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不知怎么回事,字号明明调大了,发出来还是这么小。
( Y* {, j1 o; `/ O; t!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前面的也变小了。
本帖最后由 淡轩 于 2010-1-7 03:11 编辑 huarenv5.com1 v" j2 l/ n- G
7 U! i5 v3 [! z( u
我看着的字号正常呀:)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1 I# b/ b9 ?+ z. p0 O  ?% s
一群乌合之众呀……
3 w4 W" F/ J; C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亲自道歉都不行,只怕当时那二十一人,不仅仅只是没救余鬼的父亲而已吧……
人生如戲,回首歡笑一場空
杀人这种事吧,开头很难,慢慢就习惯了,最后就上瘾了,哈哈~~
. B! f% ?0 `* M# r+ \& d( Shuarenv5.com( d1 V# h  d8 T" s+ A
顺便告诉LZ,字的大小还可以,只是你的短梢子的图看不见
字号看着正常就好。华人论坛) F4 @5 k9 j& V# S, `/ l( P) ^
我这里看着和一般的回复一样大。
0 u$ J& S" J1 t那图我却能看见。不清楚怎么回事,回头再研究。
那就还用大些的字号发了。
  ●有鬼入宅: u7 r6 _6 m1 F: s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8 P- I0 {3 A% K. z- f
  熬到半夜已过,众人都有些困倦。武赤道:“如此熬下去,明日难有精神。不如我们轮换休息。于庄主,你我二人先守到四更如何?”于东山点了点头,对刘豹等人道:“各位先去歇息吧。”刘豹等人也点头答应,各自去了。于东山与武赤送至厅外。看众人去了,武赤便对于东山道:“于兄,你这位结拜兄长,可不如何。”于东山有些不悦,说道:“倪兄虽曾有大错,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况且倪兄之过如日月之食,毫不隐瞒,人皆见之,正是君子之风。”武赤冷笑一声道:“倪兄说往事时遮遮掩掩,这便算了。这场祸事因他而起,他若真能为于兄考虑,便应自己承担此事,以免累及他人。但你那倪兄竟连一句话也无。”于东山一怔,一时说不出话来。武赤道:“让一庄之人为此等人而死,实在不值。不如让其出庄,看他自己的造化吧。”于东山沉吟良久,方道:“他不仁,我却不能不义。如此做,天下人岂不笑我?”武赤看了于东山片刻,说道:“于兄所为,令人佩服。因于兄一死,也还值得。其实如今交出倪兄,余鬼也不会放过你我。”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J# p) @; ]; R5 \7 q
  “不错。”一个怪声忽然响起。huarenv5.com' B  Z: f% G, X! c9 v
  于东山一惊,武赤已高声叫道:“余鬼!”只见一道身影正掠向武赤。武赤一声大喝,挥拐向余鬼砸去。不料余鬼竟不躲避,铁拐已砸到余鬼肩上,但余鬼的刀也划过武赤咽喉。
; o5 ]' t. q* h( m9 `" J0 r  f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武赤倒在地上。于东山骇极,拔出宝剑,大叫“来人”。余鬼却不进攻,只是拍了拍肩膀道:“这姓武的果然受了重伤。”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0 ~, n# {/ N% e# ~
  一群庄客已经围了过来,刘豹、祝兆成也已惊醒,各执兵器奔来。余鬼身形一纵,几个起落,跳出墙外,几个庄客却被劈倒在地。于东山等人赶到墙边,余鬼身影早已不见,只余一阵如夜枭般的怪笑声。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L; d) J+ O: j7 X; g2 C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H0 Y- b& P+ _) O- G
华人论坛5 b' E: ~/ ^* O
  清晨,太阳初升,林中的鸟叫得正欢。暮春的风中,有些花瓣纷纷落下。通往山谷的大道上,两匹马飞驰而来。马上一女一男。那女子十七八岁,端庄秀丽,意态娴静。那男子略小一些,却是得意洋洋。正飞驰间,那女子突然一勒缰绳,座下马一声长嘶,直立起来,前腿在空中蹬了几下,便停了下来。那男子却跑出几丈,方勒住马。那男子圈回马头,跑回来道:“师姐,怎么了?”
, ^" d$ {0 p  m- }. C& V;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那女子已下了马,向路旁走去。路旁坐着个小叫化,正抱着腿喊疼。那女子走到小叫化身前,那男子也下了马,说道:“师姐,你不是催着赶路吗?又管这闲事。”
# c6 M" n- Y$ A  O' g0 X1 h3 Y* e" x7 O/ E+ D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那女子却不理他,柔声问那小叫化道:“你怎么了?”那小叫化道:“扭了一下,也没流血,却疼得很。”那女子又问道:“捏一捏疼不疼?”“疼。”小叫化道。那女子从怀中掏出个瓷瓶,对小叫化道:“你把手伸出来。”那小叫化依言把手伸出。那女子拔出瓷瓶塞子,往小叫化手上倒出两粒药丸,说道:“无妨,这两粒药丸一天吃一粒,吃完就会好了。以后要小心些。”那小叫化接了药,问道:“姑娘要进这山谷?”那女子点了点头。小叫化道:“可进不得。昨日来了个叫余鬼的人,说进这山谷的人,他都要杀掉。姑娘还是不要去了。”huarenv5.com0 n; Y6 Y! T4 e# m, |6 {/ z7 G$ K# w
  那女子一愣,身后那男子却抢上来问道:“你是什么人?如何知道?快说!”那小叫化站起身来道:“我已对你们说了,自己看着办。”说完便一瘸一拐地往林中走去。那男子追上去伸手一抓道:“站住!”不料却一把抓了个空。那男子一惊,急忙跳回。那小叫化冷笑一声,头也不回走了。8 U' I4 @/ F5 E) M8 ^
  那男子走到那女子身边道:“师姐,咱们别去乐仁小筑了。那余鬼是天下第七刀,武功高强,心狠手辣。这小子或许便是余鬼的徒弟。咱们还是回去请示师父再说吧。”那女子想了想,道:“若是余鬼真在此处,于伯伯那里正需要人手。找到我父亲再回来,怕已晚了。这小叫化阻止我们进谷,想是心虚,我们进谷。”说完飞身上马,疾驰而去,那男子也急忙跟上。二人一前一后,不多时已到乐仁小筑门前。
/ [) Q! ]3 [* D7 F/ D' ]huarenv5.com  乐仁小筑大门紧闭,墙头上却站了不少人。其中一人高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 ^0 u. z$ Y2 r5 q/ |2 g7 m: k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那男子大声道:“这位是仁义山庄庄主陈大侠的女儿陈从惠,我是她的师弟申信。”huarenv5.com( j+ R% N/ M& @) Q2 [+ w" X) n9 X
  墙上那人闻言,便转身下去。不多时,庄门开了半扇,于东山与祝兆成、刘豹各执兵器走出。于东山匆匆道:“贤侄女快进庄。”有两个庄客跑出急牵了马进去。众人进得庄来,急关了门。于东山一一介绍完毕,方上下打量了一番陈从惠道:“几年不见,从惠已成大姑娘了,上次来时还梳着抓髻呢。令尊呢?”华人论坛8 M/ V  Q" k9 g: f
  陈从惠脸一红,道:“于伯伯,家父在来的路上便碰到了公孙度,已与约请的各位大侠追去了。家父怕于伯伯久等,故让从惠来告诉于伯伯。”huarenv5.com0 E% F- _7 [: w5 _# x' P( J
