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看來玉無心叫丁乞儿倒水就已經是在教他了
3 B) W+ M% |1 z: K7 ]7 g8 _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記得玉無心當初也是一直都在雕東西,後來就成了第一刀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s! H6 g3 z5 s4 t2 K$ K
想必他早就想到這種結局吧
9 t+ h& A& G) |7 i/ }$ z/ ahuarenv5.com* m4 i3 |* c0 {& s! p: j# @
這個風無骸做事也果然是隨心所欲,很少有人能讓自己的徒弟去拜自己的對手為師,而且還是當著那人的面!這人,我喜歡
人生如戲,回首歡笑一場空
这样小乞丐就学会武功了?我也赶紧回家倒水去,哈哈~
31# 淡轩 huarenv5.com) n. I9 \3 |0 R' N- }) m% l
华人论坛, z7 S0 Q& j, @  A
这两人交往不多,却能很快彼此理解。
本帖最后由 anyangjiazi 于 2009-12-29 18:49 编辑
( S" f4 a4 `: l" s2 F. r  q华人论坛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P! d. C& p/ A# b
32# hahaha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4 D$ Q' }6 a1 h1 C

1 o. Z  g3 [! M+ L2 Q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7 R$ g# y3 h% d2 W
倒水这种练功方法是很早前见一篇小说里写的,好像还是写杜心武的,现在怎么也查不着了。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a5 R3 w, f$ F* e
真能倒完好像很难的。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O7 M* X0 Y* Q3 o* x( f2 l3 S
  ●刀起腥风
% x5 ^' Q7 t$ g# Q& Z1 bhuarenv5.com
8 {7 f* d( _% V) q1 V2 x: }+ I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丁乞儿走到很远的地方,觉得师父看不到他了,便把玉壶放下,爬到一棵松树上,远远地看着风无骸与玉无心。只见二人已拔出刀来,心里不免紧张。却见二人并不交手,心中纳罕。许久后,又见二人各向空中一挥刀,便把刀放下。丁乞儿又看了片刻,见二人再不动手,心道二人已经比完,方才放心,下了树,拿了壶,下山去了。
3 o4 o1 [2 [8 F: C0 A/ _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丁乞儿在上山时似乎看见一处清泉,此时便拿壶寻去。路上很静,只有他一个人走着。丁乞儿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到得泉边,丁乞儿将壶放入水中,只觉水已凉得彻骨。壶中的残茶浮了出来,旋了几圈,渐渐沉到泉底去了。泉水注满了玉壶,丁乞儿将壶举起,对着月光,玉壶与水却如一块泛着冷光的冰。丁乞儿见水已灌满,便拿了玉壶向回走去。由于拿了壶水,上山时更为艰难。丁乞儿手脚并用,等到爬上山,已出了一身汗。到了山顶,丁乞儿远远便看到两位师父仍坐在原处。到了二位师父近前,丁乞儿高兴地叫道:“师父,水来了。”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 O: G/ {0 H# q9 m
  但二位师父却没有应声。丁乞儿一面走一面又叫道:“玉师父,现在就倒水吧?”
. x  M. s6 Z% P. h% J华人论坛  仍是一片寂静。丁乞儿走到两位师父面前,却见两位师父都闭着眼睛。丁乞儿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慌,急再叫时,却仍毫无回应。丁乞儿便去拉风无骸,却觉触手冰凉,心中一惊,竟跌坐到地上。丁乞儿不由大哭,急去拉玉无心时,玉无心也已冰凉。丁乞儿一时不知所措,只是一味地哭。哭了许久,知道再哭也无用,想起先做的是要埋葬师父。丁乞儿不由想起父亲去世时的情境,以后世上又只剩他一人了。
# [; \+ m2 P7 ?/ x' B5 n* thuarenv5.com  丁乞儿擦干眼泪,看了看周围,四周都是石头。丁乞儿跑到远处的松林中,才找到可以埋葬两位师父的地方。丁乞儿又跑回去,将风无骸往林中背。途中歇了几歇,待背到时,已累得浑身酸软。丁乞儿歇了一会儿,便又鼓足力站起身来,走过去去背玉无心。玉无心虽比风无骸轻,但丁乞儿已是十分劳累,背得更加吃力。背到后,丁乞儿整个人都瘫倒在地,再也不想起来。歇了许久,丁乞儿方才缓了过来,强打精神,拿了二人的刀,在地上挖出两个大坑,又在坑内铺上厚厚的松针,方才将两位师父放入其中。丁乞儿又将二人的刀放到各人身旁,又铺上松针,用土埋上。丁乞儿颓然坐在两座坟前,哭一会儿,愣一会儿,不知什么时候便趴在地上睡着了。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p- I" j) S; F6 K# N. s/ f
  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很高。丁乞儿坐起身来,一时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待看到两座坟,昨晚的事情才渐渐浮现出来。丁乞儿想起风无骸对自己的照顾,不由又哭了一通。哭完后,他站起身来,向昨晚两位师父比武的地方望去,只看到一个玉壶和两个玉杯。丁乞儿忽想起玉无心交待的事情,便走过去将玉壶玉杯拿来,坐到坟前,将一个玉杯倒满水,然后按玉无心的交待,将水在两个杯中倒来倒去。谁知倒得略急了些,水便溅出了几滴。丁乞儿想起了玉无心的话,便将杯满上,从头再来。这一次他倒得慢了些,但时间一长,便耐不住性子,不由倒得快了,水又溅了出来。“小心些!”丁乞儿对自己说。他又将水倒满,重新开始。这一次丁乞儿更加小心,杯中的水越来越少,渐渐地只剩下小半杯。他心中高兴,觉得山上的小鸟叫得也很开心,谁料一不小心,水又溅了出来。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8 l* X8 t" W: }0 |% V0 T
  丁乞儿心中生气,将杯中剩的水都泼到地上,赌气道:“不倒了。”过了一时,却又恨恨道:“我就不信我做不到。”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4 g$ R$ ~$ J3 j; D7 _- H' e! G
  丁乞儿又倒满一杯,接着倒水。谁知心里越急,越容易溅出来水。接连倒了几十次,却是越倒洒得越快。丁乞儿气急,埋怨道:“做这有什么用啊 ,不做了。”说着将杯也放到地上,转身走了。
