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赵书铮见李梧快如闪电,父亲显得有些应接不暇,颇为害怕,紧张地看着父亲。赵仁杰道:“儿子你快走!”赵书铮摇了摇头,心道:“爹爹知道我不会武功,把自己的护身软甲给了我,可爹爹自己却没有软甲防护啊,这可怎么行呢?”
9 @9 F0 e* r( j8 r4 M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李梧似乎不愿和赵仁杰、赵勤纠缠,向着陆洪天背影叫道:“还我二妹三妹来!”赵仁杰一面拦住他,一面道:“你二妹那天让满清皇帝打成那样,你还为他出生入死!”赵书铮只觉奇怪,却不敢细问。只见忽然间刷刷刷三声,三枚铁莲子向父亲当胸要害射去。赵勤大叫一声,猛攻李梧几剑,却只能阻住李梧,不能救得朋友。huarenv5.com: }, C( C1 A+ y" S* P3 ?
  赵书铮正在父亲身后,惊骇至极,却苦于不会武功,无法施救,便施展出昨日所学长腿将军功,一步跨到父亲身前。只听叮叮叮三声,三枚铁莲子打在他的护身甲之上,弹了下来。赵书铮虽未受伤,可李梧这三颗铁莲子尽力何其充足,只把他疼得连脸都扭歪了,伏在父亲怀中,心道:“我要死了,我要死了!”6 P5 z5 e: x# j5 ?0 R
  李梧怒道:“哼,你这小鬼!”便向赵书铮擒来。赵仁杰惊魂甫定,一下子没有防住,赵书铮竟被他抢去。赵书铮在他手中挣扎,李梧怒道:“你再挣蹦,我就不客气啦!”赵书铮道:“我不挣蹦,难道你就能对我客气了么?”依然乱踢乱打。( g5 T; {; t6 r* U' e; Q* A
  赵仁杰和赵勤已经攻到,李梧将手一扬,赵书铮便飞到屋顶之上,摔得头晕眼花,好容易才站起身来。李梧身形一展,便向楼上腾空飞去。华人论坛% ]! z7 \2 \! \; E, b
  赵书铮何尝见过如此功夫,浑身颤抖,眼见李梧双手向自己头顶抓下,只得一个屈身。可是李梧动作何等迅捷,一把抓下,纵然他闪得飞快,还是拔下他一大撮头发。赵书铮忍痛不叫,绕着楼顶避雷针兜起圈子,等人救援。' d5 W0 Z- n4 `% M, ^+ n
  李梧武艺高强,却从未遇到这种打架方式,一时缓了一招,赵仁杰和赵勤早翻上楼来,与他打成一团,三人拆了三五十招,进进退退直打出几里地,仍是不分胜负。
& O; z3 Q$ r- e6 x5 M# p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这时李梧见房子屋檐下挂着“赵”字灯笼,心道:“居然打到赵仁杰家里去了。”只见屋里徒有四壁,心想赵仁杰为官清廉,颇有惺惺惜惺惺之意,连让了赵仁杰几招,也不再对赵书铮发难。以他的武功,抵挡赵仁杰和赵勤二人,本不在话下,可他心念一乱,赵勤纵上一剑,险些将他砍中。李梧慌忙一躲,赵书铮故意在旁叫道:“嚄,我们赢了!”又手舞足蹈欢呼。李梧心神大乱,想起自己军队溃不成军,登时心急如焚,手上着数也乱了,直觉面前银光一闪,赵仁杰一剑刺到自己面前,若不是他身手迅捷,那一剑早在他面颊上刺出一个透明窟窿。他吓出一身冷汗,急忙脚尖点地,飞出重围,落到自己军中。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O4 ?4 f% ?3 u* d* `5 p) c$ S, n
  却听李梧远远叫道:“赵将军是个英雄。如不嫌弃,改日单独一叙如何?”赵勤怒哼一声。赵仁杰却叫了声好,心道:“李大人为人做事颇有古风,倒是与我们有些志同道合。只可惜身处敌营,不得不兵戎相见,唉!”对赵勤道:“下了战场,真的见他一面,与他一叙,倒未尝不可。”
