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呵呵,那貌似还得挣扎好半天呢……
  赵书铮见金昌和不失古风,对他更生好感。两人并肩回城,金昌和道:“小兄弟,你这个计策,是怎么想出来的啊?”赵书铮见他神色和气,放松下来道:“三国上说,曹操和吕布大战濮阳城的时候,曹操被困在城里,险些丢了性命。”金昌和笑道:“他们也没扔石头砸他啊,只是把他困在城里了。”赵书铮急道:“咱们不能完全一样!他们还用兵去杀,自己难免也有损伤;咱们用石头砸,咱们的那些兵不就不死了吗?”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 W* T3 C! t( t
  金昌和点头笑道:“小兄弟果然有潜力。”又赞赵仁杰教子有方。赵仁杰谦虚了几句,赵书铮也想谦虚几句,却一时想不出词来,站在那里直搓衣角,好不尴尬。金昌和笑问道:“你的名字怎么来的?”huarenv5.com$ ?3 |- `- s3 y6 G4 }5 e( _
  赵书铮不知如何回答,他父亲笑道:“我原本希望他文武双全,喜欢读书,所以起了个‘书’字,又希望他喜欢练武,起了个‘铮’字,谁知正好事与愿违,不但生得弱,骨子里还有股呆劲儿。自己喜欢的书吧,撕碎了也要看;不喜欢的呢,捧到他跟前也不看一眼。以前皇上考科举的时候,是说什么也不读孔孟之道,可是近来停了考,他倒反而迷上那些东西了。”金昌和轻轻一笑,赵书铮却挤眉弄眼,自觉得意。huarenv5.com" I0 t) a1 h5 k/ U/ ?
  赵仁杰续道:“而且他整天总有一大堆歪理邪说,而且琢摸起来就不管多重要的事,什么也不顾了,真真让人夸也不是,骂也不是。他自小讨厌武艺,学无所成,惟有逃跑一门功夫,还算是不错,每次大敌来袭,为我们出个点子,然后便行踪不定,不知又从什么地方突然冒了出来。”赵书铮心下“嘁”了一声,心道:“要不是我突然冒出来,你们能不能赢,还不知道呢!”
0 Y: z' X1 U4 v% t" C1 X1 ~. vhuarenv5.com  金昌和笑道:“我父亲以后准备开一个学堂,向西方国家学习。既如此,不如以后让他到学堂里训练,学学我们青罡会的祖传剑法。”金昌和笑了笑,对赵书铮演示一番,笑道:“好看不好看?”他动作威武雄健,又不失潇洒飘逸,赵仁杰只啧啧称赞。赵书铮却暗自皱了皱眉,心道:“不好看。”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W4 D/ |/ @6 Z& f7 B/ |* C, c! Z
  赵仁杰问明了学堂情况,点头道:“也好,收收他的性子。”赵书铮见自己大半难逃练武之苦,争辩道:“什么剑法,那不是老早以前的事儿了?金二哥说,咱们都有手枪了,还学它干嘛?”赵仁杰道:“让你说你不说,现在到来胡搅蛮缠!”金昌和笑道:“手枪固然厉害,可是我们一共才只有几把。满清军中有个武将名为李梧,便能举起铁盾,挡住枪弹。况且便是敌人中没有这样的人,手枪也绝非万能。” 赵书铮只觉他话中满含深意,却听他又道:“这次虽然危机已解,但是这里只剩下一座空城,怎么也得建上几座像模像样的防守公事,开上几个训练场地,培养一带年少英杰,方是长远之计。”8 [% v9 V) x  ?9 e' U
  赵书铮不住点头,笑道:“那我们可不能把城里的皇宫宅邸,付之一炬。咱们原来也都是京城人,流浪这好些日子,终于该有个家了,千万别再毁了。”金昌和笑道:“这全依你。那时我们建一座大学堂,让士兵们在里边训练。”他见赵仁杰面露难色,又笑道:“我父亲说,这学堂是为我们青罡会打江山,不会收取学员一文一毫的,凡有志报效青罡会之人均可入学。惟有贪生怕死,想要升官发财者,就不要来我们学堂啦。”他说到此忽然一顿,心想:“这话说得是好,却又如何付诸实施?”华人论坛/ z+ J9 C, C, L3 L6 p+ n$ M* g
  然而他心念一坚,心道:“贪生怕死者便是混入其中,也早晚会露出马脚,到时候不委以重任便是了。”又对赵书铮道:“你们不仅要会骑射剑法,还要在学堂里边学文学武,学自然学人文,学火器学将兵,可学的太多了!你既然喜欢上了孔孟之道,不如坚持读完。我们虽不会像康熙乾隆皇帝时那样考学,但与你必有益处。等到我们建好学堂,我再来找你。不过你可要小心,想当英雄,就不能享受常人的快乐啊。”
