间说不清的爱情。自己那惊恐的情愫,以及夏卫国总是一派谦和有礼温柔的问候,她不知道最终打动她,让她放弃最后抵抗的,是因为自己对于夏卫国那异于寻常激烈的,却从来没有向夏卫国说出口的喜爱,还是沉迷于夏卫国温柔和细腻。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0 A6 Y/ {% C' ^5 Z
huarenv5.com/ x  n" m) x7 S1 R
    夏卫国骑着车子绕过横在胡同口的一块大石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块大石头就一直横在路中间,虽然上下班骑车过往的人并不少,但是始终没有人把这块石头从路中间搬走。老夏想着,等回来的时候,记着把这块石头搬搬走。
一路无阻,老夏直接把车骑进学校院子,停在了教学楼下,看着略显空寂的校园,假期和工作日的喧闹简直是两种景象。老夏是在市里一所小学当语文老师,当时大学的时候学的是历史,结果毕业分配,自己却要求来这所并不是很好的小学任教,没有进研究院,只是因为自己曾经同室多年的舍友拜托自己。他向来是个好说话的人,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往往好脾气的邱明也忍不住说了他两句,他也只能苦笑。这件事也并非自己高风亮节,研究所的待遇比小学是好很多,但是邱明看到研究院的风气却一时也并不想往里挤,和孩子们多呆呆倒也不是件坏事情,更何况他所教育的都是祖国下一代的建设人,承担着的是祖国未来的发展希望,相比意义而言,和研究说也说不上谁更神圣了。
# ]# t# P4 _( X: U( O) v& `, v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1 r' q+ b% i; x# p* b
     夏卫国锁好车子,顺着有树荫的地方走进教学楼的偏门,上了两层楼拐了两拐,来到挨着自己办公室的财务室。站定,不自觉的拉了拉身上的衣服才缓缓地叩门,“有人在么?”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e, B2 t6 P, b: ^2 ~" u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f2 h& H$ Z9 \; I8 `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有些陈旧生锈的百合叶摩擦出刺耳的开门声,刺得夏卫国心里一颤,拉开门的是个约莫二十二三的年轻人,看见是夏卫国,顺手就把门拉的更开些,然后避过身,好让夏卫国能无阻碍的通行。年轻人脸上扬着微笑,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夏老师,您看,大热天周六休息还让你跑来一趟真不好意思。”夏卫国礼貌的微笑一下走进财务室。
6 ]5 M5 T5 M2 q6 U(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 J/ ?: c9 D7 D& L/ s/ A+ S4 _华人论坛     屋子里的设施都有些陈旧,东西也总是感觉不成套。当初开学校的时候,说是为了让国家少花钱,很多附近的居民,都自发捐助自己家的东西给这所小学,学校虽是拒绝者,但扛不住大家说是为了祖国的接班人,能贡献自己的力量,东西不多不好,但总是能让国家少花一分钱,就能把钱花在刀刃上。所以,现在学校的东西总是杂七杂八,花样繁多,可虽是乱些,但大多也是些好用的东西,谁也没把自家不要的破烂往学校搬。
夏天,这种苏联式楼房都是小窗户,备不住天气潮湿,又是间刚整理出来的小库房,即时改做的财务室,房间里有一股暗暗发霉的味道。夏卫国抬头看了看大敞着的窗户,也没说什么。“没什么,住得近,说话的功夫也就能到了。倒是你,周六还加班,辛苦你了。”
" f, ~/ Z4 B& ^huarenv5.com0 F$ |) v  x4 F" b- p* p0 J; P
     李良给夏卫国倒了杯冰开水,一手托底,一手扶着侧边杯把递给夏卫国,“夏老师喝口凉开水解解渴吧。”听见这么说,夏卫国没回头,似是打算一边回头一边伸手,可是却手比脸转得快些,只觉得水已经抵到了自己的手上,脸还在望着一张屋子里角落的小桌子。瞬间手掌心有些凉意。夏卫国有些不好意思的跟着回头笑笑。“谢谢,不过这水还挺凉的,喝点正好。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e! U5 e. ^, i/ h! o/ J3 c! ]. V7 @
       
+ U3 v* b) A2 M0 \- X6 k4 l华人论坛    “不客气。夏老师想喝还有。”李良笑着正直走向靠着窗边的一张办公桌,桌上放着唯一一个封号的信封,信封上贴着一张小条条,李良拿起那个信封,走到夏卫国面前,等夏卫国喝完水垂下水杯后,递给貌似已经有些解了暑气的夏卫国,“夏老师,这是您上个月的工资,您看看对不对。”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s( P$ X5 b% }3 @, E6 q

3 n7 A. z4 _1 \* E2 n     拿起信封,看了看信封上贴的数字,夏卫国点点头,把信封对折塞进自己的裤子口袋,可能是觉得还是有点渴,于是继续端着杯子喝了一口水。缓身转头又看见角落的那张小桌子,便走过去摸了摸看似已经擦过一遍,好像并没有太多变化的桌子。李良挠挠头走进夏卫国,伸出两个手,摆了个拿水杯的动作,夏卫国把手里的杯子放在李良的手里。
剧情进展很慢,这也是我写了一半没写下去的原因,自己先乏了,看的时候忍着点....