2 I2 v# w% A% ?8 A  _2 M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赵书铮也道:“就是,我看他也不是蛮不讲理之人,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不定他就能变成我们朋友。”赵勤呵呵笑道:“看来他刚才打你两下,你现在是不疼了。”赵书铮摸摸被打中之处,道:“何止现在不疼,早就不疼啦!人家说‘好了伤疤忘了疼’,我连伤疤都没有,不是该忘得更快么?”赵勤哈哈大笑,道:“你这宝贝儿子,真是千金难买,百里挑一。”他话说了出去,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对赵书铮究竟是轻视呢,还是佩服。赵仁杰却面带骄傲,看了看儿子,眼神中满是期许。huarenv5.com) L  @5 J1 |* y! ^- B
  陆洪天心地褊狭,在屋里听了李梧的话心中便是一颤,又听赵书铮说和他做朋友,更是肝火上升。方才赵书铮说过不记恨自己的话,早就忘到脑袋后边去了。他心想:“我基本上成了孤家寡人,这几天可是不能出手了。让金崇武他们和满清人相争,都死了才是最好。那时我便名正言顺重做舵主。”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4 l/ _2 z7 g$ v5 C
  赵书铮救了父亲,心下得意,悠然在街上散步。却见路旁一个锦囊,上面写着“波斯古方,王中之王,治国妙计,尽收此囊”十六个字。这锦囊本是陆洪天之物,他仓皇爬走之时,从他衣兜中滑出。他虽对此十分珍重,但那时早吓得双腿发软,如何能察觉丢了东西?
  赵书铮一向胸无大志,从未想过当什么“王中之王”,但想到父亲或者金叔叔可能会用,懒洋洋捡起锦囊揣入怀中。他发现囊中似有些字,但不是中国文字,更兼光线昏暗,便不再看它,准备拿回家中,让父亲他们看去吧。; V, Z  F3 @1 z6 d% K: L# y$ X
  这时已是上午,只听街头游商拖着声音喊道:“磨剪子嘞——锵菜刀——”他听到“刀”字,只觉浑身一冷,猛地打了一个激灵。一转念下,又不禁莞尔,心道:“我怕打仗怕成这个样子。”信步沿街走去,却闻茶香扑鼻,茶馆内一个说书人正大讲关云长义释曹操之事,说得逸兴湍飞,众听者也都是摩拳擦掌。赵六爻亦在其中,不少孩童围着他,“关大侠”、“关大侠”地叫了起来,赵六爻心中宛如吃蜜一般。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7 r: M9 }  ]/ q- X& c
  赵书铮仿佛忘了身藏重宝,只摇头叹道:“这‘关大侠’固然是义薄云天,可是韬略却也平平。他这武功义气,我确是佩服,不过放虎归山,就实在令人叹息了。这罗贯中也是,本来没有的事儿,偏偏装神弄鬼写了这一大篇……”
7 s' h. l0 G0 i华人论坛  正兀自叹息,却觉身旁阵风刮过,定神看时,那锦囊却已不见了。他轻轻一笑,心道:“这东西自吹牛皮,吹得这么烂,竟然还有人为它争上半日。”也不去追究,继续听着说书,心想:“这云长侠意如此,却落得败走麦城之结果,曹操不义不侠,却能挟天子以令诸侯。可见有武不如无武,有侠不如无侠。”华人论坛+ l1 X: H5 v& L& `
  正自絮絮叨叨,忽听城外一声大骂:“汉猪!”城内士兵也纷纷骂回:“清狗!”赵六爻也扯开嗓子大骂。他因沁林格生屠杀玩伴,对满洲人是发自内心地厌恶,骂声清脆宏亮。众伙伴见他骂声最响,纷纷赞他刚烈义气。赵书铮却听得心惊胆寒,心道:“他们满人都做了狗,我们汉人都做了猪,大家都是猪狗,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变成人呢?”想至此处心情沮丧,回得家中,只觉浑身酸软,恹恹歪在床上。
+ l2 A1 x) [0 _1 }8 o5 A" h! W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夜间忽听一阵风声,醒来却见一黑影直奔陆洪天家中而去。他叫醒父亲,运起长腿将军功追上,却只听当当两声,陆洪天房间窗棂破碎,紧接着那条黑影飞身而入,一名侍卫叫道:“有刺客!”还没有说完,只听啪的一声,那侍卫飞出窗外,重重摔在屋外地上,脑浆迸流。黑影纵身欺入陆洪天屋中。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6 K' m$ R& f9 J+ d# V& v# F6 q7 U