; C3 z+ a: T% |* [! M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赵书铮吐了吐舌头,心道:“金二哥果然见识非凡。只是不知他英雄如此,曾经享过多少快乐,今后又能有多少快乐可以享受呢?”他对金昌和十分佩服,便依言捧起《论语》看起来,越看越觉浑身舒泰。他看到“子曰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的时候,忽想:“面儿上输了口气有何打紧,把东西搞错了,乱打乱杀害了人,那才真是丢人呢。”想起自己原来不学无术,却还偏要歪解大道,实在是汗颜无地。方才那骄气,登时消弭无形,觉得修身养性,确是自己该做之事。可提起武艺,他只认为那是害人的把戏,除了那“长腿将军功”外,是说什么也不练的。
便依言捧起《论语》看起来,越看越觉浑身舒泰。7 O9 i9 z: t+ r! i
读好书常有这种感受。
深有同感。
2 E$ ~2 k" U' X: B3 ~/ R$ H# z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比如读老金的天龙八部和鹿鼎记。
  傍晚,赵仁杰见赵书铮练长腿将军功,练得满头大汗,不亦乐乎,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我京师赵氏子孙,哪里有临敌脱逃的?快不要学这个了,你要是学功夫,我来教你是了。”赵书铮道:“我又不是临敌脱逃,我只是临误会脱逃。你看今天,那么多敌人,我逃了吗?可是要是爹爹误会了我,扬起手来打我,我就只好逃之夭夭了。”赵仁杰笑道:“那是因为你还没学会,逃不了吧!”他最是疼爱儿子,说着说着口气便已经松动。赵书铮笑道:“我就是学会了,也不会自己逃走,我要看着爹爹。要是爹爹安好呢,我就跟着爹爹打仗;要是爹爹受伤了呢,我就背着爹爹逃跑,把爹爹安顿好,然后自己回到战场上。”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6 n" ^$ o% f2 L
  赵仁杰扑哧一笑,道:“凭你那点本事,还跟我打仗?亏你也说得出来。”他知道儿子一向孝顺,此言并非戏谑,心下欢喜。又佯怒道:“就是我不打你,你金崇武叔叔看你丢青罡会的脸,也饶不了你。”赵书铮道:“谁说的,我看金叔叔脾气很好,才不会动手打人呢。”赵仁杰笑了笑,神态里是同意了赵书铮看法。
6 z2 p3 y# `: f( @! Y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赵书铮又忽生疑惑,问道:“爹爹,既然金叔叔那么好,为什么还有人到处说他坏话?”赵仁杰神色忽然严肃起来,道:“这可不是乱说的。”赵书铮见父亲神色突变,不由得也坐直了身子,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青罡会里面还有互相欺负的?”赵仁杰神情凝重,点了点头,对赵书铮说了陆洪天之事,又道:“前几年他还算收敛,只是说些风言风语,小打小闹一下。可是今天刚刚将京城攻打下来,还没有开国称孤,那种猜疑嫉恨的心情便爆发了。上午就扣了你金叔叔和爹爹的军粮,弄得我们还要去运粮,险些让满清狗子算计了。下午又连杀了三名功臣,难怪满清狗子又要卷土重来呢。”
1 o# R0 Y7 e8 a- y( W+ F" Z7 _; K. ehuarenv5.com  赵书铮想起了城外的许多尸体,心里一阵悲凉:“原来他们并不是丧生在敌人剑下,却正是丧生在陆洪天的邪念之下。”他可是没有父亲那么好涵养,悲愤道:“这成什么道理?满清人要把我们杀了,可是他不但不打他们,还白饶上青罡会这么多性命。我去找他说说理去。”站起来便向外冲。
4 N- c1 U; H$ a$ z# x华人论坛  这一下可给他父亲吓了一跳,上前拉住他道:“傻小子,你爹爹都没有办法的事儿,你去了不是白白送死?”赵书铮道:“那我不能就看着他这样!他杀来杀去,谁知道哪天就杀到……”他想说“杀到爹爹头上”,可是话到嘴边,却眼圈一酸,喉头哽住了。赵仁杰轻轻拍拍儿子,含泪道:“你放心,你爹爹不会坐以待毙。”他说着咬了咬牙,又拍了拍儿子道:“儿子好好看会儿书,爹爹也要看书了。”
! F, a/ m) d) Y3 \7 A  赵书铮知道父亲嗜书如命,便是战争之时,每日也至少读上一个时辰的书,而他读书之时,却是最不喜人打扰的,便走到外面。然而他拿了书走出房门的时候,却见父亲面孔上忽然露出一道凶光。他翻开书页,却无论如何也读不下去,蹑手蹑脚回到父亲屋外,蹲下身紧张地望着父亲。
呵呵,也欢迎各位看官发表评论哈~~
连载那边儿还发着没?