  于东山吃惊道:“这么说令尊这几日来不了了?”huarenv5.com0 q8 i( s/ ~" T5 i, z. c( S8 T) ]
  陈从惠点了点头。于东山“咳”了一声道:“这可坏了。”
2 m! l" I- e1 n- b( m1 z2 Z( c# l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陈从惠道:“余鬼果然在此?”华人论坛; J$ V! W7 c6 T. ?4 F
  于东山惊道:“你如何知道?你撞上余鬼了?”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g0 O' Y+ f6 k1 F# G5 Z) X
  陈从惠道:“没有。是一个小叫化告诉我的。”huarenv5.com7 y& m3 P8 N% W6 g8 l( Q$ n8 f9 z- m% q
  刘豹问道:“可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子?”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l( m. d1 s$ h/ v+ |9 C+ z
  陈从惠点了点头。刘豹又问道:“在什么地方碰到的?”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1 ^. p  W. \+ v6 M8 w  Y8 }& E% D
  申信道:“在东边的谷口。”
6 K, L( ?+ x5 d5 A- p  于东山道:“那小子应当便是余鬼的徒弟丁乞儿。你们可曾交手?”, |: z" R7 }: E+ N, p) H1 K
  陈从惠道:“没有交手。那丁乞儿说余鬼在此,进谷之人都要杀死,叫我们不要进谷。”
# x" j  Q% U" a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于东山又“咳”了一声道:“那你们就不该进谷。”huarenv5.com6 U5 u5 d& i2 t! f9 m* u- F2 v
  陈从惠道:“于伯伯有难,从惠岂能坐视不理?”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8 N8 T3 u# U  t9 u$ k% b% E) a, J% i/ Z) x
  倪德仁道:“贤弟不必着急。陈姑娘既是陈大侠之女,武功当尽得陈大侠真传。来到此处,乐仁小筑或许会平安度过此劫。”
, b; X' V1 d. Y2 _2 u, L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祝兆成也点头道:“昨夜武兄遇害,我们本已处劣势。那丁乞儿想阻止陈姑娘来此,想来也是有所忌惮。”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V* M0 ^6 U/ T3 N; C: d, G2 O6 Z- \6 T
  刘豹道:“武大侠的武功,恐怕陈姑娘难比吧。”
# J8 r4 [% m+ R$ B0 Ehuarenv5.com  祝兆成道:“那丁乞儿为何阻止陈姑娘来此?”刘豹不由语塞。倪德仁道:“那余鬼比倪某也小不了多少,想来是武功也已不如以前。”
& g" e' c+ f+ I0 T' H; s# }( x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于东山道:“昨夜余鬼杀武大侠,身手可是毫不显老。”众人一时无言,想不出原因。陈从惠道:“想是那丁乞儿尚存善念,不想伤及无辜。”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6 S9 I7 Z! t2 d% s, n
  刘豹嗤道:“那丁乞儿心狠手辣,比余鬼更甚,江湖闻名,哪里来的善念?想是见陈姑娘貌美,手下留情吧。”陈从惠面色一寒,刘豹一惊,急闭了口。于东山吩咐庄客为陈申二人安排住处,二人随庄客下去安置。
* ], H, b. x1 i, L& y  刘豹见陈从惠下去,自语道:“这小姑娘长得和善,说她漂亮倒板起脸来了。”huarenv5.com5 _( s$ e! I4 M1 ?
  于东山正色道:“非礼勿言。刘老弟也太唐突了些。”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f8 a0 n3 p7 V! x8 b7 A
  刘豹愕然道:“这如何便是唐突?我夸过多少女人,一个个都是高高兴兴。怎么今日说真话,反成唐突了?”
8 k' [1 {) a" k+ whuarenv5.com  于东山并不理刘豹,只是道:“陈姑娘毕竟年轻,不可指望。还是我们三人轮流看着。虽是白日,也要当心。”众人点头。祝兆成道:“好,仍是我值到未时,申时换刘老弟。”于东山等点点头,各自下去休息。祝兆成提刀的庄前庄后巡视。
8 x/ E% n2 f: W9 O9 d/ t/ t$ T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直到申时,刘豹起来换了祝兆成,庄中庄外仍无动静。于东山也起来看了看,见无事,便又睡去了。还未睡着,只听有人轻轻敲门。于东山拔出宝剑翻身坐起,喝问道:“谁?”0 ^7 E+ @6 }8 i# E$ H+ q
  门外却有人禀道:“于庄主,刘大侠走了。”华人论坛9 n2 u0 Y" [1 u+ d. l8 G
  于东山一惊,急起身开门出去问道:“刘大侠为何要走?去哪里了?”
" [! V, R! m0 b( X华人论坛  门外乃是一庄客,那庄客道:“刘大侠说去找人帮忙,向东去了。”* |( f4 g- x: D  R. b
  于东山闻言,便向大厅走去,一面吩咐道:“快把倪老爷子、祝大侠、陈姑娘和她师弟都请到大厅来。”
& z6 b, s9 K. G0 ~  不多时,众人已到大厅聚齐。听到刘豹出庄消息,祝兆成道:“什么找人帮忙,分明是自己逃命,也不与我等商量商量。”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z3 H6 G4 l5 h. O
  于东山道:“刘大侠如若真能冲出,便会去找陈大侠。”huarenv5.com- ~5 i' C6 z. x; I3 H- E# H" w0 ]2 `
  倪德仁点头道:“不错。东面是丁乞儿,刘大侠当能冲出。”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i2 U/ ?; H2 G0 S% ~/ f5 B( w
  申信也道:“那丁乞儿如何是刘大侠对手?定会冲出去。”陈从惠看了申信一眼,申信忙住了嘴,脸上仍是喜气洋洋。
3 p8 I: V! O  A2 S! b! V" a$ j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等到天色渐黑,忽闻一阵马嘶,众人不约而同站起,匆匆来到山庄正门。于东山并不让人开门,而是和众人一同来到墙边,向外看去。只见庄门外停着一匹马,马上却无人。6 C/ H; e9 }* O4 i; i
  众人下来,都沉默无言。申信嘟囔道:“还不如我们不进庄,去禀告师父,那该多好。”陈从惠皱一皱眉,并不理他。申信又嘟囔道:“这可好,如今想跑都跑不掉了。”陈从惠道:“我们当时若是离开,乐仁小筑恐怕已保不住了。你若怕死,想走便走。”申信苦了脸,转身离开。huarenv5.com+ C& T- _3 [) U! X; B# U
  忽东面一阵大乱,众人急忙赶去。一庄客跑来禀道:“庄主,有人进来杀了四人。”于东山还未及说话,西边却又是一阵喧哗,众人赶去看时,原来又被杀了几个庄客。祝兆成怒急,忽快步走向庄门,拔出钢刀,打开庄门,大踏步走了出去。于东山阻拦不及,赶到时,祝兆成已去得远了,几个庄客正忙去关门。见于东山过来,便停下手看着于东山。于东山急令关了门,与倪德仁等上到墙头,向外看去。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0 o) @3 Q: E7 f6 z- _4 x  g