  赵仁杰叫道:“好厉害的身手!”赵书铮道:“那不是赵勤叔叔?”赵仁杰不必儿子提醒,早已经从他武功套路猜了出来。他迟疑了片刻,随后带人左突右奔,直取赵勤而去。赵勤骤然一惊,后退了一步,出招稍缓,顿时只听“刚当”一响,银光一闪,长刀从面前横飞过去。他见到救了陆洪天的人,居然是赵仁杰和他的儿子,喝道:“你忘了他怎么对待你的吗?这个混蛋根本不配领导咱们青罡会,留着他做甚?”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L1 b: Z& P. L# |: J8 I% Z1 ]9 @6 [
  他那日看到赵仁杰让他先斗李梧,便已经十分不解,只不过碍于情况紧急,不便相问。但他对青罡会,对金崇武,和他这位同宗好友,却有着难割难舍的情谊,只怕赵仁杰有什么难言之隐,便蒙了面前来刺杀陆洪天。
  他本以为赵仁杰会称赞自己英勇,谁知他竟还是如此护着陆洪天,不禁大怒,道:“你们永远都是奴隶!”赵仁杰朗声道:“不,那些全无主见,只知道效忠皇帝的人,才永远都是奴隶。我知道陆洪天该杀,可是不该现在杀。你先听我解释。”赵书铮听着父亲的话,先沉思了一阵,突然拍掌叫起好来。
* o! p5 _1 N% m' f' S& e: v7 T" M  赵勤怒道:“你这个小鬼知道些什么,也来胡搅蛮缠。你父亲这不是效忠皇帝,那还是些什么!”他也顾不上听赵仁杰的解释,将一把半人长的金光闪闪宝剑,舞得呼呼风响。六名侍卫刚想靠近,便让他的刀风扫了出去。那些侍卫是青罡会长的侍卫,武功可想而知。陆洪天虽然武艺也不差,但六名侍卫尚且抵挡不住,陆洪天又如何抵挡得住?陆洪天将侍卫往前一推,便沿着院墙爬走。忽见前面有个狗洞,简直是如蒙大赦,当机立断向洞中钻去。忽然小腹一疼,却是洞口太小,把自己肥肥的肚子卡住了。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8 u% L) u" g0 O$ @9 v& B
  赵仁杰急奔上前,挥刀力砍,可赵勤用的是结绿宝剑,竟把自己的刀砍出一个缺口来。转而又向陆洪天房中冲入。陆洪天听赵仁杰解释“等平定后再杀陆洪天”,只觉毛骨悚然,竟忽然来了力气,生生从狗洞中挤了出去。7 p) z9 Y2 ?  |0 {% K/ T
  赵勤只顾追杀陆洪天,对赵仁杰的攻势竟毫不防护。赵书铮叫道:“爹爹,别伤他啊。”赵仁杰也一直念着赵勤的好处,刀锋一转,不忍伤他。刀子插进一侍卫小腹,当场毙之。赵仁杰趁赵勤向前扑来,一把揪过那侍卫尸体,全当盾牌迎战。他不再进攻,只是防守着赵勤打来的招数。陆洪天站直身子,来不及抖掉身上的臭泥,便缩着身子遁走。有人认出他来,指着他议论纷纷。陆洪天又羞又怒,只想把金崇武、赵仁杰等一干人马全部杀了。
! q! U. Z! B$ x; B2 x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赵勤见对方手下留情,心下一松。可他环顾四周,却见赵仁杰趁自己松懈,令人四面包围上来,大怒叫道:“原来是你使奸!我尽忠到底,死而无憾,哪像你们叛臣贼党,作恶多端。”赵仁杰叫道:“谁是叛徒?”他本不想和赵勤大打出手,便叫士兵围上去,想让赵勤迫于压力,暂且投降。待他不再强硬,再和他解释。
二赵相争,奈何奈何。
唉,同姓相争,同室操戈啊~
  谁知赵勤并不领情,向一名士兵猛扑,竟将其扑倒在地,一面打,一面叫道:"老夫今天落在你们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了。"他两掌下去,那士兵衣裳顿时泛起血迹,又叫:"今天就和你们拼了,杀了一个够本儿,杀了俩赚一个。"他平素最讲义气,和最好的朋友反目成仇,顿时心神大乱,乱砍乱打。不必说那些士兵血肉横飞,便是赵书铮都让他一掌打在地上,晕了过去。