呵呵,那边不干了。那边发的人多看的人少,转到这边了
  却听赵仁杰低低地道:“陆洪天,你不要欺人太甚。否则一旦我不能再忍,就会把你给……”他究竟害怕被人听到,后面的话越来越低,说道“你”字,已经连自己都听不见了。后面“杀了”两字,甚至完全没有说出口。然而这二字却仿佛让赵书铮听到了,深深印在他心中。他冷静下来,愤怒稍减,而悲哀之情却愈发浓重了。huarenv5.com1 \5 n6 k, ?- R. u+ a3 \0 ?- Y5 J+ L  ]
  夜深了,赵仁杰和赵书铮都和衣而卧。赵仁杰主意已定,睡得十分踏实。赵书铮却仿佛看见,父亲正和陆洪天搏斗,陷入重围,浑身是血。他大叫一声,冲进包围,背起父亲便向外冲。这时无数刀剑招呼过来,自己双腿中剑,跌倒在地,几把剑尖对准了他的喉头。他绝望地向上看去,却见天地之间满是尸体,流出的血凝成了一道道暗红的笔划,仔细辨去,写的竟都是一个个“杀”字。他大叫一声,却见自己已经跑到了屋外。6 v7 `& {0 m6 l
  他见父亲还在睡着,心下才松了口气,心道:“爹爹,我要找那陆洪天首领去了。你不要为我担心。”三两步跑到陆洪天府邸。全京城只有他的宅子最为豪华,赵书铮并未费力便找到了,其时天色还只蒙蒙亮,东方的一轮旭日还没出来。华人论坛* a5 l9 T$ p5 l$ l2 Y
  赵书铮心道:“糟糕,陆首领似乎还没起床。如果把他强吵起来,只怕更给我爸爸难看。”只得在旁等着天亮。陆洪天的几名侍卫见他四处游逛,怒道:“你个小贼,在这里踅摸什么呢?”赵书铮道:“我不是小贼,我找陆头领有事。”侍卫头领轻蔑地看了他一眼,道:“你什么事儿?”赵书铮压下火气,换了谦称,道:“在下见到头领之后,自会陈说。”侍卫头领哼了一声,道:“还神神秘秘的。问你,你师父是谁?倘你是歪门邪派的弟子,舵主定是不会见你的。”
! e; k6 n+ J0 H. e6 x  赵书铮也哼了一声,心道:“你个陆洪天,居然装得冠冕堂皇。”便道:“这有什么关系么?”侍卫头领道:“废话。”他本想再解释什么,但想如果说了出去,定然又要遭他胡搅蛮缠一通,索性不复解释。赵书铮道:“我的大师父嘛,他姓孔名丘,字仲尼;我的二师父呢,他姓杜名甫,字子美;我的三师父呢,他姓辛双名弃疾,字幼安……”他自然没拜过什么师父学武,只想到自己最为佩服的几位古贤,便将他们视为自己的师父。华人论坛) Z9 O0 s$ X% y3 C! @
  但见那侍卫头领面色越来越不善,一双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赵书铮正想说他四师父名字,便咽了回去,心道:“你这侍卫头领都这样闭目塞听,你陆洪天是个什么货色,我也大概知道了。不会有太多人喜欢你的,那你就等着我爹爹和金叔叔把你干掉吧。”转头便要回去。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5 R- t- g# e) t  P  V7 u9 v
  那侍卫头领却不放他了,道:“你戏弄我这么半天,难道让你轻轻松松回去?”伸手便向他抓来。赵书铮施展出昨晚练的功夫,全速撤退。可这长腿将军功本不是什么高明武功,他又是初学乍练,更是生疏的紧。他回头一看,只见侍卫头领脸色焦黄,如凶神恶煞一般紧紧追在后面,心中更是怕了,加快脚步直退出去。华人论坛9 j) p# i0 b* s: d( T: q: `% `- X
  他脚步越快,腿法越乱,没跑几步,忽然只觉脚尖踩上了什么什么东西,“哎哟”一声大叫,向前便倒。侍卫头领啪啪啪打了他几下,怒道:“你还敢不敢戏弄老子?”赵书铮究竟年纪还小,身上剧痛,哇哇大叫起来。
, a! a+ k; A8 s: D3 rhuarenv5.com  只听陆洪天府邸大门吱嘎一声开了,陆洪天睡眼惺忪,扶在门口,扫了赵书铮一眼,道:“你又没让人打死,跟这儿鬼哭狼嚎什么?”赵书铮道:“我要是给打死了,就只有鬼哭,没有狼嚎啦!”