  只见祝兆成边走边大喊道:“余鬼,你也算是天下第七刀。今日祝某便要来领教领教,快快现身。”) e% v1 v# D! t& F7 _+ a" W
  大道旁的长草中立起一人,略弯着背。“余鬼!”倪德仁失声叫道。只见余鬼似乎向祝兆成说了几句话,又听得祝兆成喊道:“好,果然是天下第七刀!”说完挥刀扑向余鬼。沉沉暮色中,只见祝兆成长刀挥舞,暴喝连连。申信叫道:“祝大侠的野战刀法果然了得!”却又诧道:“余鬼呢?”申信扭头一看于东山,只见于东山脸色凝重,两眼紧盯着远处的祝兆成。倪德仁缩在于东山身后,脸上露出恐怖的神情,喃喃自语道:“这余鬼的身形怎么如此快?”众人闻言,都仔细去看,只见祝兆成身边,似乎有身形忽隐忽现,不像是人,更像是鬼。众人看得头皮发紧,都不由向后退了一步。
2 A+ |) I# z' w- f  g0 b$ Q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猛然间,祝兆成的暴喝声停了。荒野中只剩下祝兆成站立的身影。众人一片沉默不语,紧张地等待着。过了片刻,仍不见余鬼出现。申信冲上前叫道:“祝大侠赢了!余鬼死了!”倪德仁也上前两步,揉眼细看,“哈哈”狂笑。于东山长吁口气,陈从惠唇边也掠过一丝微笑。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x5 P, H$ {: f+ R1 H' D1 P( D
  但——
7 L* G7 Z- k5 E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祝兆成的身躯忽然倒下了,只剩下一片空荡荡的原野。
, E1 p1 q& N# t3 Y  倪德仁的笑声戛然而止,周围死一般静。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t( V/ Q  q3 I( |
  于东山猛然警醒,急叫道:“快点起火把!”众人手忙脚乱地去点火把,后面却传来接连的惨叫声。于东山忙领人前去,走到半途,有庄客上来禀道:“有人从后墙进来,赵贵等五人被杀了。”于东山方跺脚叹了一声,东面却又一阵大乱。又有庄客跑来叫道:“庄主,有人在东面,杀了张义等四人。”倪德仁搓手道:“贤弟,这可如何是好?”于东山提剑茫然四顾,听倪德仁如此说,忙一挥手道:“不要守在墙上了,都去大厅。”众庄客闻言,都急跳下向大厅跑去。惨叫声不断从他们背后传来。于东山等人撤到大厅时,身边的庄客只剩下二十余人,一个个吓得脸色煞白。于东山指挥众人,靠墙围成两圈。自己与倪德仁、陈从惠、申信立于圈中。众人都聚精会神,紧盯着厅外。
0 B: v2 |9 r; F0 l, o5 e9 O# a5 M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忽一人喊道:“余鬼!”众人忙看时,果见余鬼正站在大厅前,手提长刀,刀上的血正滴滴答答往下流。身旁是具具尸体和散落的火把。众人各握了手中兵器,紧张地等待。余鬼却并不进来,只是捡起地上的火把,手一抖,竟将火把熄灭,然后又走向另一支火把。火把一支一支地灭了。余鬼捡起最后一支火把,看着众人,一张沟壑纵横的脸在随着火把的跳动显出诡异的神色。余鬼手一扬,最后一支火把也灭了,外面只剩一片深不见底的黑。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 q) b/ O6 |0 k9 {( q9 X$ `+ z
  众人更觉紧张,不知余鬼又会从何处跳出,都仓皇地看着四周。等了许久,却仍未见余鬼出现。倪德仁已有些站不住,自拉过一张椅子坐下。于东山也觉得疲惫不堪,便命庄客将厅中另外十一把椅子都搬了来,让陈从惠、申信各坐一把,自坐了一把,余下八把让那些庄客轮流坐了休息。申信愁眉苦脸道:“这次可是断断逃不掉了。这一辈子过得真冤,还没活够二十年。师姐,咱们太冤了。本来也不关咱们什么事……”3 x7 Y8 p! \! I/ @
  陈从惠冷冷道:“死便死了,说那么多做什么?”
# I* w$ h/ S6 b# Z2 V% e. ~  于东山一拍椅子扶手:“也罢。余鬼若来,老夫拼得这张老脸,向他下跪,求他放过你二人。”huarenv5.com0 N1 |: B5 k0 K2 _4 O% K
  陈从惠却道:“于伯伯,万万不可。威武不能屈,怎能对这等人下跪!”huarenv5.com! E$ ]! }- j7 f
  于东山闻言,又一拍扶手道:“说得好!贤侄女见识,远胜须眉。”说完偷眼一看倪德仁,却见倪德仁正在闭目养神,申信反讪讪地转过脸去。于东山心中暗叹一声。申信嘟囔道:“这余鬼要杀便杀,却又迟迟不来,到底想做什么?”华人论坛, j+ G( q4 E1 l* W/ ^# r
  于东山道:“他是想耗尽我们的精力。”华人论坛' B- {, L! a* K/ P) s
  倪德仁睁开眼恨恨道:“他是在折磨我们。不过这样也好,我们正可多活一时。”于东山看着倪德仁,倪德仁却又无言,仍倚在椅上闭了双眼。huarenv5.com( V: J& f  r9 s% J
  陈从惠道:“我来看着,于伯伯也歇息吧。”
# p. p8 {% U# z9 h( e, g" p. ~) _  于东山含泪道:“好孩子,真是拖累了你。你先歇着吧。”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B- ?, S1 q# C4 g- n
  陈从惠道:“我还年轻,不累,于伯伯先歇息吧。”于东山也觉困倦,便又对那些庄客嘱咐一番,然后靠在椅背上,闭了双眼,却睡不着。朦胧中忽听得有人大叫:“余鬼!”于东山一惊,持剑跃起,向周围看去,却看不到余鬼。只见陈从惠端坐椅上,正诧异地看着倪德仁。倪德仁正惊魂未定地揉着双眼。那些睡着的庄客也都惊醒,申信执刀大喊:“在哪里?在哪里?”
( i' p9 y+ Q; ~4 ~9 C" |7 F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倪德仁定睛看了看,方抚着胸口道:“原来是梦,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6 K5 w! b" J  C. _  众人闻言,方才放心。但吃此一吓,都再难睡着。于东山对陈从惠道:“我睡不着了。从惠,你也歇会儿吧。”
5 d" n' B$ |' d9 p# A$ M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陈从惠却道:“于伯伯,哪里有笔墨?”
" M, L9 K8 d/ O& l  于东山不知陈从惠为何如此问,只是说道:“书房有。”
  Q- |9 c2 u1 B; g) w' Y8 p' \  陈从惠站起身,于东山忙问道:“你去做什么?去拿笔墨?”陈从惠点了点头。于东山道:“外面太凶险,不要出去。你拿笔墨做什么?”# Y9 V; Q4 g' l
  陈从惠低头道:“家父衣物,都是从惠收拾。想写个清单,免得家父找不到。”
8 Q  `9 h! ~; c7 r# I3 o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于东山叹道:“令尊有如此女儿,不知是哪世修得的福份。不过你还是不要去了。保住性命,才是孝顺。”
4 T9 K1 U' ~; t$ b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陈从惠闻言,点了点头,重又坐到椅上,眼中却有隐约的泪光。于东山看在眼里,心中也觉酸楚,不由又看了看倪德仁,想起武赤说的那番话,忽然心生厌恶。于东山忙扭了头,不看倪德仁,只盯着厅外的黑夜。正看之时,忽然从厅外飞来一物。众庄客大惊,急忙闪躲。那物飞来的速度并不快,于东山已看清是个包裹,便挺手中长剑一挑,然后剑划弧线,将那包裹放在桌上。于东山看看厅外,厅外并无动静。于东山用剑尖将包裹挑开,包裹里竟是笔墨纸砚。陈从惠眼睛一亮,于东山心中却是大喜,急叫道:“陈老弟,是你么?”
" s( j! p5 u- X4 n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倪德仁也睁眼站起,喜问道:“陈大侠来了?”