1 ~' R8 F- s, b# x7 Q8 }华人论坛  但走了几步,丁乞儿却又停住脚步,转身走了回来。“都已经答应玉师父了。”丁乞儿自语道。
! J, q4 h7 L2 {: k- G1 Y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丁乞儿觉得有些肚饿,摸了摸身上,还有干粮,便吃了些,重又坐下倒水。水溅出几滴,他便将水全满。水再溅出,他便又将水倒满。丁乞儿全神贯注地盯着水的流动。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眼前只剩下了反复流下的水,水与玉杯的清泠的撞击声将他笼罩。有一段时间丁乞儿觉得双臂很酸,仿佛再也抬不起来。但他的心中只剩下一个倒水的念头,这一念头犹如眼前的流水一般绵绵不绝。双臂的酸痛渐渐消失,渐渐地变为麻木,渐渐地再无感觉。水的颜色逐渐发生改变,先是泛出了红红的霞光,红红的霞光渐又融入黑夜,之后浮出了青青的月色,流水的泠泠声在月色中显得更加清晰。丁乞儿沉浸在这水的流动之中,浑身说不出的畅快。他的身体仿佛成了空的,夜里的凉气在体内弥漫。丁乞儿感觉到清凉的月光从天上洒下,感觉到松树在夜色中静静伫立,甚至感觉到露珠正在草尖上逐渐地凝结。这些感觉并没有影响到丁乞儿倒水的举动,倒水的意识如绵延不绝的长河,而那些零星的感觉只如同河面的反光。丁乞儿感到有种东西源源不断地流入他的体内,他浑身开始变得暖烘烘的,不久却又开始发麻,发酸,发胀,发痒。但这些感觉都如水面上的浮光,依次消失了,只剩下那条河流在身体中不断地流动。一滴水映着清冷的月光从杯中滴下,没入另一只杯中。那一只玉杯又被丁乞儿举了起来,但再没有水落下。  y) }% F" C+ q+ b7 E/ P
  “啊——终于倒完了。”丁乞儿伸了个懒腰说。他看看天色,大概已到了下半夜。丁乞儿觉得乏得很,便躺在地上睡去。
* F5 j- Y) k" D2 U; f  丁乞儿再醒来时,已近正午时分,肚子已是饿得紧,摸一摸怀中,干粮已经吃完。丁乞儿看到面前的两只空杯,心中很觉安慰。他将两个玉杯中都倒满泉水,又将玉壶放到两座坟墓之间,一边放了一个玉杯,说道:“风师父,玉师父,你们二人在天上也这么喝茶吧。喝茶就行了,别比武了。”
! U6 f0 W. H  G0 Q  说完丁乞儿又磕了三个头,起身后又看了几眼,终于下山去了。. R* g8 u2 v7 \) x  K' G) A! x
  下山之后,丁乞儿不知自己要做什么。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在这一片灿烂的阳光中,却如同梦一般。丁乞儿恍恍惚惚地走了许久,直到看到一家卖炊饼的,方才觉出肚饿。摸一摸怀中,还有风无骸给他的铜钱。丁乞儿忽然意识到,风师父已经死了,再也不能教他了。
' N+ Z$ ]. X  r0 D7 n' H  V; z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丁乞儿买了两个炊饼吃着,鼻子觉得有些酸。两个炊饼吃完,丁乞儿对自己说:“还是回去吧。”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W* U/ u9 ]$ I1 K' O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7 ?1 x- {5 @7 Y7 Q; K/ M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0 c  t) Q, G6 x) N/ E4 p3 O- v* Z
  几天后,丁乞儿回到了家乡。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丁乞儿不由地很高兴。huarenv5.com- E$ V2 A# L# J
  熟悉的草,熟悉的树,熟悉的原野,熟悉的村庄。华人论坛1 l  M6 I) N( _" V5 ~! Z: L, Z, S2 x
  风中传来熟悉的短笛声,高高兴兴的,是二石吹的。
5 e6 o% M/ k. c7 U" x  丁乞儿心中便也高兴起来,忙顺着笛声找去。却见一棵大树底下,坐着三个孩子。丁乞儿忙叫起来:“豆子,二石,大冬瓜!”同时跑了过去。华人论坛' A4 ?* N' O0 d$ _" ~& G
  树下的三个孩子听到叫声,都扭头看了过来。二石将短笛放下,惊喜地站起身叫道:“是钉子!”huarenv5.com6 H- s/ U# ~9 K6 ~
  三人迎着丁乞儿跑了过来。几个小伙伴久别重逢,自是十分高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1 O' n9 Z) I: C0 N华人论坛  “你去那了,钉子?这么久找不到你。”个子最低的豆子兴奋地问道。华人论坛+ I1 P: }4 Z7 t( Z9 [' G, E$ q& J
  “咳!说出来你们也不信,我学武去了。”丁乞儿说,却又叹了口气。
% x( o" `. ~# O# G$ \; K6 Shuarenv5.com  “咱们到那儿去慢慢说。”二石说,“你回来得真巧,我们正好找了好多好吃的。”
7 E, H$ S1 R8 k" `  Z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大家边说边笑着走了过去。在大树下面,放着几个破碗,碗里盛着各种各样讨来或捡来的东西。“看,还有肉呢。”大冬瓜说,几个人便在碗旁坐下。“那次我偷了钱大坏人一只鸡,烧着吃了,可惜下大雨,没找着你们。”丁乞儿惋惜地说。* j1 A3 o1 K- z' s6 {1 F
  大家都用手去抓东西吃,豆子却从腰间拔出两只一样长短一样粗细的树枝,当作筷子夹着吃。大冬瓜笑道:“大家看豆子,还用筷子呢。”
+ W6 {# A0 E, ^1 _7 ?"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二石、丁乞儿也跟着笑。豆子不服地说道:“用筷子怎么了?”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u2 O0 X/ R5 G) `7 R( l/ I
  二石摇头道:“豆子就是和咱们不一样,毕竟曾经是大户人家的孩子。”豆子开始还点头,等到看到二石的表情,才知道他是在嘲笑自己,便将手中的筷子朝二石扔来,口中道:“着暗器!”二石急闪时,已被一支树枝击中胸口。二石装着倒地,大家都一阵大笑。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v2 u% w- b: W1 z  ^* ?/ R4 ?2 t
  笑完,豆子说:“以后我有钱了,就请你们去城里的酒楼吃饭,要一桌子菜,看你们再用手吃?”huarenv5.com4 w9 x. d8 K* J$ R* j! z' c; G
  大家又一阵大笑。豆子忽然不笑了,惊恐地说:“独眼狗!”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c' q9 M8 h. F/ [5 R- v" p
  只见一人正晃着膀子向他们走来,正是独眼狗。大家急忙收起吃的东西,撒腿就跑。才跑不多远,豆子已被独眼狗赶上,一脚踹翻,按在地上狠揍,一面骂道:“小崽子,还敢跑!”