( C$ p# \; [5 Q/ v; Q, y) y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S' J" ]2 h7 y) ]% \0 N  W; N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赵仁杰叹道:"可是明珠暗投了!"又对赵勤道:"十招内你若是胜了我,以后还有场架打,否则你就乖乖投降。"他的刀已经断了,随手夺过一把长剑,回手便劈,一剑将其头盔砍得凹下一块,虽未伤他,凹下的头盔却压着他脑门,好不别扭。赵勤大吼一声,扯下头盔向赵仁杰掷去。赵仁杰赶忙抬剑挡住,挺剑又攻上前。两人的武功招式相同,但见剑光霍霍,转眼拆了近两百招。赵仁杰心头焦急,既怕他伤了自己,又怕自己伤了他,出招之时,好不苦恼。赵勤却无此顾虑,渐渐占了上风。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k# _" H0 [9 l( `& @4 {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z" Y9 m  O; F1 e# y
  正心焦之时,忽见赵勤的一个侍卫,被赵仁杰的一群士兵围住,渐渐不敌,便远远将一个锦囊抛来。那侍卫一面抛,一面叫道:"这是无敌于天下的秘密,有了它就能称王称帝!"那侍卫正是前一日从赵书铮手中抢走锦囊的人。
5 ]1 o! z$ I- ^! R+ S  j9 C# w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1 d- e7 q" U; b* N  R. i0 m华人论坛  原来那锦囊是波斯古代大流士征服天下所遵的战略。天下惟一的一份真迹刻写在两把宝剑之上,在波斯国王手中,曾经是他们族中圣物。然而现在的波斯国王对它似乎并不很看重,只把它当做一件古董展出。金崇武出访波斯时,见到两把宝剑,又与波斯国王谈了许多治国心得,便将言谈精华之处抄录在锦囊之上。回国之后,锦囊让陆洪天抢去,但金崇武并未因此与陆洪天大动干戈:对他而言,这无敌于天下的秘密,似乎还不如他那副字画来得重要。
: f5 n: c2 t* y; S4 l3 ^# H. k"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huarenv5.com  H) C+ ]9 u) }- J$ @
  然而赵仁杰和赵勤都忙着打斗,赵书铮晕倒在地,谁能想到这锦囊为何如此轻易便流入他人之手?但见赵勤跃上一步,挺剑向天,想要截住那锦囊。赵仁杰哪能让他得手,唰唰几剑,将赵勤逼得连连后退,斜眼看了看锦囊上的波斯文字。他虽然认得一些,但需要动动脑筋才能明白其中意思。赵勤挺剑来抢,赵仁杰向后一躲,跃上了房顶,笑道:"待我仔细看看这治国妙计究竟是什么……"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 f, V0 [1 j% b* _, S  d

1 O- L5 Y9 j9 A2 E6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他刚要拆开包裹,忽然惊得向后一退。只见天空中一火箭倏地落下,正中那锦囊,顿时熊熊燃烧起来。接着扑下一人,宛如一只大鸟一般立定,戟指怒骂,正是李梧。赵仁杰那日应邀与他谈天,对他颇有好感,见他前来,便叫了一声"李大哥"。谁知李梧理也不理,双手一摔,对赵仁杰怒道:"我李梧南征北战,东到日本,西至波斯,还从未见过你这般背信弃义之人!我看了你好些时候,方才你和赵勤打架,我还到你是个忠诚的人,没想到你居然也有私立为王之心!当初你在青罡会怎么发的誓言?现在怎么反叛青罡会总舵主了?"8 M! i1 Y8 ^; b. S5 |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e3 M; j/ L, E0 k
  赵仁杰和赵勤顾不上打斗,二人都是十分奇怪,心想李梧明明是满清皇帝的人,却怎么站在青罡会立场上说话?赵仁杰心中有气,道:"我什么时候有了私立为王之心?"李梧道:"那你为么抢走陆洪天的锦囊?"4 ]. o" |! U  w# u' }) m9 Q, y% x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b6 h/ q- K0 V2 z5 B( ~
