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过了两天,夏卫国蹬着自行车去学校上课,当走到胡同口的时候,看见那个横在路中间的大石头,夏卫国想起那个周六莫名其妙的失神回来似乎忘了这件事,于是提醒自己今天晚上一定过来把它搬走。
7 y( X# H; t1 {' r7 g;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 [3 ~5 c4 o, Y$ Q3 h' X% W+ j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夏卫国赶到学校的时候看见校园里人没有很多,自己是到早了,停好车子,来到办公室。刚坐定,就听见有人敲门。“请进”,李良穿着整齐的走进夏卫国的办公室,然后环视一圈,发现办公室只有夏卫国一个人,“夏老师来的真早,刚才看见您从校门口进来。”
) I3 q; l; M9 b# n) F; o! Fhuarenv5.comhuarenv5.com3 p$ `* _4 @/ g2 `% |
    “你也很早啊,住在学校宿舍还习惯吧,东西不全,或者有什么需要的,就跟后勤刘老师说,刘老师是个老教师了,人好心也细。”给李良搬了板凳放在炉子旁边,夏天的时候,不需要用火炉,但是为了冬天夏天拆来拆去麻烦,学校也就把炉子这样摆在办公室里,平时不用的时候也就变成了一张小桌子,有时候,老师们闲的无聊打发时间,也在上面摆几局棋,过过瘾。
9 Y8 E2 Y! e+ ^/ W* l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华人论坛4 K+ x1 M. a( r" q( w
     夏卫国整整自己的桌子,桌子上放的书不少,都是各式各样关于历史的书,都是不知道自己的哪个老师或同学那淘来的,夏卫国喜欢把书拿来之后看完一遍,摘抄自己喜欢的部分,然后再把书整齐的还回去。很多人喜欢借给夏卫国书,因为夏卫国还有一个本事就是修书,就算是散乱不堪的书,或者折角使用过度的书,夏卫国总是有能力把书给修复的平整起来。邱明每次看见夏卫国认真仔细的抚摸着那些死物,觉得就算是夏卫国抚摸在自己身上的手最温柔也不过就是如此了。
像其他人的桌子一样,虽然夏卫国当时挑桌子的时候,在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桌子里面,夏卫国还是挑中了这一个桌子,因为这桌子的高度够,而且抽屉也够多,正是夏卫国写字用书的习惯。当时还有教数学的魏老师也看上了这张桌子,似乎在库房外面走动的时候,指着这张桌子说自己要这个。夏卫国虽是在有点远的地方,但是顺着魏老师手指也看见了这张桌子,顿时非常喜欢。
9 F% }+ t  Q! V5 t' p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3 H# ^3 ~' A1 N7 h5 o
     第二天早上,正是要下午分配教学用具的那天,夏卫国早早就来到学校,空旷的校园里,只有貌似操场传来桌子磕碰的声音。夏卫国绕过教学楼走到不太大的操场,看见老杨头正一张张的把桌子从楼里往楼外搬。夏卫国走上前去,抽出一只烟,叫住正忙的老杨头,问了好,递过烟,说自己来学校拿点东西,问说这么多桌子都要搬么。老杨头看着这个平时总是一派和气,常常来帮自己忙的小夏。往衣服上蹭蹭手,接过递过来的烟,顺路伸过头,看夏卫国为自己点上烟。老杨头很享受的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烟圈。稍微放松了一下,才告诉夏卫国,早上要把能做办公桌的桌子都选出来,下午老师来了就可以搬到办公室了。夏卫国点点头,貌似看着身后库房里并不少的桌椅,说,“反正我早上没事,帮您一起搬吧,两个人快些。”老杨头本想推辞,可看见夏卫国已经走进了库房就也没再说什么。赶紧跟上,走过夏卫国的时候拍了拍夏卫国的肩膀就开始干活了。
老杨头并没有仔细挑,只是将就进的看着大小凑合的桌子就选出来,其实学校的老师加起来,包括职工总共有三十多个人,包括放在办公室的桌椅用具,加上可以用作书柜的碗柜什么的,大概四五十件大件,剩下的就是些板凳了。夏卫国刚来的就发现那张桌子已经被老杨头抬到了外面,正压在其他桌子底下。
7 L% p2 a, k: h+ L9 I- `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b$ z& `8 i0 C1 z% G+ f
    桌子椅子都搬的差不多了,老杨头点了点数,给桌子做了个记录,用略粗头的毛笔另一手提着红色的油漆似的东西站在桌子面前,张罗着给桌子底下写字。可是写了一两张,老杨头被夏卫国有些笑意的表情看的不太好意思。老杨头想,毕竟人家都是高材生,自己只是认识两个字的人,在高材生的面前写字,岂不是鲁班门前弄大斧,有点不知道高低么。老杨头干脆把笔和油漆都递给夏卫国,说干脆你写吧,你写的肯定比我写的好。我就不是干这个的料。夏卫国也不推脱,就接过来。
+ y# [- p; v$ ]- s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huarenv5.com5 [8 z  v7 q+ k  L# e
    老杨头报着单子,说“校—1”“教—23”。夏卫国在桌子底下写字也写得毫不马虎,一笔一划用有些槽头的毛笔也写的苍劲有力,刚开始没找到在桌子下面写的感觉,到最后也知道改用几分力,该沾几分“墨”了。老杨头报完一个,就搬过来一张桌子,放在夏卫国的旁边,继而下一个。夏卫国问老杨头这些桌子不是老师自己选的么,老杨头说,校长怕大家觉得心里没选到称心的不舒服,干脆就随便发了。按照自己教工编号发,这数不是已经表好了么,前面办公室的名也给好了,直接对号入座领就行了。夏卫国奥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老杨头似是突然想起来一样,问“小夏你的教工编号是多少?”夏卫国好像有些疑惑的抬起头,随即了然似的微笑一下,说“15”。老杨头说走到夏卫国跟前,然后看了看周围的桌子,“小夏也是经常需要写字的人把,你也帮我一早上了,大叔没什么谢你的,你就随便挑一张,用的顺手,也就不算白帮大叔一早上了。”夏卫国直了直有些发酸的腰,有些不自在但是又有点心动的看向老杨头说,“会不会不太好。”老杨头说不会不会,谁用不是用,让夏卫国多好好上课,好好当老师,就不会。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b. S9 {- Q% Q) t# H& R