5 k* B1 ~! ~8 h! ^" z9 ^1 Ehuarenv5.com  豆子也不敢抵挡,用手抱了头大叫。二石和大冬瓜丢了手中饭碗,向独眼狗冲去。二石手中还拿了根打狗棍,抡起来便砸到独眼狗背上。独眼狗却不嫌疼,一脚把二石踢到一边。二石被踢得捂着肚子,站不起来。大冬瓜从后面搂住独眼狗,死不松手,却被独眼狗揪住一甩,甩出六尺多远。丁乞儿刚才跑得最快,这时才冲了回来。他捡起地上的打狗棍,便向独眼狗挥去。独眼狗却不放在心上,抬右臂一挡,只听“喀嚓”一声,打狗棍断为两截,独眼狗却抱着右臂疼得在地上打滚,嚎叫。丁乞儿拿着半截棍子仍是劈头盖脸地打去,独眼狗却惨叫道:“别打了,别打了,我的胳膊断了!”7 E! l4 o/ T4 T) K. Y/ V
  丁乞儿双手拿着一截断棍,不由愣住,他也没想到自己的这一棍竟如此厉害。豆子等人这时都已起身围了过来,三人惊奇地看着丁乞儿,二石惊叹道:“钉子,你果然没白练,真厉害!”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Q& C: H2 k3 J# A  K9 S3 Y( D9 F
  丁乞儿这才清醒过来,这是“迎风斩”,师父教给他的唯一的一招。双手执刀向前劈出,这简单的一招师父一直让他苦练了二十几天。
/ W: y) l/ N' M. T) V6 v1 L  豆子狠狠地用脚踢着独眼狗,一面恨恨地道:“叫你欺负人,叫你欺负人!”二石、大冬瓜也上去一齐踢,丁乞儿拿着断棍上前也打了几下,独眼狗蜷在地上疼得大叫。丁乞儿心中不忍,拦住三人道:“别打了。”二石他们也住了手,豆子直喊“痛快”。丁乞儿也觉得痛快,将手中断棍一扬,喝问独眼狗道:“你还敢不敢欺负人了?”豆子也喝问道:“对,你还敢不敢欺负我们了?”独眼狗忍着疼痛道:“再不敢了,再不敢了。”大冬瓜说:“打死他算了,这家伙这么坏。”豆子也说道:“对,打死他。”丁乞儿看了看脸色苍白的独眼狗,说道:“算了吧。”二石说道:“就怕他好了之后再打我们。”独眼狗忙道:“不会,不会。”二石道:“你说话算话?”独眼狗忙不迭地说:“算话,算话。”丁乞儿道:“不怕,他要再欺负人,我再把他的左胳膊也打断。”
2 r6 Y8 p# E* W  c& H  f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二石等人高兴道:“对,对。”四人一同笑着离开,丁乞儿却忽然停下,转身回去。独眼狗看着丁乞儿,惊恐道:“我真不敢了。”丁乞儿并不理会,把根断棍放到独眼狗的断臂下,又从身上撕下几缕布条为他缠上。丁乞儿在怀中仔细地掏了掏,身上还有三文钱,便都给了独眼狗,这才返身回来。
! j4 Z% C9 y  Y华人论坛  豆子不由埋怨道:“饶了他就算了,还给他钱?”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w- ?5 X$ N1 m7 `1 @* p
  丁乞儿道:“他的胳膊断了,看病总要花钱。他和咱们一样,也是叫化子。”
$ I4 D9 U1 i; I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三人一听,也都点头,便一面走一面问丁乞儿这一段的经历,丁乞儿也兴奋地说着。却见对面走过来一群人,个个手执钢刀,四人不由住了口,慢慢地走。那群人走到近前,领头的一个中年人将手中长刀一摆,拦住他们,问道:“你们这儿可有个姓丁的小叫化?”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Q  x  ]2 y5 W1 F% W# w! f
  丁乞儿还没开口,二石却抢先说道:“有哇,前些天我还见过他呢。”
* A& w, m: h( ?0 s- ^5 O( u% m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丁乞儿等人惊奇地看着二石,那人却追问道:“在哪?”
- v8 i$ ?/ Y8 G- d1 _8 Y1 J, h' n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二石却嬉皮笑脸地伸手道:“我为什么要给你说?”# t! p8 o! O# t5 V1 ^7 Y/ a
  那个中年人却一翻手腕,刀已架到二石的脖子上:“臭叫化子,还敢要挟老子。不说老子杀了你。”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8 q1 b0 z. Y' q$ P
  二石吓得脸都变了色,忙说道:“在那边的钱家庄,在那边的钱家庄。”华人论坛: _3 J4 I, o& L
  中年人一声冷哼,将刀收回,带着众人走了。四人看着那群人离得远了,二石说:“亏得我脑子快,钉子,他们好像是找你的。”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8 D+ @  Z3 F6 E+ p( e$ G
  豆子颤声道:“这群人太凶了,咱们快跑吧。”
4 g# ?9 H, M& }2 v- z! f8 n*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正说话间,那群人到了独眼狗身旁。独眼狗已坐了起来,那中年人好像又问了独眼狗几句话,独眼狗狞笑着冲着丁乞儿一指。二石慌道:“不好,快跑。”& h( j# _, S# d: h$ D
  四人回身便跑,谁知没跑出几步,却见那中年人已挡在了他们面前。四人大惊,那中年人手一挥,将二石一刀砍翻在地。丁乞儿急扑上看时,二石已没了气息,血溅了一地。丁乞儿血一下全涌到头顶,“呀”一声大叫,舍命扑上,却被那人用手一点,便摔倒在地,动弹不得。只听那中年人叫了一声:“张雄。”一个大个子便跑来将丁乞儿轻轻一提,夹在腋下。丁乞儿耳中又听得大冬瓜一声惨叫,接着只剩下豆子的哭声。丁乞儿心中悲愤,却又无可奈何,眼前只能看到晃来晃去的草地。过了一时,丁乞儿忽感天旋地转,倒在地上。又被扶着坐了起来,便看到了那个中年人,原来已来到一片树林中。
) c+ F/ W$ e: E0 Y, B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那个中年人坐到对面问道:“你便是丁乞儿?”
5 @' i0 B% p* i1 Z, \; H  丁乞儿怒目而视,并不答话。张雄一巴掌打在丁乞儿头上,喝道:“快说,又没点你哑穴。”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2 c; Y8 C+ d( `
  丁乞儿仍不说话。
$ I' D- Z. f4 E1 d# L( T# `0 Rhuarenv5.com  中年人又问:“你是风无骸的弟子?”
7 F- O+ ]; ^- X+ _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丁乞儿只是怒目而视。huarenv5.com% g8 ~% \6 W* b+ q
  中年人道:“风无骸的刀谱在哪?玉无心的刀谱在哪?”& u5 I+ v+ b2 Q* a; B# K- Y" X( [7 ?
  见丁乞儿仍不回话,中年人将刀拔出,放在丁乞儿颈上,冷冷道:“再不说,我杀了你。”
可惜兩位天下第一刀就這麼死了,連個草蓆也沒有!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Q! e; V* W+ S4 s9 i+ o& t
丁乞儿心地挺善良的嘛,難怪風無骸會選擇他。
人生如戲,回首歡笑一場空
淡轩看得真准。风无骸不是随便选的丁乞儿,也不是因为什么奇骨。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v' M2 ~9 A8 o  t
对于玉无心、风无骸二人,死后有无草席倒不挂怀。就像庄子说的:“吾以天地为棺椁,以日月为连璧,星辰为珠玑,万物为齎送,吾葬具岂不备耶?何以加此?”

' v5 d* ^$ V2 @7 E) z( J  ●以心服人
6 X* b% j, C+ t9 Q% o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华人论坛* b( T  T( j' i/ V7 j& S
  “唉——”一声长叹自林中悠悠传来,“曹进师弟,你又要杀人了。”
" a# t% e0 h. j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中年人闻言脸色大变,急忙站起,低喝一声:“快走!”张雄一把拎起丁乞儿,一干人飞速向林外跑去。跑到树林边,却见那里早站了二三十人。曹进一挥手,众人立住,手都紧握钢刀。这时只听得后面有声音道:“曹师弟,你又何必跑呢。”一个白衣人从树林中缓步走出。
2 s; W0 T+ a3 l# K, E7 a; R! n3 O*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曹进回身道:“玉安,你到底想干什么?”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b: ^5 T" {1 b( }; G
  那个白衣人正是玉无心的首徒玉安。玉安叹口气道:“曹师弟,师父失踪,割玉门将四分五裂。正该你我出力之际,曹师弟,你怎能不辞而别呢?”