6 l# C: W% L6 F: r$ ghuarenv5.com  外面却无动静。于东山心中疑惑,便又朗声道:“是那位大侠出手相助?鄙人先行谢过。”; Y% M% h$ \# d" y& g! \3 n
  外面却仍无动静。陈从惠本也看着外面,此时却失望地回过头来,径直去拿砚台。于东山忙道:“不要动,万一有毒呢?”
/ Z: R1 `" u/ f6 G- h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陈从惠道:“于伯伯,想是那丁乞儿扔进来的。”说完自去拿了文房四宝,在桌上书写。于东山等也都失望之极,重又坐下。陈从惠一面写,一面偷偷拭去眼角的清泪。
看似这于东山倒还可以,可惜交了个倪德仁!
人生如戲,回首歡笑一場空
那倪德仁却是个那样的人。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 T- x1 A& g$ X# t5 r
  ●一生账销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4 ]8 }$ ^) [7 T+ P
huarenv5.com+ m3 M, ?2 c$ |/ J* o; C. e: \  r" b
  天色渐渐明亮,外面的墙与路都显出青灰的颜色,周围的空气湿而且冷。众人心中都略放松,于东山也朦胧睡着。忽听倪德仁又惊叫道:“余鬼!”众人又都惊得跳起,外面却仍是空无一人。申信埋怨道:“倪老爷子,别吓人了。”倪德仁却惊恐地指着外面道:“真的,余鬼真的在那里!”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r8 L9 U3 z8 }" d& Z+ c+ l: n
  众人犹自不信,忽听一阵冷笑。众人魂飞魄散,急寻声看去,只见厅外赫然站着一人,正是余鬼!华人论坛0 ?- a- y& p& i! T: k
  众人不由都向后退去,于东山却仗剑而出,径奔余鬼,一面大喝道:“各位快走!”说完挥剑来斗余鬼。众庄客猛醒,纷纷夺门而出。陈从惠却拨出双刀,来斗余鬼。于东山急道:“从惠,你快走!”陈从惠却边攻边道:“于伯伯,您先走!”
8 l: U" R- A. m& F& E5 f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余鬼磔磔笑道:“不必谦让,你们谁也跑不掉。”余鬼身形晃动,长刀挥处,那些夺门而出的庄客被一一劈倒,于东山和陈从惠却也无法走脱。只听一声响,最远的一扇窗户已被撞开,申信跳出窗外,拔腿便跑。跑了几步,却有一人挡在他面前,正是丁乞儿。申信自知躲不过,大喊一声,挥刀向丁乞儿砍去。丁乞儿却一挫身,从申信腋下掠过,手中刀倒拖,使一式“倒拉刀”,正拉中申信右腿。申信两腿发软,倒在地上。丁乞儿正欲挥刀劈下,陈从惠却飞身而至,口中喝道“住手”,手中刀向丁乞儿劈去。丁乞儿挥刀架开,冷冷道:“姑娘要再不走,便走不掉了。”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e; W# ~; D+ {: o  D" P
  陈从惠也不答言,咬了嘴唇,手中双刀盘旋飞舞,攻个不停。丁乞儿见陈从惠攻势凌厉,也不敢大意,挥手中刀小心应付。二人斗了三十余合,忽听于东山一声惨叫,陈从惠一走神,左手刀被丁乞儿打掉。陈从惠急退,丁乞儿却不紧追。陈从惠急向于东山处看去,只见于东山已倒在地上,动弹不得,胸前一道长长的伤口。陈从惠急挥刀向余鬼扑去,余鬼一闪,刀身一拍,陈从惠便摔了回去,刀也脱手飞出。余鬼却不杀于东山,转身向庄门走去。众人都向庄门看去,却看到倪德仁已爬到门口,见余鬼走来,急忙爬起来开门,一面回头看正在走来的余鬼,但急切间却拽不出门栓。眼见得余鬼已走到面前,倪德仁忙回转身来,跪到地上,拼命磕头道:“余大侠,您大人大量,就让小人多活两日吧。再过两日小人就九十了,您就让小人再活两日吧。”余鬼哈哈大笑道:“苍天有眼,你逃了七十一年,还是被老子找到了。”倪德仁只是拼命磕头求饶。余鬼一把揪起倪德仁,走到于东山面前扔下,又将于东山的宝剑踢于倪德仁道:“你要能一剑杀了你义弟,老子就让你多活两日。”
  X! y: Z5 p2 M/ n  H  于东山紧盯着倪德仁,倪德仁犹豫片刻,还是捡起了宝剑。倪德仁将宝剑举起,闭了眼道:“贤弟,莫怪愚兄心狠,愚兄也是没有办法。”说完一剑劈下,手却震得生疼。睁眼看时,原来于东山已被余鬼拉到一旁,自己这一剑正劈在地上的青砖上。于东山左手撑地,半坐起来,右手食指指着倪德仁,气得说不出话来,忽“哇”地喷出一口鲜血,仰面倒地,气绝身亡。余鬼冷笑道:“倪德仁,看来你是杀不成你义弟了。”
4 o( @+ ?3 F4 x1 b# W  倪德仁气道:“你出尔反尔!”huarenv5.com! G* l( u  X: c
  余鬼“呸”地吐了倪德仁一脸:“出尔反尔?老子的父亲入你们断金道时,你们如何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们说话算了吗?”倪德仁不等余鬼说完,忽一剑向余鬼刺去。余鬼边说边一挥刀,将倪德仁执剑的右臂砍下。倪德仁抱了断臂,在地上惨叫打滚。余鬼提刀站在一旁,冷眼看着。丁乞儿蹲在一旁看着,一面冷冷地笑。申信吓得闭了眼,捂了双耳。陈从惠也扭过头去,不忍再看。
. M- Z5 ]% ]/ G! Z, \0 o2 _, D) `华人论坛  过了一时,丁乞儿道:“杀了他吧。等他疼死了,你就杀不成了。”余鬼看了看丁乞儿,又看了看倪德仁。倪德仁已无气力叫喊,脸色惨白,拼命地喘气,双眼眼巴巴地看着余鬼。余鬼一挥手中刀,将倪德仁劈死。周围一片沉寂,余鬼提刀兀然独立,感慨万千。
1 X, J4 x" Q# _/ B: n- f" d  陈从惠心知无法逃走,只坐着不动。申信吓得浑身发抖,动弹不得。丁乞儿知道余鬼此时心情,也不说话。余鬼静默良久,转头看见陈从惠和申信,便提刀走了过来,一刀向陈从惠劈去。陈从惠也不躲闪,只怒目瞪着余鬼。眼见长刀便要劈中陈从惠,斜刺里忽伸出一刀,将这一刀挡开,却是丁乞儿。余鬼看着丁乞儿骂道:“你小子是不是想要这小姑娘做媳妇儿,也太早了些吧。”一番话说得丁乞儿和陈从惠都红了脸,陈从惠却又多几分怒气。丁乞儿道:“别乱说。这位姑娘是个好人,还给我药丸治腿伤。你和一个姑娘过不去,传出去让人笑话。”华人论坛) M2 T/ m) x) f' I) _. g; F4 S
  余鬼骂道:“滚一边去!女人老子早已杀过。”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k1 H% n1 V' S+ B* s* H) u
  丁乞儿又劝道:“大仇报了,其他人你就放过吧。”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v" y; v2 y2 b2 V: A
  余鬼看了看丁乞儿,又看了看陈从惠,对陈从惠道:“你要给这小子做媳妇儿,就不杀你。”陈从惠扭过头去,不理余鬼。余鬼哈哈笑道:“老子不怎么样,女儿倒不错。”又用刀一指申信道:“这个你杀不杀?”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f. T# n  ?1 y( |! S% d' @
  丁乞儿道:“也饶过吧。”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1 q% @/ o$ @' }5 c. Z. i% A* V
  余鬼道:“你可想好,他要再领人来追杀你,老子可不管。”