& G5 h8 m. K6 A( S7 a" }华人论坛
“这是我曾经刚结婚的时候从你邱明姐家里搬来的桌子,”看着准备倒水的李良,夏卫国笑笑说,看着李良没答话,夏卫国继续说,“我俩结婚以后,我就用这张桌子也用了快10年的时间,后来送来学校以后倒是一直没看见,现在在这看到了。想想那时候还没有甜甜,可是甜甜现在已经这么大了。呵呵。”夏卫国谈到自己的女儿似乎有点放松,不似刚才略显生疏沉稳的样子,谈起邱明也一派温柔。夏卫国谈起甜甜,便说道晚上要给甜甜买鱼做鱼吃,问李良晚上有没有时间,要不然也到他们家去吃饭,一个男生出门在外一个人住,也没法给自己弄点吃着顺当的菜。可是最后李良说还有很多工作,而且已经和其他人约好一起学习了,所以满脸遗憾的说还是下次吧。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6 ?# h$ |, j. S, e3 q* x. Q0 n  W2 I* l
华人论坛# d$ A- X9 V- E( Y4 z4 V
     看着夏卫国走出教学楼然后骑着自行车离开。李良把自己办公桌前的板凳搬到了夏卫国的那张小桌子旁边。把椅子拉的进了点,李良把自己不算太矮的身子塞进了桌子和椅子之间的缝隙,坐舒服之后,把胳膊放在桌面上,把脸慢慢的埋在了弯曲的胳膊里,久久的没有响动,恐怕是已经睡熟了。
晚上,邱明躺在床上,看着夏卫国的背影,已经快晚上11点,可是他还在书桌前看那些托夏卫国老师借来的有关甲骨文的书籍。邱明想起夏卫国说的话。当时夏卫国正在院子里捧着一本略厚并明显有些岁月的书,但意外的是书角还算平整,并没有用糟乱不堪彰显自己经常被人捧在手里。邱明突然觉得夏卫国的温柔似乎带有普世的倾向,一种心里突然一空的感觉刺得她有些焦虑,于是仿若为了证明自己在夏卫国的世界里并不属于芸芸众生,证明夏卫国对她的温柔和对其他一切是有不同的。邱明第一次耍了小姐脾气。她不动声色的走到看书正专心,还不时拿起小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的夏卫国。一伸手抽走了夏卫国手里的书扔的老远,夏卫国抬眼看着邱明,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一时懵了。有那么几秒,邱明脑袋有点空,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想走过去把书拿回来,可是却莫名的不想做妥协,于是决定就那么站着,如果夏卫国想让她解释,她就瞪着他不说话。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W- A- A, ]: D8 W7 \+ N& F9 r: _

0 h. R. L5 S% d" P0 U, L华人论坛     夏卫国看着邱明不说话,脸僵着看着她,没有动的倾向,于是站起来走到书边,把书捡了起来,从头到尾顺着页翻了一遍,看看有没有弄脏的地方。然后转身回到自己刚才做的地方,没吭声,也没看向邱明,就那么又坐下了。
8 s* T0 f7 O. ?& Z, ]: I( z' W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1 w- ~, [: N) E$ q2 M4 G8 y% x
     邱明心里有点虚,不知道是不是夏卫国生气了,毕竟这件事她做的没头没尾的,就像是一个疯子莫名的发疯之举。心里已经挂不住了,可是看着夏卫国弯着的背,弓的似乎有些过,卷起到胸前的汗衫被绷得紧紧的。邱明又突然觉得夏卫国太不识抬举,连个台阶也不给自己,本来像是耍耍小脾气的举动,只需一句话,也许就过了,可是夏卫国就像是块木头,连木头都不是,就是个穿凿不进的大石头。
邱明再投手又把夏卫国手里的书抽过来,这次连带那根小木棍也不放过,一下扔的更远,只看见书和木棍先是撞在墙上,然后一下落在了有些水渍的地上,连带着溅起一小点水花。邱明看着半躺在水里的那本甲古文书,觉的似是将敌人打倒般,瞬间有些解气。这次夏卫国反应明显快过第一次,三步两步跑到墙根,很快的把掉在水里的书捞了起来,先是甩了两下,然后揪起自己的汗衫,放在有水渍的地方慢慢的按着。邱明眼看着夏卫国径直走进屋里,期间一次都没有回头,邱明似乎突然明白了其他家庭里为什么经常会有争吵,也似乎在想着,以后这种事情是不是要经常做一做。