5 O& l8 h9 c' B/ h- F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曹进冷笑道:“如果我回割玉门,谁做掌门?”
% {. G0 r) m8 ]" _7 [. u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玉安道:“众人选谁,谁便做掌门。”
- I* i/ E" C) w) ~9 p华人论坛  曹进冷笑道:“割玉门中大多是你的人,当然选你的多。”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2 U3 W6 @- c% t/ g
  玉安道:“曹师弟,掌门只是个虚名。曹师弟想做,我便让贤。”
: ]8 n6 I' H$ F华人论坛  曹进道:“只怕我进了割玉门,就再难活着出来了。”
' P7 G8 T# O; Z4 s9 n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玉安愕然道:“曹师弟说哪里话来?曹师弟重归割玉门,你我兄弟齐心协力,割玉门定会再发扬光大。”
8 x* x# `1 c. L% t&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曹进冷笑道:“曹某知道自己的斤两,不敢与玉师兄争锋。人各有志,曹某就此告辞。”
& t2 n0 `$ K) w+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说完一挥手,便要带众人走。玉安却又叹口气道:“曹师弟,你执意要走,愚兄也无法强留你,只是这个孩子你要留下。”1 ^1 }. Y; o$ u
  曹进一惊,返身问道:“这孩子与你何干?”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1 ~( `* K; Z' M) d2 L: P; o
  玉安道:“留在我这儿,才能保住性命。”
" j" {5 M7 P0 Y8 z/ I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曹进冷笑道:“玉安,你少装正经。谁不知道这孩子是风无骸的徒弟?你想要刀谱,不行!”
, c3 F9 V& }/ K7 i0 z- f5 E华人论坛  说完率人往外便走,玉安的人上前阻拦,双方斗在一处。玉安带的都是割玉门中的好手,没过多久,曹进的人已落尽下风。曹进心中明白,飞身跃到张雄身旁,两刀将与张雄交手之人逼退,喝一声“走”,曹进在前,张雄在后,冲出了人群。huarenv5.com* u/ x! @$ K$ f! S! \' @+ t
  玉安在一旁看得清楚,飞身抢出,拦住二人去路。曹进左手一把将丁乞儿抢过,右手一推,将张雄向玉安推了过去。张雄收脚不住,只好挥刀向玉安砍去。玉安手一展,手中已多了一柄一尺长的短刀,迅疾一挥,划过张雄的胸口。玉安哼了一声,飞身追去。
; o+ d+ M$ `0 j) R华人论坛  曹进轻功原不如玉安,加之又提了丁乞儿,不多时便被玉安追上。曹进知道再跑也无用,索性止住脚步。玉安也不敢大意,止住身形,对曹进说:“曹师弟,回头是岸哪。”
! f, L7 L' O. e. T% h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曹进啐了一口,忽一扬手,六把飞刀向玉安射去。玉安猝不及防,急使一铁板桥,脊背几乎贴到地上,最低一把飞刀已贴着面门飞过。曹进飞身扑上,不料玉安一甩手,手中短刀扎到曹进右臂,钢刀落地。玉安挺身而起,哈哈笑道:“曹师弟,不是只你会飞刀,玉某也练过几日。”却又叹口气,微摇头道:“刀为凶器,不得已而用之。”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j7 P' f7 v8 _5 t& A& p; n0 l
  曹进却冷笑看着玉安道:“玉安,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Y/ n9 h+ H) R" X6 P2 Q+ F7 |) a
  说完挥左臂向丁乞儿顶门拍下。玉安大惊,又一飞刀扎入曹进心口。曹进掌势不绝,仍是击到丁乞儿头上。丁乞儿双眼一黑,失去知觉。
! ~& B* Y3 v- P, a: `华人论坛
; R1 d+ r  P) S& `; [huarenv5.com$ z5 r0 E; I$ S, A) d/ v
  丁乞儿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床上铺着厚厚的褥子,十分软和。很久以来,丁乞儿一直睡在坚硬的地上,躺在这么软的床上,心中不由感慨:还是床上舒服。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3 H- o9 Q; P# B  F+ N
  丁乞儿坐了起来,看到床边坐着两个身佩短刀的人。看见丁乞儿醒了,其中一人便起身走了出去。丁乞儿心中疑惑,想不清之前发生的事情。他看了看另一佩刀之人,问道:“这是哪儿?”
9 ?5 g# {8 S4 @/ C& S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那人看了看丁乞儿,道:“你不要动,这是割玉门门主玉安玉大侠的住处。”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1 q5 l/ s1 n4 O( t8 L* S
  丁乞儿忽然想起过去的事,急问道:“救我的那个人便是玉大侠吧?”
+ l4 m: g; }% g) N9 H华人论坛  那人点了点头。
: @  y8 w3 x5 f- F( U6 V  r& ~华人论坛  丁乞儿心中一阵狂喜,又急问道:“玉大侠在哪?我去谢谢他。”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K3 @- [+ f( a+ E4 }% i, r4 c
  那人忙一按丁乞儿道:“别动,他马上就到。”
% M& E1 I1 `4 t: H3 b5 W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丁乞儿闻言坐下,却高兴地直向外望。不多时,只见一个身穿白衣的中年人笑逐颜开地走了进来。进得屋来,便走到丁乞儿床前,握住丁乞儿的手问道:“好些了吗?”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U7 ]7 p7 O6 @) y
  丁乞儿心中高兴,从床上蹦下来道:“好了。谢谢玉大侠。”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I0 m/ q+ `  A
  玉安挥一挥手道:“小事一桩,不用客气。”说完挥挥手,床边的那人便走出屋去,把门关上。玉安停了片刻,方问丁乞儿道:“曹进为什么要抓你?”
8 Z2 ?; r7 d/ h2 l* H7 K  丁乞儿想了想道:“不知道。”却又忽然想了起来,说道:“他找我要风师父和玉师父的刀谱。”
: J+ T9 ]' i. i1 @: P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玉安一怔,随即问道:“你说的风师父是风无骸吧?”