  赵仁杰反唇相讥道:"叛变?我叛变谁了?我的心一直就是青罡会的,叛也是叛那不成器的陆洪天。至于看那治国之策,我难道不能辅佐金将军治理国家么?"赵勤听他说"反对陆洪天",心头一热,退了一步,不再那样猛攻猛打了。! M% m% ^; G& F4 M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1 o7 M, O8 T. O* e* G: x
  陆洪天一直看着赵仁杰和赵勤对打,见他们越打越是激烈,心中一直暗喜。谁知赵仁杰却出此言,只把他吓得面无人色,兀自躲得无影无踪。华人论坛3 l7 L8 k' Q* `2 k9 w$ P9 H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1 |% P. F; M) z' d& b, r
  赵仁杰见赵勤多多少少明白了自己心思,心下一松。可是见那锦囊转眼间化作飞灰,也不由得又是遗憾,又是忐忑。遗憾的是自己还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宝贵的东西便毁掉了;忐忑的是金崇武会不会因此怪罪。不过后来金崇武治国有方,繁荣昌盛,似乎便忘了那无敌于天下的治国妙计,并未管他索要,只是按自己的方法管理国家。但他心中却一直放心不下,也愈发想知道那上面写了些什么了。这是后话不提。
但他心中却一直放心不下,也愈发想知道那上面写了些什么了。
3 O2 Q3 e+ G4 k! W2 p1 V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一处悬念。
呵呵,这里确实有悬念的~~
, I6 ~/ W; O. }. g% u' G) w  O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不过似乎也要等到挺往后才能解开~
  赵勤呆了一呆,赵书铮却早已经悠悠醒转,只是身上还是酸痛,爬不起身来。他一直看着父亲和赵勤、李梧三人,心想前些日子父亲和赵勤会了李梧回来,对他交口称赞,如今却又打了起来,只觉奇怪,心道:"我们小孩子经常打架,打完又好,好完又打。难不成你们三个大人,也学的跟我们一样,一会儿打架,一会儿和好。"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0 V2 C7 u% C5 G! y5 g) l

# g# I7 v4 M' D2 z  却听赵仁杰又道:"李大哥,皇帝荒淫无道,天下群起诛之,难道皇帝给了你什么好处,值得您这样顽固不化?小弟知道大哥是个忠诚之人,但也请听小弟一声劝,不要被君臣之礼所误啊!"他这话说得发自肺腑。赵书铮稍稍明白,心道:"难怪你叫李梧,原来是为礼所误的意思。那这名儿起得就不好了,有言道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难怪你这人到处惹乱子生是非,搞得鸡犬不宁。我看你也学我们的诗仙,也叫做李白算了。见事讲理,明明白白,难道不好?"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5 e; w! w) u% b' S

! A# t! U  z) j' A$ rhuarenv5.com  李梧愣了一下,他确实进退两难,大清朝中,奸佞者比比皆是,忠诚者却是凤毛麟角,皇帝偏听昏暗,比起陆洪天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李梧总放不下脑中"忠臣"的想法,对赵仁杰气呼呼地道:"你不听我的,倒也随便。不过你可得乖乖把我三妹交出来。"赵仁杰道:"交出来作甚?难道也想你二妹一般,在满清皇帝那里受折磨么?那天我们把她救出来的时候,看她嘴里全是血,整个人都晕了过去。你是她亲哥哥,就忍心看她这样,又忍心将你三妹也送入虎口?"