4 ]7 Y' w5 E# j4 F( y5 ^4 O华人论坛  申信一听,忙跪倒道:“小人绝不会领人来。”丁乞儿忽想起南兴,便动了杀机,执刀上前。陈从惠却挣扎着起来,拦在申信前面。丁乞儿看了看余鬼,余鬼哼哼一笑,扬长而去。丁乞儿犹豫片刻,也转身走了。陈从惠这才长出口气,坐在地上,疲惫地看着那一片狼藉。4 S$ d/ s! d0 o. P  s6 M8 c. t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7 J7 l, b7 K+ A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1 l1 k8 \2 X5 H3 C
  丁乞儿跟了余鬼,离了乐仁小筑。太阳已升得很高,照着遍野带着露珠的青草。丁乞儿知道余鬼报了大仇,心里也忍不住的高兴。不知不觉间,二人已走到一个三岔路口。丁乞儿停住脚步,问余鬼道:“去哪儿?”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7 k# d& z1 O$ o2 _2 \% W. u
  “去哪儿?”余鬼也自问道,眼中一片茫然。暮春的风轻轻拂过,余鬼苍白的短发在风中轻轻抖动。
' d% _9 V/ Z5 l0 ~/ b6 y0 e. v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我们歇歇吧。”余鬼说。丁乞儿点点头,向四周看了看道:“去那边吧。”华人论坛, W# ^( @; `' p& X) _! t
  二人走到路旁的一处高坡上坐下。丁乞儿看了看余鬼,他忽然感觉余鬼似乎苍老了许多。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4 p% \" C1 R1 \- p8 [
  “我老了。”过了很长时间,余鬼说。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d- i4 Q/ C4 |
  丁乞儿嘴里咬了根草茎,听到余鬼的话,并未放在心上,只是轻轻地笑了一声。华人论坛) a! Z: Z7 U$ M+ F% t& ~
  “我的心不够狠了。”余鬼说,声音低沉,“竟没杀那两个人。”# k0 n! K1 |- ?& v( y
  “你本来也不用杀那么多人。”丁乞儿将嘴中的草茎吐出,又拔了一根放到嘴里。huarenv5.com% C& G5 I" \+ L
  “谁的心软,谁就死得早。”余鬼说。丁乞儿只是笑笑,他觉得余鬼今日话真多。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x2 [) q! B& Z$ k- P
  “老子本来只不杀孩子。”余鬼说,“老子的父亲死时,老子还只是个孩子。老子看到孩子,便会想到那时的自己,就不想杀了。”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7 T# ]. y8 J2 ?! \' k, z5 G
  “要不你小子能活到现在?”余鬼看了看丁乞儿,又说道。huarenv5.com7 e% I3 H! ?5 Z' E
  丁乞儿哼了一声:“那是你想用刀谱诱出倪德仁罢了。”
5 z" _, s3 {( N4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余鬼不由又看了看丁乞儿,骂道:“你这小子如今和老子一样了。”" b0 Q: j' x) l( c; ]
  丁乞儿哈哈一笑。
0 y+ L1 t8 ~; n( h, v8 k8 t$ l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余鬼扭过头来,望着远方,喃喃道:“七十一年了。老子终于把那二十一人杀光了。”
5 f+ R# ]4 E( Q; x$ T* L, G  “老子这一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过了片刻,余鬼又说道,眼中一片悲凉。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 O. h$ |. r6 k  |
  丁乞儿诧异地看着余鬼。“你是天下第七刀呢。”丁乞儿说。华人论坛6 S0 J- e( s' z; `$ z
  “天下第七刀?不错,老子是天下第七刀。”余鬼的眼中又恢复了神采,“老子一无什么师父,二无什么刀谱。长刀、弯刀、匕首,只要能杀人,老子便学,便练,便琢磨。提起老子的大名,谁不惧怕三分?”
4 W, l$ b9 i  |9 j) r" z* R华人论坛  一无师父,二无刀谱,丁乞儿还是第一次听余鬼说这些事。丁乞儿不由问道:“练刀的人多了,怎么你就练得比他们厉害?”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A8 k8 X4 E6 j
  余鬼一怔,一时竟说不上来。沉默良久,方道:“老子为了报仇,才练得如此厉害了吧。”丁乞儿深以为是,点了点头。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M, r* ~+ z' @' G' J/ l6 E
  “老子算不算你的师父?”过了一时,余鬼忽然问道。
* D5 E1 u: N2 M$ h2 _华人论坛  丁乞儿看着余鬼,觉得他今日很是奇怪。“你又没教我。”丁乞儿说。
0 C! J, j/ z# Ohuarenv5.com  “呸!”余鬼不由怒道,“老子要不是慢慢演练刀法,你学得会?”
1 y; k$ W$ R1 B4 U; d1 J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丁乞儿将口中的草茎吐出很远:“我又没让你练。”
6 Y* _' h5 z4 C华人论坛  余鬼大怒,拔出刀向丁乞儿劈去,丁乞儿也拔刀相迎。余鬼似动了真怒,转眼间便攻了十几招。丁乞儿对那些招式都很熟悉,将来招一一化解,又反手攻了两招。余鬼冷哼一声,出手更快。丁乞儿毫不畏惧,挥刀招架。二人直斗了八十余招,丁乞儿竟一刀将余鬼手中长刀磕飞。丁乞儿还未来得及高兴,便凝立不动,一把极小的刀已放在他脖子上。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9 Z- Z8 G6 s9 \! P7 w
  余鬼冷笑了两声,将刀挪开,却并不收回。丁乞儿惊喜地看去,只见那柄刀极小,无镡无柄,薄如蝉翼,夹在余鬼的中指与食指间,在阳光下却闪着冷冷的光。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A% G9 T9 n1 G' j  h- l: D" O& a9 q
  丁乞儿问:“这一招叫什么?真厉害。”
2 L' }6 d  L. J- H! G- z. X6 Q1 @. j  余鬼手指轻动,那柄小刀如活了一般,在余鬼的五指间飞快地转来转去。余鬼得意道:“这一招老子管它叫‘断喉刀’,老子杀天下第十刀舒啸天,凭的便是这一招。”说完手一晃,刀已不见。丁乞儿心中纳闷儿,便道:“刀掉了。”余鬼“呸”了一声,说道:“你小子想看就直说,还给老子玩花招。”说完左手食中二指勾回,竟从衣袖的两层布中慢慢地抽出那刀,一边缓缓道:“江湖中都说你小子是老子的徒弟,说也说不清了。老子的刀法虽好,可惜你小子功力不够。好好练练这招,以后别坏了老子的名头。”说完将小刀重又插回,捡起地上的长刀,走到一棵树边。长刀慢慢挥出,挨到树时,便松了手。左手撩起,同时拔出蝉翼小刀划过,树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刀痕。余鬼又捡起长刀,飞快一挥。长刀飞起,左手掠过。丁乞儿竟未看清,忙凑到树边看时,只见树上仍只有一道刀痕。忽见眼前刀光一闪,余鬼手臂竟绕过他的脖颈,蝉翼小刀又从树上掠过,仍只有那一道刀痕。丁乞儿目瞪口呆,余鬼已向路上走去,丁乞儿忙跟上道:“把你那小刀借我练练。”余鬼脚步不停,头也不回道:“等老子死了,再给你吧。”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7 t3 X, d- E- T$ ^- X