" F/ P6 ^! g0 G9 G2 P$ X9 T, s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丁乞儿点了点头。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p% `" R8 O- @5 l2 r
  玉安接着又问:“你说的玉师父可是指我的师父玉无心玉大侠?”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d' z6 B! ], n3 P, G0 {
  丁乞儿高兴地点点头道:“玉师父也收我为徒了。”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9 B  P! G: t/ n; X0 U+ g
  玉安一惊,急抓着丁乞儿问道:“我师父现在在哪?”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z3 z$ l3 z# B7 Z
  丁乞儿黯然说道:“玉师父和风师父比武,都死了。”
2 Q% `( G  z  M8 r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真的?”玉安又追问道。
  X) f! b9 A# k: ~.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嗯,真的。”丁乞儿看了看玉安又说道:“玉大侠,你别伤心了。我把他们埋了。”
1 `0 y1 }" B. R+ Q" y4 Vhuarenv5.com  玉安缓缓松开抓住丁乞儿的双手,愣了片刻,点点头道:“好,好,我不伤心,我不伤心。”玉安又看了看丁乞儿,道:“这么说来你算是我的师弟了。好了,你到了割玉门,便是到家了。你也不用费心保护刀谱了,交给我便行了。你把刀谱藏到哪去了?”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3 r  q# Z' B* ~1 ~( S$ Q6 ?3 t. I) J
  “刀谱?没有刀谱啊?”丁乞儿惊诧道。
# T/ I! E- g. o( |1 E华人论坛  “没有刀谱?那我师父教你什么了?”玉安追问道。华人论坛! G8 a3 `3 c/ z/ h# v
  “没教我什么,收我为徒后,玉师父便和风师父比武,都死了。”丁乞儿说着,低下头去,忽又抬头道:“对了,玉师父只是让我倒水,就是用两个……”
) h  ]% u8 }/ M  “哦。”玉安打断道:“那只是我们割玉门入门时都要做的事。除此之外呢?”huarenv5.com; F* e" U# L) u; R, j
  丁乞儿又认真地想了想,说:“没有了。”
, a) W% `. r* o# L/ x' l/ X华人论坛  玉安看着丁乞儿,许久不语。丁乞儿纳闷,正想问时,玉安又开口问道:“风无骸的刀谱呢?”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w/ t. i2 E6 t. c; t
  丁乞儿道:“风师父没传我刀谱,他只是教了我几招。”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W  G+ v- p6 B$ W& X( o! U* [
  “哦?”玉安双眼放光,喜道:“是吗?教了哪些招式?你练练,让我看看比咱们割玉刀如何。”
3 x! ]/ M) C8 G0 ^7 `; k. S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好。”丁乞儿一口答应,说完便四顾去找可用的东西。玉安站起身,将一柄长刀拿来。丁乞儿拿了长刀,放在手中欣喜地看了看,乐道:“这可是真刀啊。”
, b! R! M8 i2 G& e1 S3 i6 ^6 ^- W  玉安却眉头紧锁。丁乞儿双手拿了长刀,站定身形,大喝一声“迎风斩”,长刀用力向前劈出。劈完之后,丁乞儿看着玉安,玉安却只淡淡地问:“就这一招?”华人论坛* d( P6 r  C2 M2 c% [
  丁乞儿点了点头。玉安心事重重地想了片刻,又问丁乞儿道:“我师父埋哪儿?”
( o7 r/ o1 s- U! |. w  “一座山上。”丁乞儿说。
# X- b0 o! b( h. b0 Z$ h# b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哪座山?”玉安接着问。
7 _: z; u! ?8 p% O7 [3 T' |9 r华人论坛  “很高的一座山,不知道叫什么名,我跟着风师父上去的,下山时我转了半天才转出来。”丁乞儿一边慢慢地想,一边说。华人论坛- l% S& s' w$ U5 V* q: |
  玉安沉思片刻,又问道:“我师父真的死了?”说完直盯着丁乞儿。huarenv5.com# Z' W7 c3 D+ \6 m
  丁乞儿点了点头,不明白玉安为什么又问。玉安又垂眼想了想,站起身拉开门大声道:“来人。”
' W8 y8 k. Z& V) f$ A2 T- v( T  方才屋中那人跑来道:“掌门有何事?”
# {7 B1 O- o) Q. r8 h1 xhuarenv5.com  玉安脸一沉道:“徐师弟,掌门岂可乱叫。”huarenv5.com8 p  |5 O, ]2 I3 Y% z
  那徐师弟陪笑道:“师兄,徐鹏心中明白得很,反正早晚也是师兄做掌门”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X  h( }* I. t" A" d
  玉安哼一声道:“那也不能乱叫。去,把师弟们都叫到大厅前。”又招手将徐鹏叫到身前,附耳说了几句,徐鹏点点头去了。玉安返身回来,对丁乞儿说:“走吧,把你知道的告诉众师兄。”丁乞儿答应一声,跟着玉安,出得房来,转过回廊,又过了几道门,方才来到大厅前。丁乞儿心中暗自惊叹:“好大的院子!”却见大厅前的一大片青砖地上,站了六七十个人。丁乞儿心中又暗叹道:“这么多人!”
! p4 o' E0 M" R. ~- A6 z. s' r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玉安看着下面露出的大片青砖,心中不乐。徐鹏跑上来说道:“师兄,人都到齐了。”玉安暗叹一声,摆摆手,徐鹏便站到一边。玉安面有戚色,扬声对众人说道:“众师弟,愚兄刚刚得知,恩师确已谢世了。”
3 G/ H3 O3 a0 W& a$ a3 N# |$ `  台阶下一片躁动。玉安接着说道:“这位丁乞儿,是师父收的关门弟子。他为师父料理了后世。丁乞儿,你给师兄们说说。”众人闻言,都静了下来。丁乞儿看了看玉安,玉安冲他点了点头,道:“说吧。”丁乞儿便扭头对众人说道:“对,玉师父与风师父比武,他们全死了,我埋了他们。”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8 {$ [( l5 F: T: l$ ?
  “真的?”“谁能作证?”“师父传给你刀谱没有?”众人一阵嘈杂。* B6 b/ p. r, L5 n
  “安静!”玉安怒道,“一个孩子的话你们也不信!”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5 H+ K7 \* i) [+ R* W! \# N
  众人安静下来,有些人开始落泪,有些人面露悲戚,有些人却在冷笑。华人论坛4 r' Y4 @" H3 K) J9 X
  玉安看了徐鹏一眼,徐鹏会意,转身离去。玉安看了看众人,大声道:“众位师弟,师父尸骨未寒,有人便去想什么刀谱,良心何在!江湖上盛传,风无骸的徒弟持有他的刀谱,更有人说,我们师父的刀谱也在他的手中。这个丁乞儿便是风无骸的弟子。大家问问他,可有什么刀谱没有。”
% ~! {# I6 `( U; b; R* O1 q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丁乞儿摇摇头道:“真没有刀谱。”华人论坛1 k* f6 ~6 Q" k; p* _* |; k- s- C4 f
  玉安又道:“当务之急,便是为师父发丧。但丁乞儿在我割玉门中,不知又要招来多少江湖是非。若是外人知晓师父已死,割玉门便危在旦夕。因而玉某决定密不发丧,只在门中立一牌位,供众人祭奠。丁乞儿之事,也不得向外人透露分毫。大家看如何?”
# I/ E. a# M( ?7 C; V2 p) E5 l华人论坛  一语刚了,早有些人在下面喊好。却也有个黑大汉喊道:“师父一死,哪还有什么割玉门,散伙拉倒。”说着便往外走,也有些人也转身准备离去。却不料早有二十余人守住门口,为首的正是徐鹏。徐鹏大声喊道:“你们想去勾结外人,来夺刀谱,休想!”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m/ h0 Q, p& Y7 z; h& L6 e
  那黑大汉却嚷嚷道:“不是说没有刀谱,还还还夺什么刀谱?”