0 h- ~. P/ d3 F! Z5 |& K; o  @
( r+ N: Z7 _# G' I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邱明结婚的时候,已经和夏卫国谈了两年恋爱,自己周围的朋友,自己的父母,甚至是大院里的邻居,凡是见过夏卫国的人,没有人觉得夏卫国不好。所有的人都觉得夏卫国是个温柔的人。而且做人踏实,肯干,能吃苦。学历不低,而且长相端正,身体健康。也是北京人,家里虽然父母都已经去世,但是都是身家清白的人家,父亲母亲曾经也是正经八百的工人,所以夏卫国是正儿八经的工人阶级子弟。
9 H% Y' E4 K+ p" |- z7 U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华人论坛: @0 u: ~0 Q8 W, L
     邱明对人对事认真,严格的性格大部分是遗传自父亲,作为家里的二女儿,邱明从小接受的教育不比大自己几岁的哥哥少,甚至更多。妈妈和哥哥都惯着她,凡是好的都留给她,更是希望她能找到个好归宿。所以当时看见夏卫国有礼又很绅士,对邱明有种止乎于礼的关照和温柔的时候,觉得邱明这种硬性子的女孩能找到夏卫国去包容当真是好到不能再好的事情。
不过倒是邱明的父亲觉得邱明的妈妈看不清楚事情,调笑邱明的妈妈有眼无珠。邱明妈妈不服就问邱明爸爸为什么。邱明爸爸说“我大了半辈子的仗,杀了多少鬼子,干掉多少国民党,曾经手下的兵也不少。自然也知道什么样的人应该是什么样的兵。”邱明妈妈不明白邱明爸爸说这些是什么意思,还以为是在自夸。就笑着边擦桌子,边给老邱倒了一杯水递到老邱身前的桌子上,“行行行,就你知道,行了吧。我们在这说夏卫国呢,你扯那么远干什么。”
* g% S, ~; T- F. C; R4 k" P9 N: p% d* t; M; U4 Y" E
     老邱拿起杯子温柔的看着跟了自己一辈子,就算是再艰苦的时候也从没抱怨过的老婆,想起曾经,挺着大肚子还依旧跟着他穿山走水,就算脚上磨出血泡也坚决不让自己背,还时常在夜晚失眠的时候把衣服盖在自己身上的刘秀秀。当杯子碰到嘴唇的时候,鼻子似是有些发酸。老邱站在自己老婆后面抢过抹布,把秀秀推坐在沙发上,也倒上一杯水递放在秀秀手里,然后开始似模似样的擦起桌子来。老邱心想,拼了一辈子命,不说多大的话,是为了解放中国,为了多少穷苦的百姓,老邱觉得,就算是为了现在的这一抹抹布,一切就都值。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0 U( U1 L1 X# p/ y

8 B( ~8 @5 k# x  G8 J# S华人论坛     老邱边擦着桌子,边看向笑的有些羞涩,有些拘谨的老婆,愣了愣,有种又回到过去的错觉,自己突然觉得自己还很年轻。“你们都看不出来,觉得那夏卫国是个软货,你闺蜜女碰见他就是碰见个能让她为所欲为的主儿了,我告诉你,如果放在当年,我看见夏卫国,我可是敢把他放在敢死队的主,捅个碉堡,守个阵地,我绝对相信,他是个能靠得住的兵。”
“你怎么看出来的,一个天天捧着书转的书呆子,怎么就让你看出有敢死队的劲儿了。别太夸张了。”刘老太太突然觉得自己的老邱的确是退下来了,连这点看人的水准都没有了,不禁失笑。“我给你说你不信,你看吧,到时候你闺女受委屈的时候肯定不少,不过,你知道我为什么答应他俩结婚么?”老邱干脆也不擦了,坐到和他的刘太太对着的地方,拿起手边的报纸,戴上沙发背上放着的老花镜,略一低头,顽皮的从眼睛上面的缝隙看着一脸探究的刘老太太,然后有点潮的耍了个向上推眼镜的帅帅的动作,说“我就是觉得他够正直,人品端正,这就够了,没什么不良嗜好,而且明明喜欢,你们也喜欢,那就行了。”老邱抖抖报纸,翘起二郎打开架势开始看报纸,刘老太似是闲不住的人,又站起来看看有什么能干的活,“今天晚上做清炒小油菜吧,好久没吃了,你都嫌麻烦不给我做,女儿来的时候你就七个碟子八个碗的,太偏心了啊。”刘老太笑着走到厨房从早上买的菜里,拿出清脆好看的小油菜,放在水池边的盆里,细细的洗起来。