  丁乞儿无法,只好在闲时,比着蝉翼小刀的长短厚薄,用木头削了一把小刀,每日无外人时,便苦练不辍。
6 v' G4 R0 V; x/ f% \  余鬼自教了丁乞儿“断喉刀”后,很少说话,只是见丁乞儿练“断喉刀”时,说一声:“出刀时只想着对方咽喉。”或说一句:“任何角度都要能出刀。”人似乎也懒了许多,不再勿勿赶路。遇到路口时,便随便挑一条路走。
那申信肯定会找人来……
人生如戲,回首歡笑一場空
于庄主交友不慎,以至于累了自己的性命,可惜了!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3 F( b; V# z5 Z, T) E
huarenv5.com8 T5 C3 z5 T4 w4 M8 |6 z: c1 \2 P
余鬼报了大仇也失去了目标,全部武功传于丁乞儿,他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我这里看着字号也正常了。
淡轩猜得是,想是已看出那申信是什么人了。
回空中的云: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8 A9 O/ |2 x4 h# Z0 I
从写小说的角度看,使命完成(其实还要起些作用)。huarenv5.com- Z6 \6 m. R, D+ \
从余鬼自己角度看,有时人生失去目标,会——华人论坛3 O. u9 M  z* A" {/ T$ }
用现成的吧。史铁生《命若琴弦》里的:“人的命就像这琴弦,拉紧了才能弹好,弹好了就够了。”
4 |0 N4 P5 Y4 j* i
  ●魂去鬼亡
3 [! o/ M% d5 A9 {  d' b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 u- A, ~' e# B  走了几日,二人来到一片荒野。余鬼忽然立住身形,眼向一旁望去。空旷的原野上有一座废弃的房子,在一片春色中显得破落衰败。余鬼转过身,径直向那破屋走去。小屋的门轴已经脱落,窗上的纸早已烂完,只在那残破的窗棂上留有一些痕迹。屋分两间,一里一外。外间屋角有口破缸,还有破灶;里间用砖砌成的床倒还完好,还有一些木头桌椅,缺面少腿,东倒西歪。余鬼坐到床上,靠了墙,闭上眼养神。丁乞儿见旁边的桌子还算完好,便把包裹扔到上边,自己坐到一旁休息。坐了片刻,又从袖中掏出木刀,练起那一招。直练到左臂酸疼难耐,方住了手。看看天色,已是正午,便从包裹中拿出干粮。二人吃完,余鬼把刀放到床上,枕了刀躺下。丁乞儿问道:“不走了?”
+ S3 E+ Y# M1 y: G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余鬼道:“不走了,老子走了一辈子了。”丁乞儿一怔,随即想到余鬼大仇已报,不用再四处奔波寻找仇人了。“住这儿?”丁乞儿问。余鬼并不睁眼,只哼了一声。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0 B% ?# [) ~2 J( u; T6 s
  “那就住这儿吧。”丁乞儿道,一面下了床,出了屋,到四周看了一下。屋子四周的墙还算完好,只有几道小的裂缝。屋子后面,还有些青菜稀稀拉拉地长在荒草间。旁边扔着两只水桶,一根扁担。丁乞儿便知这附近有水,担了木桶,自去寻找。果在北边找到一条小河。一只桶已有些漏,丁乞儿拔了把草塞上,将就能用。丁乞儿挑了两桶水回去,余鬼仍躺在床上。缸沿上虽有些烂,却还可盛水。丁乞儿先把缸用水洗净,将余下的水倒进去。到屋外拔了些草,扎成一束,将屋里扫净。顺手将桌椅板凳一一扶起,又用水擦了。等一把椅子干了,丁乞儿便坐到上面休息。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6 @# _* V- c. |  |# q3 w
  过了一时,余鬼醒来,看了看变了样的屋子,对丁乞儿道:“你还会做这些?”丁乞儿道:“我母亲死得早,父亲身体也不好,我小时便会做这些。只不过后来父亲死了,没了家,才不做了。”余鬼闻言,看了看丁乞儿,没有说话。
. p0 F1 U7 r6 b2 T1 y华人论坛  丁乞儿站起身来,对余鬼道:“你起来坐坐,我把床收拾一下。”余鬼闻言,便下了床,搬把椅子去屋外坐了。丁乞儿将床收拾干净,又去外面割了好多草铺到床上。接着丁乞儿又去把屋门收拾好,天色已渐晚了。包裹中干粮剩余不多,二人分吃了。饭后无事,丁乞儿又练了会儿“断喉刀”。天全黑后,丁乞儿搬把椅子,坐在屋前看星星,觉得十分惬意。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7 a9 B  l; y, A
  第二日,丁乞儿早早起来,到南边的小镇,买了些吃的和一些日常用品,肩背手拎,高高兴兴地回来。将窗用纸糊好,在灶上架了锅。下午又出去,砍了些柴,还扛回一支细细的树干,栽到屋前,对着那树干练“断喉刀”。傍晚时分,丁乞儿生火做饭,原野上升起袅袅炊烟。
' u  Z# j, Y9 k+ U% l. E+ B* Q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初住下的两天,余鬼总是懒懒的。不是躺在床上,便是搬把椅子到屋外晒太阳。到第三日,余鬼却显得有些烦躁,在屋前屋后来来回回地走,或是找了块布细细地擦刀,后来竟在屋后挖了个坑,对丁乞儿道:“老子死后,你把老子埋在这里。”丁乞儿心中暗自纳罕。% z7 Y4 X. Y  j2 X
  第四日下午,当余鬼正百无聊赖地擦他的刀时,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O5 x3 V- \6 U* V# i
  那时丁乞儿正在练“断喉刀”,他每次刀划过的痕迹已经紧紧相挨。丁乞儿正觉满意,听到余鬼的笑声,不由惊诧地回过头来。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 _3 |; W* d  i
  “这两日把老子憋坏了。”余鬼说着,站起身来,“终于来人了。”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h! w: B, B$ n& }
  丁乞儿闻言,忙向四周看去。只见每个方向,都有不少人向他们走来。“这些是什么人?”丁乞儿问道。
! P4 B$ l$ x- J: ^2 }  “应当是寻仇的。”余鬼道。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Z0 G1 R5 S) U+ P1 g; i
  丁乞儿又看了一下四周,说道:“他们人太多了,咱们从东南角冲出去吧。那里有个缺口。”说完丁乞儿不由看看刚刚收拾好的破屋,不舍道:“刚过了几天安宁日子。”余鬼叹口气道:“老子已经过不了这种日子了。”丁乞儿道:“我们快走吧。”余鬼道:“不走了。”丁乞儿又道:“他们人太多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余鬼道:“老子出去做什么,老子在世上已无事可做。”