  那侍卫头领却不放他了,道:“你戏弄我这么半天,难道让你轻轻松松回去?”伸手便向他抓来。赵书铮施展出昨晚练的功夫,全速撤退。可这长腿将军功本不是什么高明武功,他又是初学乍练,更是生疏的紧。他回头一看,只见侍卫头领脸色焦黄,如凶神恶煞一般紧紧追在后面,心中更是怕了,加快脚步直退出去。) y, X4 N9 i7 M- S
  他脚步越快,腿法越乱,没跑几步,忽然只觉脚尖踩上了什么什么东西,“哎哟”一声大叫,向前便倒。侍卫头领啪啪啪打了他几下,怒道:“你还敢不敢戏弄老子?”赵书铮究竟年纪还小,身上剧痛,哇哇大叫起来。
9 L5 f) K6 \5 |/ ]! i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只听陆洪天府邸大门吱嘎一声开了,陆洪天睡眼惺忪,扶在门口,扫了赵书铮一眼,道:“你又没让人打死,跟这儿鬼哭狼嚎什么?”赵书铮道:“我要是给打死了,就只有鬼哭,没有狼嚎啦!”huarenv5.com; Z, C4 T: }) J4 b
  侍卫们哈哈大笑,陆洪天怒道:“你跟这里嚼什么舌头?”赵书铮看了陆洪天一眼,见他和金崇武差不多年纪,相貌却比金崇武年轻多了,想是一直养尊处优。心下怒道:“好你个青罡会总舵主,人家浴血奋战,你跟这里躲清福,等人家打完了,反而来害人家。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他越想越是愤恨,最后两个“岂有此理”竟喊了出来,声调越来越高。5 O. L) Q1 ^3 |+ [8 M. Y' B- P
  陆洪天冷笑一声,道:“怎么岂有此理了?你倒是说说。”赵书铮道:“昨天你干嘛不给金叔叔军粮?”陆洪天脸色一沉,赵书铮心想:“我要是太激烈了,恐怕更是不好。”放缓口气道:“陆头领,咱们青罡会所有会众本是一家,可是昨天我听说有三人惨死在首领手下,心中十分不忍,所以前来进谏。如果让满清敌人钻了空子,那可是大大的不好。俗言道不远而复,先典攸高,请头领悬崖勒马,向三人家人道歉,妥善安葬。今后不要再杀无辜的人,也不要跟金叔叔他们敌对了。”陆洪天嘿嘿冷笑。要知这等话语,便是陆洪天最亲近的人也不敢说,不知赵书铮说了,会是什么后果?请看下回分解。正是:- f5 x+ Q5 C9 U2 n- T( \7 v. H1 L
  地动山摇居奇事,石破天惊出狂生。
那就在这儿吧。
嗯,那边文章太多,看的人反而少。
           第2回 颇望刚劲忍辱负重 何须激烈玉碎瓦全
* r) L' S# G( m9 b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陆洪天并不回答,面露讥笑看着他,待他说完,方道:“完了,小娃娃?”