; k/ l' j9 f: \3 Q3 o5 Z' o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最后,夏卫国还是选了那张桌子,在那上面写上“办—15”。
% r6 ]# q7 V# @( I& q0 ?* Mhuarenv5.com
" P8 G2 t* V6 r% P( z4 D4 T    夏卫国看着桌子上的玻璃反射出自己的脸,突然不敢直视那影像,干脆随手抄起一本书盖在上面。李良坐在炉子边上,看着打开书的夏卫国,有点觉得自己待得尴尬,想走却又不太甘心,于是就硬着头皮继续坐着。夏卫国手里拿着书,盯着窗外,似乎在想什么,似乎已经忘了李良在办公室里坐着。李良看着发呆的夏卫国,他面前是扇开着的窗户,长的老高的树,将一半的树枝绿叶都挡在了那扇窗户旁边。李良突然有种想法闪过脑海,他觉得,那些树摆成那种延伸的姿势,费力的将自己翠绿的枝叶伸到夏卫国面前的窗边,其实,只是为了让夏卫国看见自己。
夏卫国不知道李良什么时候走了,也不知道李良有没有跟他打招呼,或者打招呼自己也没有注意,或者自己也回应了,只是自己没有意识。
% [8 ?0 W4 k7 J0 h/ J0 D6 k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 a+ [" w3 P& Y" `3 n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下午,工作了一天正准备下班的夏卫国站在自行车旁边,打算骑车回家。忽然听见有人在背后叫自己,回头一看,看见宋代才和李良站在一起正朝这边走过来。李良看见自己的时候问礼似的点了下头,夏卫国回点了一下。! J' T: I- Q# Q& Z

7 v, A$ O$ r( S$ a1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夏老师,求救啊,你今天晚上一定得收留我俩了。”一点不客气的,宋代才走到夏卫国旁边,一把用胳膊勾住夏卫国。宋代才和夏卫国同是一个大学毕业的同学,就是当年求自己让出研究所资格的人,自从那件事之后,宋代才总是觉得自己欠了夏卫国一份天大的人情,所以向来知道夏卫国喜欢看点什么书,也都主动帮夏卫国去找,没有敷衍。9 M/ w' ]$ m( T' ]' `, q; \
华人论坛8 t: B( _8 l1 k: k5 E2 V
      看着李良在旁边站着,夏卫国突然觉得他和宋代才和自己这样站着很不体统,不应该这样的,男人之间也不能没轻没重。随即想不着痕迹的推开他。宋代才明显会错了意,以为夏卫国有时像从前一样,暗示他有没有给他带书来,倒真是放下手然后指了指自己另一只手里提的袋子,好像说,这点小事,我能办不好么。李良不知道在想什么,夏卫国稍微松了口气。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j' c6 Q! V2 M

6 t  F& [- L1 K; f      “求救,救什么。”夏卫国接话说。. r7 z  a: m' r  X& E! Q  |
      “我今天晚上本来想找李良蹭顿饭吃,结果他比我还半吊子,自己也没着落,我就看这您是不是能收留我们这两个单身汉,也让我们尝尝嫂子的手艺啊。”夏卫国觉得好笑,这宋代才也算是和自己一样快34岁的人了,离了一次婚,似乎也不着急,没张罗着再找一个,夏卫国想,改天得问问邱明看看她那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呵呵,估计邱明又得说自己就像个活菩萨了吧,活菩萨救活菩萨吧。
“行,来就来吧,不过宋代才你最好别再把我闺女定在头顶转飞机玩,邱明跟我说了好几次,每次你来这手她都生怕你摔了孩子。你也知道邱明不喜欢贯孩子,别甜甜拉着你,你就又忘了。”宋代才听着夏卫国每次都念叨的那几句,越听越觉得当初那个倍儿爷们儿的夏卫国结了婚算是被邱明毁了,哪还有当年半点霸气。“行了行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怕老婆是吧,整天邱明邱明的,一点都不像个北京爷们。老爷们都得让娘儿们听自己的!”
8 u6 x$ x% m$ T8 q6 Q
: m2 y) J! z  s0 y7 j* O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是,像个爷们儿,那爷们儿,如今你那听话的老婆在哪呢。”夏卫国边说边推着车子往校门口走,回头看了看有点愣的宋代才,觉得自己话可能说太过了,于是冲宋代才喊,“去不去啊,今天算是你小子运气好,我这个爷们儿可是要过生日的,走,去跟我喝两杯。”李良也推了推宋代才,宋代才小两步跑到夏卫国身边,出气一样一巴掌拍到夏卫国背上,声音大的让李良都觉得自己背疼。           
! y( i3 r$ ]* X+ v  n1 r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huarenv5.com! P5 ?. y/ x9 @$ t/ `* x
“不醉不归”宋代才说。
. v& Y5 J: `2 `9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4 ~% i$ }3 w: r
“不醉不归”夏卫国说。
片段转换硬伤很多,大家连不上的多看两眼也能看清楚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t! W+ K0 N) m. ?
huarenv5.com6 v, T/ p) X1 N2 a5 g
把存货都发完了,好了,我用这么点时间就弄了个坑。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