; z) i0 U' x0 ^&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徐鹏不由一怔,玉安却高声说道:“为保割玉门安宁,任何人不得随意走出割玉门。”华人论坛! ?2 |0 _# n9 c- n$ h
  那黑大汉转过身来,又冲着玉安嚷道:“你是大师兄,又不是掌门,凭什么发号施令?”
9 |  d- R/ O# `$ }1 Q5 Q  玉安道:“蔡师弟说得在理,割玉门中不可一日无主,大家就选一人出来做割玉门掌门。”# {+ [8 V- x- f3 Y
  说完,玉安走下台阶,站到众人之中。徐鹏远远喊道:“要选掌门,除了大师兄谁有资格做?”huarenv5.com3 J4 w, P3 _" B6 |/ \- A9 m; K' Q
  人丛中便也有二三十人喊道:“对,就选大师兄。”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8 d5 F+ C% w; H& a* @
  那黑大汉却又不服道:“玉安,除了走了的,剩下的都是你的人,你骗得了谁?你做得掌门,我蔡大利怎么就做不得?咱俩比比,谁武功高谁便做掌门。”huarenv5.com4 b; b5 d4 w  {' d" k5 i
  玉安缓缓道:“蔡师弟,不要生气。割玉门又不是我玉安一人的割玉门,你做掌门,也要问问大家的意思。”
. C0 c# P% l$ q1 bhuarenv5.com  “蔡大利,你有什么资格?”“你姓玉吗?”“你又不是大师兄?”“你除了会打架,还会什么?”玉安话音刚落,周围便响起一片质问声。3 H7 _. u4 Y$ V& t
  蔡大利急得瞪了这个又瞪那个,那边徐鹏又讥笑道:“蔡大利,你还是先撒泡尿照照自己吧。”
6 f4 E3 p* X9 N, j+ f) j9 e华人论坛  蔡大利闻言大怒,拔刀便冲了过去,口中喊道:“我杀了你这个马屁精。”
- ~; f  g* w9 p9 B( w" w) q) U华人论坛  徐鹏也急拔出刀来,玉安飞身过去抓住了蔡大利持刀的臂膀,口中说道:“万万不可。”徐鹏一刀已劈中蔡大利的胸口。玉安急扶住蔡大利,大怒道:“徐鹏,你……”
3 Q& n8 r( J' v! z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徐鹏见状,急忙将刀扔到一旁,上来抓住蔡大利双臂,叫道:“师兄,师兄。我只是挡你的刀啊。”那蔡大利口吐鲜血,已说不出话来,只是瞪着徐鹏,须臾气绝。huarenv5.com! ^4 U" p% J) q; \
  玉安将蔡大利的尸体放到地上,缓缓站起,环顾众人,沉痛说道:“众位师弟,割玉门生死存亡之际,不能再互相争斗了。”1 E3 |  i# ~% S4 a
  许多人又喊道:“大师兄,我们都听你的,你就做掌门吧。”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f1 m% h& S( P: q" I
  玉安的视线从众人脸上扫过,一些本来沉默的人也急忙开口喊起来。玉安道:“好,为割玉门计,玉某就忝居掌门之位。”华人论坛9 Q2 D" a) q. K9 t2 _1 E  i! A& t2 b
  说完玉安便走上台阶,站在大厅前。早有人拉着目瞪口呆的丁乞儿一同下去。众人在台阶下站定,齐声高喊:“参见玉掌门。”
( O2 k6 M6 J# Y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在一片参见声中,玉安神情庄重,冲台下抱拳施礼。
好恶毒的玉安。
9 H/ z6 d2 h. e) I( Y. S+ U1 r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看他出手杀张雄的手段,倒有些像去杀周兴他们的人。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 E7 L( u3 Y- ?. X- ]* Z
看割玉门的精髓,玉无心在他们入门就教给他们了,只是都没当一回事!可惜呀……世人总想着什么刀谱,功法之类的,却不知道越是平凡中见不凡!
人生如戲,回首歡笑一場空
我早就看出这个玉安不是好东西,想当门主,嘿嘿,我就是不说
39# 淡轩
2 i$ S% Q% t, P5 U华人论坛
* X: z2 b, r5 e" K* l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0 S9 ?: P% K, k" j0 @
就像有人总去找什么致富捷径,只是不肯踏踏实实做。
我早就看出这个玉安不是好东西,想当门主,嘿嘿,我就是不说
( ?" F0 f2 p5 `% Ihuarenv5.com空中的云 发表于 2009-12-30 12:10

7 V6 M6 C7 D4 G6 X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H( @5 w9 c0 Z
是有伏笔的。
" k+ {7 P# @( D' C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细心才能看出来的。
坐等更新!
人生如戲,回首歡笑一場空
赶快更新。

: T, V) w6 ]/ C9 Q0 `7 l2 {华人论坛  ●故人旧意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r7 M9 n* n5 J) c$ t5 A" ]3 \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3 L+ Q& ?) _4 W3 s( X
  丁乞儿再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日的早上。他起了床,只见桌上已摆好了饭。丁乞儿心中感激,飞快吃完了饭,便拉开门,想要出去。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M" Q2 T" c( U# i
  门口却站着两人,看见丁乞儿出来,长着络腮胡子的一人喝问道:“干什么去?”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i1 {" Y/ X; I
  丁乞儿笑着说道:“我找玉掌门。”( [- P3 f3 R. D
  络腮胡子道:“玉掌门刚任掌门,忙得很,哪有功夫见你?回去。”说着一抓丁乞儿的脖领,将他推了回去。
! c/ _4 x2 P4 x+ C( I  丁乞儿心中纳闷,又转回身到门口问道:“咱们割玉门什么时候练功?谁教我武功啊?”7 J6 \7 ?5 D5 o
  门口两人一阵大笑,络腮胡子不屑道:“去去,还练什么武功。”说着又将丁乞儿推进屋中。
( {3 K. n% i. ^3 u% p  S; |3 ^( E  丁乞儿不由心中疑惑,不知这二人为何不让他出去。丁乞儿愣了片刻,又向外走去。二人急将他拦住。丁乞儿说:“两位师兄,我不找掌门,四处去转转。”
  d& S* X3 ^4 O0 i; r) `9 e6 @8 whuarenv5.com  络腮胡子不耐烦道:“转什么转,想跑是吧?进去!”又把丁乞儿推了回去。另一个瘦子道:“掌门说得没错,这小子滑得很。”络腮胡子哼道:“你要想出去,就老实说出刀谱在哪?”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3 Y: {7 M, L7 R$ s% V/ w
  丁乞儿一怔,说:“没有什么刀谱,我都对掌门说了。掌门昨天晚上不也说了?”