" |2 [9 m0 L0 S7 N6 l1 v! y2 n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V. n8 R9 n! M! S8 A
  赵书铮听父亲说李梧的二妹的惨状,心中不禁跟着一颤一颤,心道:"李梧啊李梧,你真不是个东西。要是换了我,听到妹妹的惨叫呼喊,我一定施展开长腿将军功,跑到牢房,钻到刑具下面,替妹妹受了刑罚。"
; O" X; _  X4 l/ ~. O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w0 F) ^7 [7 {9 o6 _4 o  李梧听了赵仁杰此言,叫了一声:"二妹……"语调颇为凄凉,可随即又道:"要是我没有这个二妹,用色相骗得了皇帝信任,走漏了圣朝的机密,天子圣朝也不会这么快就这样不堪一击。唉,遗此无穷之祸,都是因为我这个不肖的妹妹啊!从来女色多亡国,果然是没错。"言语之中,仿佛他二妹受刑是罪有应得。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4 ?, T/ e+ z6 G3 W. W6 y: W1 \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Q0 g: D7 {, f+ X1 ^! u# d
  赵仁杰心想:"这李梧大义灭亲,倒也可贵。"赵书铮却是怒发冲冠,再也忍耐不住,终于冲口而出道:"谁说的!"他一向与众不同,不仅讨厌与同伴们比试武功,更奇怪的是,他最喜欢收藏些女子饰品,什么翠翘金雀,白玉搔头,在他家中应有尽有。然而他虽然深爱这些东西,却从不将它们随意抓在手中玩弄,只把它们供在橱柜上,远远瞪着它们发呆,仿佛在欣赏世上最为美妙的工艺品一般。他有生八年来,看到的男人们都在打仗,杀得你死我活;而女人们却平和得多,便一直存了个呆念在心中,想道是:"如果普天下只有这些女子,媸妍不论,或者温柔深情,或者纯洁高贵,或者聪慧机敏,让她们做了皇帝,做了宰相,天下是不是就没有战争,没有杀戮,没有流血了?"可现在李梧竟把女子看作是亡国之物,不祥之人,实在让他无可忍受。华人论坛6 E" b% u, d& x/ W; z

( n" w- I$ p: [* [/ b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他话一出口,便知闯祸,索性闭了眼睛,等着李梧大发脾气。李梧双眼狠狠盯着他,胸膛却不住起伏,圆圆的眼眶中竟涌出了泪水,低低地叫了声:"二妹,三妹……"纵身便走。他武艺高强,不怕对方寻常士兵来追。
2 q) P, @9 Z& M7 r华人论坛
1 v7 h. ]( i9 O华人论坛  赵书铮忽然之间,对那武功高强的大汉,产生了无尽的怜悯之情,心想:"或许他和妹妹们好久不见了,心里很想她们。可他又是那种'受礼数之误'的人,虽说心中也喜欢他的妹妹们,却不能给她们一个名份,甚至要'为国尽忠,大义灭亲'。嗯,他也很可怜,可是他的妹妹们,难道不是更可怜么?"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 h! _# z$ L( S9 h" q
华人论坛- E( Q3 l" {+ N7 s) [8 e4 U% y
  赵书铮见李梧渐行渐远,自己父亲追在后面,且行且远,颇为他担心,道:"爹爹,别追啦。"赵仁杰慢了一慢。李梧借此机会,又拉大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赵书铮拍手称好,心道:"他们隔得越远,就越不会打起来啦。真是不知道,李大叔为何不练练长腿将军功。"他却不知道,李梧的轻功,远远比他那长腿将军功高明得多。
  赵仁杰听了儿子的话,叹了口气折回来。赵勤哼了一声,虽不复出手,但心中显是不服气。赵书铮道:"勤叔叔,常言道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况你和我父亲本来就是好朋友,干嘛还一会儿打一次架啊?"赵勤心中不知是惭愧,还是愤恨,铁青着脸道:"你小小年纪,知道个什么?"赵仁杰上前护住儿子,赵书铮道:"我确实年纪还小,不知道什么,但我知道的是,青罡会里的人像这样自己打来打去,是违反我们青罡会规定的。便是舵主,也不能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暴打啊。"huarenv5.com5 z6 M9 U+ M- X. t# I

5 z: w2 l# B5 C* j' T* z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赵勤自知失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嘴上却还不放松,道:"以后再找你算账。" 宝剑连扫,将陆洪天侍卫打得落花流水,夺路而去。3 T! }' a, e! j

1 b1 \  n, z$ z% a7 W% \- E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赵仁杰望着赵勤背影,长长叹了口气。他几年来颇有"知音少,弦断有谁听"之感,总是觉得和赵勤志同道合,即使今日发生冲突,心中也对他怀有敬意,可赵勤竟然一怒之下出走,一时不知是该追出去,还是该索性放任自流。华人论坛; y) [3 D- M# @  c2 O