" K  }0 O- U7 F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你小子想活命就快逃。”余鬼道。
, W3 C" X$ Y7 B8 B/ o+ P/ u- ^  丁乞儿却坐了下来,拔根草叼在嘴里。余鬼看了丁乞儿一眼,哼了一声,说道:“你小子逃也逃不走。单是那些小帮小派的你便难以应付。北边那个拿鞭的便是镇妖鞭寇南;东边的那个便是大衍刀派的掌门伍凯;南边的是妙笔秀士程兴华,手中判官笔点穴又快又准;西边的是陈青望,便是你放走的小丫头的爹。哼哼。”
8 e+ Z3 B( \/ I9 S  O" X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丁乞儿听到余鬼冷笑,又羞又恼,拔出刀来,插在地上,暗中咬紧了牙关。huarenv5.com- t8 ~" h/ Y0 k5 \0 b+ ?% b0 j
  四面的人越围越近,一共约有七八十人。那寇南身形高大,发髻蓬乱,胡茬也已有寸把长。伍凯年过四旬,唇上留两撇浓髭,扎束得干净利落。程兴华面白无须,神态谦和,眼中却露着精光。陈青望五旬上下,留一副长髯,面色粉白,保养得很好。穿一身布衣,佩一柄单刀。身边一个女子,正是陈从惠。丁乞儿盯着陈从惠,陈从惠却也看着他,毫不躲避。
" h( h. _' I: V  忽然从西边跑来一匹马,马上一人,一身红衣。余鬼一见那人,哈哈笑道:“好,好,这才叫好。”丁乞儿心中诧异,问余鬼道:“这人是谁?”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q' q. ^; ]5 X6 N( |& _9 W
  “西门杀。”余鬼缓缓吐出三字。huarenv5.com3 M, f( b0 o: U8 F% }
  丁乞儿大吃一惊,不由站起,将刀拔出道:“西门杀?他就是天下第八刀西门杀?”) U( {2 x' t' ?) b+ e
  余鬼瞟了丁乞儿一眼:“叫什么叫?老子还是天下第七刀呢。”
  V9 J3 o; u$ @% f0 Z  g- k/ c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丁乞儿急道:“你杀第十刀舒啸天,还用了几百招。这西门杀是第八刀,再加上陈青望等人,咱们还是快逃吧。”
) H0 t( ?4 O% a2 J: S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余鬼道:“西门杀也来为老子奔丧,老子才更有脸面。”
3 m" |; _, e. |* M5 s* H+ M& x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说话间,众人已围了上来。西门杀也下了马,走了过来。众人一见西门杀,纷纷躲到两旁,让出一条路来。北边寇南一见西门杀,将手中鞭一指道:“西门杀,你来此做什么?”华人论坛2 I+ a7 P# J# I/ G$ `& T* r1 n0 A6 P8 v
  西门杀用目光一扫对面的人,众人急忙挪开眼睛,不敢对视。西门杀道:“接了一桩生意,来杀余鬼。”寇南瓮声道:“我等与陈大侠要杀余鬼,你休要插手。”伍凯道:“寇大侠,有天下第一杀手帮忙,咱们岂不省力些?”寇南道:“我等白道人物剿杀黑道,怎用杀手帮忙?”西门杀道:“你们杀你们的,我杀我的,两不相干。”程兴华晃着手中的判官笔道:“好极,好极。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余鬼难逃一死。”众人也都议论纷纷。
  g2 B3 Z! l& L: h2 c0 L, R( E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陈青望开言道:“列位,我等聚在此处,只为剿除黑道人物,弘扬江湖正气。莫管他事。”众人闻言,纷纷点头。寇南大声道:“上次让公孙度逃了,令人憋气。今日莫再放跑余鬼。”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t2 B7 W! }- S: `" ]7 ~7 n4 V5 T
  陈青望转身对余鬼喝道:“余鬼,你祸害武林,杀人无数。于东山于大侠怀仁握义,与世无争,你竟也忍心杀害!”丁乞儿不服道:“那于东山是被倪德仁气死的。”陈青望身后忽站出一人道:“你胡说!我亲眼看到余鬼杀了于大侠。”丁乞儿一看,那人竟是申信。丁乞儿大怒,用刀一指申信道:“你这小人,上次放过你,这次定取你狗命。”申信急缩到陈青望背后。
( s, ~8 W' u: c( Y3 X1 y% Z: Lhuarenv5.com  陈青望冷冷道:“小小年纪,便信口雌黄!”陈从惠却道:“父亲,他说的是实情。”陈青望看了一眼陈从惠。陈从惠又对丁乞儿道:“你不要跟着余鬼了。我对父亲说过了。”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2 C: t8 S7 E4 c4 T/ N
  陈青望也道:“丁乞儿,你年纪尚小,易受人蛊惑。如能悬崖勒马,犹未为晚。”旁边持枪的一人道:“陈大侠,那丁乞儿杀我师兄,老子要杀了他,以命抵命。”旁边也有些人附和,也要找丁乞儿报仇。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f8 Y3 u1 c4 |! H1 e' n* ]
  陈青望道:“列位稍安勿躁,这孩子年纪尚小,如能痛改前非,你我当网开一面,方显得咱们与黑道的不同。”持枪的那人又道:“不杀这小子,那拿他怎么办?再让他祸害江湖?”陈青望道:“陈某收下他,严加管教。汪大侠,列位,以为如何?”华人论坛9 }* k' m/ r! C* u9 q
  那持枪人本名汪士则,在江湖上本无多大名气。听得陈青望叫他一声大侠,心中十分受用,便道:“那是最好,那是最好。”众人也纷纷点头。( `" I( I7 k/ F; q6 f7 ?+ u
  丁乞儿忽道:“陈大侠,你是想要刀谱吧?”此言一出,有不少人便在窃窃私语。陈青望一笑,拔出刀来,一刀劈出,竟是一式“迎风斩”。陈青望身向前纵,刀向后掠,竟是“回风斩”。陈青望刀势绵绵不绝,不一时,竟接连将“顺风斩”“旋风斩”“荡风斩”“追风斩”一一使出。陈青望身形缓缓飘下,刀插入鞘中,问丁乞儿道:“这可是‘披风六斩’?”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R- b5 s0 \* P5 k5 c( B
  丁乞儿十分吃惊,虽终觉得似少些什么,但那招式确是“披风六斩”。丁乞儿一时无语,只得点了点头。华人论坛1 H" y$ g' X9 E, H) V
  陈青望道:“陈某虽无其他才能,但在百变玄机刀上已浸淫数十年。陈某的百变玄机刀法,穷尽刀法的各种变化,‘披风六斩’何足挂齿?”
, }' b% _/ j2 y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余鬼冷哼道:“你的‘披风六斩’,加上西门杀的长刀。杀玉无心徒弟的便是你们两个。”丁乞儿心中一动。陈青望哈哈笑道:“那风无骸都承认自己杀了元方,你……”4 Y" Q. W7 X6 g0 L, J: ^
  余鬼不等陈青望说完,又道:“那还不容易?找个人冒名元方,去偷袭风无骸。风无骸最恨人偷袭,自然会杀了那人。哈哈,一切便应是如此。”huarenv5.com4 e* A+ P. a& O2 `8 F9 q* x
  陈青望道:“我与玉无心及风无骸都无仇恨,为何要害他们?”