  z: n% d9 q. d" ]; f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络腮胡子道:“这小子,还真会装傻。你以为掌门会信你个小孩子的鬼话?”那瘦子也笑道:“割玉门绵延百年,能没有秘传的刀谱?便是风无骸也会有刀谱,不然他的披风六斩怎么能流传后世?你快快交出刀谱,我们两个也免得受罪。”
9 m* R% P" i2 R5 q8 ~% l华人论坛  丁乞儿忽然明白过来,原来玉安救自己也是为了刀谱。他愤怒地叫道:“没有刀谱,你们放我出去。”一边说一边就往外冲,却被那络腮胡子一把抓住。不料丁乞儿张嘴在络腮胡子手上一咬,络腮胡子“唉呀”一声,不由松了手,丁乞儿已冲了出去。不想没跑出几步,便被那络腮胡子揪住。络腮胡子大怒道:“敢咬老子,老子杀了你!”说着拔出短刀,要向丁乞儿扎去。那瘦子急跑过来拉住道:“不行不行,你杀了他,咱俩怎么交差?”那络腮胡子闻言,只得将刀收起。揪着丁乞儿来到门口,往里发力一扔,将丁乞儿重重摔到屋内的地上,随即将门关上。huarenv5.com5 h% \8 l, N+ j; g/ x+ _! Z4 F# _
  丁乞儿爬起来,又冲过去拽门,门却已被锁上。丁乞儿用拳头狠狠地砸门,用脚狠狠地踢门,外面二人却不理睬。过了许久,丁乞儿打得累了,停下来使劲喘气。只听外面那个瘦子说道:“你老实说出刀谱藏在哪儿,我们掌门不会亏待你的。要是不说,我们二人可没掌门那样的好脾气,就不给你送饭,饿死你!”
( p6 W* F" T7 B" E. ], B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丁乞儿气急,又冲上去,对着门又一阵拳打脚踢。外面二人只是哈哈大笑,并不理会。丁乞儿精疲力尽,倒在地上,胸中一腔怒火却仍在翻腾。这些人比独眼狗还要坏,丁乞儿恨不得把他们全杀掉,但他却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做坏事。丁乞儿又想起了惨死的二石,又不知大冬瓜怎么样,但他只能呆在房中,任人宰割。丁乞儿不由想到了他在人世间受到的种种凌辱:被呵斥,被骂,被打,被狗咬,讨的东西被人抢走……这种种的不平在丁乞儿心中缠绕、聚集、鼓荡,如那寒冬时永不休止的恶风,让他寒冷,让他痛苦,甚至让他窒息……
1 O5 W6 ^5 B9 |+ ~. e! xhuarenv5.com  风无骸!huarenv5.com9 g7 L6 ^# X9 m! }
  风无骸的身影仿佛又出现在他的眼前:宽大的披风,高大的身躯,蔑视一切的眼神,无坚不摧的长刀。风无骸长刀挥动,将无数的坏人如割草一般纷纷砍倒……天下第一,无人可挡!华人论坛4 a' r: Q( [/ R! o
  丁乞儿一下从地上跃起,咬着牙对自己说道:“丁乞儿,你一定要成为天下第一!”huarenv5.com# I. u: _1 l8 O2 X6 p) A
  这是自己唯一的希望。只有自己成为天下第一,才不会受人欺侮,才能杀尽天下坏人。丁乞儿在房中四顾,却看不到适合练刀的东西。但他忽然冲过去,将一张椅子举起,向桌上砸去。连砸几下,椅子终被砸碎,丁乞儿抓起一条已断的椅子腿,双手紧握,又向紧锁的门砸去。门被砸出一个又一个的坑。门突然开了,一人飞起一脚将丁乞儿手中的椅子腿踢飞,正是那守门的络腮胡子。络腮胡子骂道:“小崽子你想找死?”又飞起一脚踢到丁乞儿胸口,丁乞儿摔倒在地。那瘦子把络腮胡子拦住道:“师兄,别把他踢死了,咱们找条绳把他捆起来就得了。”瘦子拍拍络腮胡子,走出门去,再回来时,已拿了条麻绳,将丁乞儿捆上。瘦子看着丁乞儿说:“闹吧,闹吧,看你再怎么闹。不说刀谱藏在哪儿,饿死你。说!”2 ?: L2 t  Q- s# b& x/ r
  丁乞儿只是怒目而视。瘦子也不再问,提起丁乞儿扔到床上,和络腮胡子一同走出门去,又将门锁上。
/ j" h& w4 y& L" C+ g5 I4 w, v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丁乞儿破口大骂,门外二人却无动静。丁乞儿骂累了,只得停了下来,门外却传来那二人吆五喝六的猜拳声。丁乞儿此时觉得又渴又饿,浑身疼痛,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只觉得那猜拳声越离越远,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6 u  H6 w1 L) i# j. W7 f% d1 Y0 H华人论坛
) }+ m$ E' s7 |# n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4 l/ }! s, e" l
  “丁乞儿,丁乞儿。”耳边忽然传来低而急促的声音。丁乞儿睁开双眼,只见眼前站着一个蒙面的黑衣人。丁乞儿双手撑床,坐了起来,才发现身上的绳子已被割断。“跟我走。”那人低声说了一句,拉着丁乞儿便向外走。丁乞儿出门时一看,只见络腮胡子大张着嘴,仰面倒在椅子上,脖子上一道伤痕。瘦子倒在地上,手里握着把刀,也已一动不动。丁乞儿心中狂跳,手心渗出汗来。那人却并不停步,拉着丁乞儿继续走。天很黑,只有微弱的月光。那人领着丁乞儿,熟练地拐了几个弯,便到了一堵很高的墙边。丁乞儿看到高墙,心中一紧,焦急地看着那蒙面人。那人却不停顿,用手抄起丁乞儿,纵身一跃,已跃上墙头,又轻轻跳下。墙外是大片的荒野,那人拉着丁乞儿,一路狂奔,跑出很远,直到跑到一片树林中,方才停下脚步。华人论坛) C* R) V7 M% ^0 C- u9 w
  丁乞儿一下坐到地上,大口喘气。那人也在他对面坐下。丁乞儿喘了许久,才缓了过来。他看着那蒙面人,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救我?”
) L  `: T( r$ `& C6 S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那蒙面人呵呵一笑,声音有些沙哑:“我救了你,你却不谢我,这可不像你的师父。”
2 k. X1 Z2 D; ]. l7 P5 G/ g" c华人论坛  丁乞儿闻言,急忙道谢,又追问道:“你认识我师父?”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 s$ R9 f/ f- v5 c% R
  那人点了点头道:“不然我为什么要救你?”huarenv5.com' ]7 c9 C7 @% Y* `9 W
  丁乞儿大喜道:“大侠,你是谁?”huarenv5.com5 C8 _+ Z6 A' I  H) \9 Z
  那人笑道:“我是风无骸的至交金刚刀余雕。风大侠前些日子让人捎信于我,说他新收了一个徒弟,是个姓丁的乞儿。风大侠说他要与玉无心决战,胜负难料,故而托付我,如若他死去,便让我收这个姓丁的乞儿为徒。我找了许久,才找到你的下落。”
; y- J! v* z' c9 ],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丁乞儿眼泪不由涌了出来,他不知道风师父还为他做了这么细致的安排。他看着余雕急切地说道:“余大侠,你就收我为徒吧。”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 q+ u6 L( C0 \
  余雕看着丁乞儿,沉吟道:“你真的是丁乞儿吗?”