# b1 Y! l4 p; q2 L- f) ?, @$ n  赵书铮本确实说完了,听他此言,又道:“那再说一句。我这些话可都是箴言,希望总舵主能够接受。”陆洪天吃吃发笑,道:“你是什么东西,老子倒是不管;可是我就想知道,是谁撺掇你来说这些话的?”赵书铮道:“这种话还需要谁撺掇?就是我今儿不说,再过上几天,也肯定有人来说。到时候可别怪他们踏破了你家门坎儿。”他见陆洪天面色发紫,手指拧得宛如鸡爪儿一般,知道自己是脱不了身,索性放开了骂他,又道:“你今儿听了我的改了,那自然最好;你要是不听,最好明儿还要准备些土。”
( U! f! O8 h  f, l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陆洪天气得面如金纸,怒道:“这是为什么?”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N1 T  k: U% C
  赵书铮笑道:“俗言道水来土吞,我怕他们一人一口吐沫把你淹死,所以提醒你早早做好准备。总舵主该明白我好心……”他还没说完,脸上便重重挨了一掌,半边腮帮子肿了起来。陆洪天咆哮道:“老子我活了四十岁,还从未见过你这种目无尊长,信口雌黄的小子。”赵书铮也不甘示弱,怒道:“我也从未见过你这种为老不尊,越老越糊涂的老王八。”他心想自己反正逃生无望,索性多骂他几句,揭穿他的老底,也让青罡会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总舵主是个什么货色。huarenv5.com5 W" q7 _* z7 {- P
  陆洪天正欲再打,只见一队人马疾行而至,领头一人正是赵仁杰。他发现儿子不见了,猜到儿子行踪,便和好友赵勤,带兵来此救援。那赵勤正是赵六爻之父,听说友人有求,便放下手中一应事务,前来帮助。街上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g8 O, j& L$ W/ {
  青光闪动,赵仁杰施展开九阳崇武功,一柄长剑斜刺而出,直取陆洪天喉结。他本痛恨陆洪天,见儿子被陆洪天紧紧抓着,更是目眦尽裂,招招都是进手杀招。赵勤紧随其后,将那些侍卫挡开。他二人武功都颇为高强,又兼早有准备,带来不少士兵合围,不久便将陆洪天宅子附近的侍卫击毙。陆洪天赶忙发出信号,令他的亲兵来救。可是哪里来得及,他的侍卫越来越少,围观百姓又有不少说他罪有应得,不愿出手相救,眼看大有命丧剑下之势。陆洪天心道:“看来我还是心急。夺回权位之事,本该缓图才对。”想至此处心下怯了,剑招也越来越不成章法,眼睛只顾着往四周瞟,希望能找个空子溜走。
' i2 `. M8 a% Y0 K4 J8 h- I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他忽然倒抽了口冷气,却见一人手挥狼牙棒,攻势迅猛,不在赵仁杰和赵勤之下,却是满清一品武将李梧,扮作流浪汉,混进城中。赵书铮心下一惊,心想这李梧一向骁勇好战,便是金昌和,也常说如果没了李梧,敌人散兵游勇不堪一击,李梧实为青罡会一大劲敌。可今日不知为何,他竟帮上爹爹的忙了。
# z+ k& x' E3 b' f' v6 f$ z华人论坛  只见赵勤和李梧前后夹攻,赵勤挺出结绿剑,李梧挥舞狼牙棒,兜头向陆洪天砸来。九阳崇武功阳刚澎湃,又得李梧相助,只把陆洪天吓得两眼翻白,赶忙趴在地上,磕头道:“赵大爷、李大爷,饶了小的……”
+ h8 Z4 a" r( @6 O, l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忽听耳边一声大喝,一把银光闪闪的剑将狼牙棒挡住,“叮”的一声,火花飞溅。赵仁杰神态威严,横剑一指李梧,道:“打他!”他心中明白,倘若赵勤真的将陆洪天杀了,事情便很不好办。陆洪天好歹是一会之长,手上还有几千会众,如果因此让他们失了控制,反戈一击造成内讧,后果可是不堪设想。陆洪天口吐白沫,心道:“幸好我及时趴下了,否则不等他挡住,狼牙棒就招呼到我身上了。”
  L+ D# u  x6 K8 k- m;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赵勤一向信服赵仁杰,虽然心存怀疑,却也二话不说,反手攻上。赵仁杰知道李梧武艺高强,拔刀相助。士兵们见三人身形飘渺,都不敢随意放箭,生怕误伤。陆洪天趁乱悄悄爬到屋里,瘫倒在椅子上,心道:“他们打得越厉害越好,赶紧打,赶紧打!”侍卫们围了上来,陆洪天再无危险,擦了嘴角的白沫,饶有兴味地看着他们打斗。
擦了嘴角的白沫,0 f0 u4 X  |2 D0 m$ R* f
褒贬已见。
呵呵,是啊。写陆洪天写得比较直白,也有人坏得隐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