4 t$ r# ?& S) D! I7 P, R9 |huarenv5.com  余鬼道:“你想做天下第一刀已很久了吧?可惜以你的你的百变玄机刀,在江湖中也就能排到十七八位。你自然想把前面的人除掉。对老子你可以堂而皇之,对那二人你只好就使阴招了。”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T$ p& K! I2 p  w; j/ j( v
  有些人已在交头接耳。陈青望看了看众人,朗声道:“我陈青望武功不敢自夸,但陈某对自己的品行还算自负。你这番话谁人相信?余鬼,你挑拨离间,想趁机逃走,却是不能。”
) {" N7 m2 [: n3 L华人论坛  余鬼冷冷笑道:“老子在那屋后已挖好了坑。只是怕黄泉路上走的寂寞。有你们来陪老子,好得很。”
" M7 L9 ?) _  P- r6 zhuarenv5.com  一番话,说得不少人向后缩去。余鬼又低声对丁乞儿道:“你小子好好活着,老子将你扔出去。”丁乞儿已觉余鬼躲不过此劫,又知道余鬼已不想再活下去,心中正觉难受。听得余鬼的话,鼻子不由一酸。忽觉腋下一麻,竟被余鬼封了穴道。耳中只听得余鬼道:“谁都不要信。”身子一轻,已被直抛向陈青望。余鬼身形紧随丁乞儿,长刀拔出。陈青望猝不及防,一接丁乞儿,便急向一旁跃出。申信正在陈青望身后,忽见余鬼长刀劈来,骇极大喊,声音刚出,已被一刀劈死。程兴华急忙冲上,手中判官笔点向余鬼背心大穴。寇南大喝一声“休走”,也挥鞭扑上。伍凯挺手中刀,抢先截住余鬼去路。陈青望挥手点了丁乞儿穴道,顺手将丁乞儿放到墙边,也拔刀过去。众人一拥而上,将余鬼团团围住。华人论坛! j- B6 m: D3 q0 y% M' C' _6 ~) t* N4 s
  丁乞儿没料到余鬼竟会如此对他,心中一片冰凉。陈青望点他穴道也似无感觉。眼前只见寒光一闪,一柄长枪向他刺来。丁乞儿心中已是绝望,竟毫无惧意,只等那枪刺到。
5 M6 [* }3 F0 z2 l" P) u华人论坛  突然一道白光,一把刀将长枪拨开。陈从惠持双刀挡在丁乞儿面前,对汪士则道:“汪大侠,你要做什么?”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4 q" C& T+ q) }* q
  汪士则本想趁乱杀了丁乞儿,不料竟被陈从惠所阻,顿时红了脸,急转了身,挥枪加入战团。没过多久,便摔了出来,已被余鬼劈死。
) y- M' s! E& R' l, D+ e! w- qhuarenv5.com  场中已躺着五六十具尸体,但余鬼身上也多了二十余处伤口。伤口不断有血渗出,余鬼的身形也是越来越慢。混战中,伍凯一刀刺向余鬼,余鬼却不躲避。伍凯的一刀正刺到余鬼右肋,余鬼竟也一刀劈过伍凯咽喉。
# p; R3 T) k5 U! ?2 t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余鬼长刀挥出,众人不由都退了两步,看着余鬼。余鬼用左手缓缓拔出扎在右肋的长刀,对犹在喘息的伍凯道:“你小子要使的是剑,老子就先死了。你这大衍刀法由剑法改来,却改得太死板了。你这刀被老子的肋骨挡住了。”
0 }% ?) m) B) m( h, ]  那伍凯瞪大双眼,深吸口气,已然气绝。众人犹自心惊,余鬼忽一挥左手,左手长刀竟掷向西门杀。趁众人错愕之际,余鬼右手长刀劈向寇南。寇南猝不及防,急举左手鞭一架,竟将余鬼长刀磕飞。右手鞭向余鬼打去。余鬼左手扬起,寇南倒地,咽喉处一道血喷出,但右手鞭势不衰,仍打到余鬼前心。程兴华急上一步,右手判官笔反手一递,正点中余鬼命门。却听“铮”一声响,竟点中一个硬物。陈青望也执刀迎面扑上,余鬼左手拔弯刀向前一劈,陈青望向后撤时,却发觉余鬼弯刀竟是脱手而出,急忙向左跃去。余鬼身形继续左转,右手往背后一拔,竟拔出把匕首。程兴华突然明白,方才自己一笔竟点到匕首上,难怪余鬼会漏如此大空档。程兴华正后悔该点另一处,余鬼却一张嘴,一口鲜血喷向程兴华,匕首也同时扎来。程兴华急退,却撞在陈青望身上。程兴华被喷了满脸鲜血,视物不清,又躲避不及,急出双笔,使出同归于尽的打法。余鬼却略一斜身,双笔一扎肩头,一扎左肋,但余鬼的匕首已扎进程兴华心口。余鬼急一矮身形,向一旁滚出,西门杀的长刀在他背上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西门杀还未劈出第二刀,只听脑后风响,弯刀已盘旋飞回。西门杀忙低头躲过。余鬼站起,伸手接住飞回的弯刀。
5 I  f1 |! U0 L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西门杀不禁赞道:“果然厉害,在如此情况下竟能躲过我这一刀。”
' i8 J6 [  B  i7 ?huarenv5.com  余鬼已浑身是血,站不直身。听得西门杀如此说,便又吐出一口鲜血,喘着气道:“你是天下第八刀,老子是天下第七刀。可惜没有前六刀的人来送老子,老子只好自己送自己了。”说完手中弯刀一扬,自刎身亡。
8 z; K3 C6 `- h7 O( Z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丁乞儿见余鬼倒下,心中竟不知是何滋味,眼中却已流下泪来。陈从惠见丁乞儿流泪,也觉不忍,却正色道:“你为师父流泪,理所应当。但余鬼滥杀无辜,终有此祸。你不要步他的后尘。”丁乞儿觉得陈从惠说的话句句在理,心中却不愿承认。“谁都不要信。”丁乞儿在心中对自己说。8 k' N6 u# S) Q' d: F$ w% k
  那边西门杀已自上马走了。陈青望看着满地的尸体,对剩余的十几人道:“列位,今日一战,惨烈异常,寇大侠、伍大侠、程大侠都不幸殉义。但你我终为武林除此大害,经此一战,列位定会荣耀武林。烦劳各位再辛苦辛苦,将各位死去的壮士安葬吧。”众人都答应道:“那是自然。”说完各自去忙。
; O8 D5 {* U' T$ f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陈青望领着两名弟子,走到丁乞儿身边。陈青望伸手解了丁乞儿的穴道,却又“嗯”了一声,发觉丁乞儿已被点了穴,便又伸手解了余鬼点的穴道。陈青望对丁乞儿道:“你跟余鬼多年,余鬼竟如此对你,你当醒悟了吧。你拜如此人为师,只会有如此后果。你以后要好好做人。”丁乞儿想到陈青望方才点自己的穴道,心中冷笑了两声,但却点了点头。陈青望又道:“你若想必邪归正,老夫便收你为徒,如何?”丁乞儿心中一转,答道:“今天我才看清余鬼是什么人,余鬼一死,我已无处可去,多谢师父收留。”陈青望不由一怔,随即道:“如此甚好。”丁乞儿又道:“我和余鬼师徒一场,想亲手安葬余鬼,请师父答应。”陈青望略想了想,道:“你能如此想,可见本性不坏,我女儿没有看错。好吧,班安龙峰,你二人帮师弟把余鬼的尸首抬过来。”说完看了二人一眼。二人答一声“是”,一同去了。
( k  a( c- H4 ahuarenv5.com  丁乞儿偷眼细看,果看到那二人在余鬼怀中飞快地摸了一下。丁乞儿心中冷笑,只作不知。那二人将余鬼尸首放入坑中,丁乞儿过去,将余鬼脸上血迹仔细擦了,眼中不由又滴下泪来。丁乞儿又将余鬼衣服整理一番,整到左手衣袖处,丁乞儿轻轻一捏,发觉蝉翼小刀已又插回到衣袖中。丁乞儿便一面整理,一面偷看了陈青望的位置。在自己的身体挡住陈青望视线的一刹那,丁乞儿手指一动,已从余鬼袖中抽出蝉翼小刀,插入自己袖中。丁乞儿跳出坑来,慢慢地将余鬼埋上,心中觉得异常的孤独。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