& w* u% @+ o  ~. m; h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丁乞儿一怔,又急忙点了点头。余雕道:“你把披风六斩演练一下。”说完将背后长刀拔出递于丁乞儿。
& R: ^( A; v. o: F5 H5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丁乞儿接了刀,用两只手紧紧握住,准备了准备,长刀猛地向前劈出。“迎风斩。”余雕点点头说,“接着练。”huarenv5.com9 Q( A  b" t( O# E6 K
  丁乞儿却有些为难,想了想,便站定身形,长刀忽向身后劈出,然后收了长刀,看着余雕。余雕摇摇头道:“这一招练得可差得很。”huarenv5.com% Y4 }9 z. f& U9 r/ z3 |
  丁乞儿低头道:“这一招师父没教过我,我见师父使过。师父只教了我‘迎风斩’。”
) q0 s+ L8 y5 B2 _, hhuarenv5.com  余雕一愣,却又说道:“那你不会自己照着刀谱练?”huarenv5.com5 F+ Z8 P6 ]: P, b" {7 H
  丁乞儿道:“没有刀谱,师父没给我刀谱。”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s( ~) m* _8 h. m# I9 T
  “怎么能没有刀谱?”余雕忽然叫道。但他随即便平静下来,生气地说:“是不是你把风大侠的刀谱弄丢了?”
( }. u  T1 V) k9 l+ M4 T  shuarenv5.com  “没有。”丁乞儿分辩道,“真没给我刀谱。”
. {  W" g( j! U+ a- A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余雕盯着丁乞儿,却又突然笑了起来:“看我这记性,你师父给我的信中说了,刀谱已经藏起来了,让你见了我后给我,我也好教你。如今也该给我说了。放心吧,有我在,别人抢不走刀谱的。”
9 b  C- h& G2 a6 `0 r/ p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丁乞儿诧异道:“师父没有说有刀谱啊?”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 V! x4 L' @" \0 x; D0 w
  “没有刀谱?真的没有刀谱?”余雕的声音忽然变了,变得似曾相识,却又凶恶异常。青色的月光正照在余雕的脸上,蒙面黑巾已有些松,看得见腮旁的肌肉突突地跳动。
! M. Q' S  S' |% I# p+ N; Y( J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丁乞儿吃了一惊,身子不由向后撤去。余雕向前探身,伸出双手掐住了丁乞儿的脖子,嘶声道:“没有刀谱?没有刀谱?我冒这么大的风险,竟然没有刀谱?”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0 i! m% H% r2 a/ Q
  余雕猛晃着丁乞儿,丁乞儿觉得喘不上气,脸胀得难受,双眼似乎要从眼眶中挤出。他想喊,却喊不出。那张丑恶的脸逼到他的面前,脸已变形,狰狞如庙中壁画上的恶鬼。丁乞儿感到说不出的恐惧。
2 q) [8 h* V8 H1 d2 n  “徐鹏!”树林里忽然传来一声断喝。余雕猛打一个冷战,双手松开丁乞儿,捡起扔在地上的长刀,跳到一旁。丁乞儿双手捂了脖子,大口大口地喘粗气。他猛然想到,余雕就是徐鹏,怪不得方才觉得声音熟悉。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m/ U- c# Q! U; g
  几个人已从树林中闪出,为首的正是玉安。玉安盯着徐鹏,冷冷道:“徐鹏,割玉门待你不薄,你竟做出如此之事。我饶得了你,门规也饶不了你。”
6 v6 a+ p3 n, j8 p# h+ W! ];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徐鹏惨笑道:“师兄,我们都上当了。风无骸只传给这小子一招,根本没有什么刀谱。”华人论坛* _% v- R2 \, r; i7 z
  玉安叹口气说:“徐鹏,看在同门的份上,你自己了断吧。”
! F% m: H1 j" t; G; r3 M/ W+ i) _  徐鹏急道:“师兄,你不相信我?”huarenv5.com2 Y* Z$ u! n; a$ D& D; o/ s& A: P
  玉安苦笑道:“你还让我怎么相信你?”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q# M: t: I' p4 ?' ~
  徐鹏看着玉安,点头道:“好,好。师兄,丁乞儿归你,你放我一条生路。”
* A" s/ v1 H4 a  玉安面容悲戚道:“徐师弟,你我同门习武,情同手足,我怎忍心杀你?但放了你,我怎么对死去的两位师弟交代?玉某不能徇私情而坏门规。”
& x% n; o& L% a2 o2 R  p- j( Y$ y6 O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徐鹏忽然明白了,他冷笑道:“玉师兄,我知道了。你是以为我已经学得了披风六斩,想要斩草除根。哼哼,玉安,您拍着心口想想,我徐鹏为你做了多少事!拥你做掌门,还帮你杀掉蔡大利……”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9 u0 n1 J3 l: C( z& B
  “原来蔡师弟是你有意杀死的,徐鹏,你真是死有余辜!”
5 Z6 Y2 I! j+ P- o4 I7 y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怒喝声中,玉安已飞身而至,手中刀向徐鹏劈来。徐鹏用手中刀一架,一边与玉安交手,一边仍是说道:“你怕众师弟离开割玉门,让我堵住出口,还交代我谁要不听就杀了谁。你让我作恶人,你好在那里假仁假义。”% B5 P: W/ m& d" z* t( D2 p/ p
  玉安并不停手,冷笑道:“徐鹏,你说这一番谎言,能帮你逃了性命?”
5 \0 }& a4 f  k7 F! G-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徐鹏武功不如玉安,已落下风。不料徐鹏忽喊道:“我抢得了刀谱,谁帮我杀了玉安,我就把刀谱给谁。”
( P, B( `- @3 Z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跟随玉安来的几人此时都正围着丁乞儿,听到徐鹏的话,不由面面相觑,却无人敢动。玉安心中冷笑,对徐鹏道:“他们又不傻,能听你的?杀了你,刀谱照样留在割玉门。”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 q- P$ Z" r3 ^" m& Y; E
  忽一人大叫道:“徐鹏,我来帮你。”说完持刀扑上,向玉安砍去。徐鹏大喜,其他几人都目瞪口呆。玉安急退一步,挥刀自保。徐鹏得势不让,招招紧逼,一边兴奋地大喊:“常老四,杀了玉安,我就把刀谱给……”
9 @- m3 P* B0 N7 W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徐鹏的声音忽然顿住,一只刀尖已从他胸口透出。刀尖隐没,徐鹏倒地,常老四右手提着滴血的短刀,左手在徐鹏怀中摸了一番,仰头看着玉安,满脸堆笑道:“掌门,徐鹏在说谎,我做得不错吧。”
. O; d+ d7 L$ H. G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玉安还刀入鞘,又看了看看着丁乞儿的几人,回头对常老四说道:“很好,常师弟忠心可嘉,割玉门很需要你这样的人。”华人论坛' D$ A, `  g; I) J- N; n
  常老四大喜道:“多谢掌门。”
: U# q( H% _" V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玉安看着众人,语重心长道:“众位师弟,从今往后,割玉门中,再不能出像徐鹏这样的人。”2 a4 ]* T  V% p2 d9 E2 G
  常老四等人急忙跪下齐声道:“我们一定忠于掌门,忠于割玉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