邱明站在院里,好像发呆一样,站得有点久,她对这种架势没有什么经验,虽然结婚时间也有快半年的时间,从恋爱到现在,说话有硬的时候,夏卫国虽然没有太抢词,但是也让她知道过,他心里不舒服大概是个什么样子。今天她觉得夏卫国心里是有点不舒服了。要是放在往常,等冷一段时间,往往也用不了多久,夏卫国自己就会来服软,其实说起来也不算是服软,就是那点小玩意来放在她面前,也不说什么,然后静静地在她旁边坐一会,等着她受不了开口以后,就载着她在护城河边上骑着车子顺着风,只觉得自己都能快乐的飞起来。甚至有时候,邱明想,如果为了能在护城河抱着夏卫国的腰,可以故意制造点小矛盾什么的,不过也没实施成功,因为有一次不小心说漏嘴了,让夏卫国听见了。当时夏卫国笑着说,“你喜欢来护城河?”邱明想了想,点了点头。“是么,我还以为你是喜欢和我来护城河呢。”秋明看着貌似有点失落的夏卫国,心里瞬间软成瘫痪,“当然是喜欢和你来这了。”邱明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夏卫国没有强迫邱明转过头,只是用略微暗的夜色作掩护,从后面拥住了邱明,双手覆盖在邱明略微有点发颤的手背上,拉到了邱明的胸前。邱明感觉自己有想哭的冲动,那种想要哭出声的冲动,她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办法抵抗这样的卫国,似乎他的每一种行为都能为她带来天大的感动,每一个动作都像是能恰好捏到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huarenv5.com4 \. ?; t) F' `6 w
           
: L1 |2 a) L% g1 D7 Phuarenv5.com      邱明一直以为自己是个自立的女人,和那些依赖家庭,没有自我的女人不一样,可是在这时候,她突然觉得,自己从头到尾其实就是个俗气的女人,她甚至心甘情愿的想要做一个男人的附属品,如果这个男人是她身后的那个男人,她可以放下自己所有的自我和骄傲,只要是身后这个男人,她可以为他做一切只为一直这样拥着到地老天荒。
夜风微凉,邱明和夏卫国就这样拥着看着吹得有些波光凌凌的水面。没有人说话,邱明只是将自己的头靠在卫国的身上,夏卫国为了邱明脖子不会太酸,身体稍稍前倾,这个细微的动作似乎惊醒了有些朦胧的邱明。虽然有些依恋这具身体,邱明还是咬了咬牙站直了身体,定了定神,邱明说了句“回家吧,凉了。”然后感觉环着自己的臂膀松了,而她的心似乎也因为被放开的身体而有些四散。邱明这时候突然想,如果她和夏卫国结婚了,那他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这个想法激的邱明有些激动,突然觉得自己一个人虽然没有了刚才的温暖,但是突然心里有了一股亮光和热流,她转身看着夏卫国貌似也有些失落的脸,邱明用眼睛扫过夏卫国脸上每一处,平坦的额头,浓重的眉毛,温柔的眼睛,刚挺的鼻子,微薄淡红的嘴唇,线条凤鸣的脸颊。邱明想要看清楚这个突然让她想要守一辈子的男人,看清他的每一丝每一寸,邱明伸出手,似乎有些神游般的在夏卫国脸上描绘着他的轮廓,像是想要看清楚他,似乎又是想要记住他。也许她不是在看一个她爱的男人,她在透过这个男人看自己的未来,邱明觉得她看见了快乐,平静和满满的幸福。
夏卫国就在那个傍晚,被邱明从头到脖子摸了个遍,紧张的差点脖子抽筋。第一次觉得自己并不是什么都不怕,当他看见邱明灼热的眼神的时候,看着她似乎想要穿透自己的皮囊看到自己骨髓里,夏卫国从来没有那么狼狈的闪躲着自己的眼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他不想让眼前的女人失望,他是真心的喜欢她,希望给她一切。从看到她第一次,到后来主动和她打招呼,看着她每次爱答不理,第一次燃起了对于一个人的渴望,希望能和她做朋友。两三次交锋之后,被躲得有些挫败的夏卫国,在宿舍认真的思考自己对于那个漂亮有特别的女孩抱有的感情,他觉得他是喜欢上她了。所以,青年好强的心态让他想要征服邱明。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O' f" G/ H: E) o0 t. |' j$ _1 ~8 U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 l4 i5 n- h( j4 [' K! }$ b: g: {
     夏卫国躲到最后,不躲了,他干脆闭上眼睛,不知道过了多久,邱明把脑袋放在了夏卫国的肩膀上,夏卫国听见邱明对自己说,“夏卫国,我们结婚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