. `0 p; t$ y) y/ Z( n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忽然陆洪天侍卫又来,呼啦啦站满了街边。赵仁杰远远见到,长剑扬空一闪,划了半个圆弧,将陆洪天的侍卫远远逼开。赵勤远远见了,停下脚步流下泪来。他呆呆望了赵仁杰一会儿,但终于继续前行,不再回头。华人论坛- S2 S" h# v" r; @' Y' e( P* e( W
华人论坛  Y8 _6 Y2 m* Y1 m
  金昌和偕着陆洪天走来。金昌和面色和悦,陆洪天却冷冷一笑,道:"将军放走敌人,这是为何?"赵仁杰道:"亦忠亦信,能逢此同道,岂非好事?"陆洪天笑道:"只怕战场上不是好事吧。"赵仁杰听出他意思,淡笑道:"我会将今日之事,如实禀报金头领。你要不要在旁听听,我说的是否有假?"陆洪天冷笑道:"那倒不必。将军们对头领说话,能有几个真的?再说谁知道你和你的'金头领'有什么勾结?"% W( \0 h9 l5 h; N

5 q0 U% I% X3 N% @/ a; r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金昌和见二人越说越僵,道:"舵主不要生气。舵中各将军对首领、舵主说话,多半难辨真假,这是他们保身之策,也是无可厚非。但我们既为元首,便要辨明是非。不能凭着一时之言行,便妄下论断。"陆洪天无话可说,赵仁杰怒气也有消减。金昌和又道:"再吵下去也是无益,不妨看看战局。"便拉着赵书铮手登楼而上。陆洪天侍卫们见金昌和言之有理,不怒自威,都各自散了,只把陆洪天晾在那里生闷气。
; e+ N+ ^' U) G( A( z& g, L( a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0 t% t0 g7 ?* v* {  ~3 e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赵勤失魂落魄,在幽暗的山路上行进。他已经走出很远,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道:"爸爸,我可找到你了!"他回头一看,赵六爻正向他的怀中扑来。赵勤伸手抱住赵六爻,他的眼泪流在赵六爻脸上。他许久不和赵六爻说话,使劲抱了他一会儿,轻轻将他放在地上,道:"六爻,你回去找金崇武叔叔吧。"
/ r+ h! a; X% @5 B0 A
+ d/ \& o' s& i6 }9 W. X4 s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赵六爻满脸惊异,道:"爸爸,你不要我了吗?"赵勤叹了口气,他不敢正视儿子的眼睛。他想对他说:"赵仁杰叔叔是对的,你跟着他,好好为青罡会做些事情。"却怎么也说不出口。赵六爻道:"那爸爸为什么不也回去?哦,爸爸是不喜欢赵仁杰叔叔和赵书铮。"赵勤满眼热泪,他抱着赵六爻,摇了又摇,道:"爸爸知道,爸爸这条路是不对的。可你长大了就会知道,爸爸是进退维谷,不得不离开啊。爸爸只要还有一点儿办法,也不会走上这条绝路啊。"赵六爻仍看着他,脸上露出迷惑不解的神色。9 i- I" B+ m3 \% g& ?

4 X4 @% ]' U3 w0 C华人论坛  唉,赵六爻和他父亲相处的时间太少,他怎能体会父亲的心情呢?他只以为赵书铮耍了阴谋,让赵仁杰将他父亲逼成这个样子。可赵勤知道,自己走上的是一条不归之路,可是他能跟儿子说吗?儿子能懂得他的心思吗?他带着儿子走到旅店中去,赵六爻早早睡下了,赵勤坐在如豆青灯之下,挥泪提笔,给金崇武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信,既表明了忠心,又将赵六爻托付于他。然后让一名最最信任的侍卫,看护好赵六爻,让他翌日早上将赵六爻送回去,自己看了儿子最后一眼,将结绿宝剑放在他的枕边。华人论坛/ x2 d: N( i1 s- x3 v. s6 x' m8 m
huarenv5.com$ D% z4 w; ?  t5 Y
  赵六爻呼呼熟睡着,石榴般的小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在梦中叫道:"爸爸好,爸爸打坏蛋!"赵勤愕然,向赵六爻的小脸儿深情地凝视了一刻,寂然远行。他想再对儿子解释什么,可他终究没有说出口。儿子一片侠肝义胆,有恩必答,有仇必报,不会有那种心思,去揣摩这一切的前因后果的。如果让赵仁杰或者赵书铮看了,反而会嘲笑自己思前想后,不像男人。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
4 D7 q# F1 x& K2 h- C. T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a& W, {: _: i; R/ s$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赵勤的侍卫眼睁睁看着他们的将军远走。大路两旁芦花弥漫,飞絮似雪。荒郊野外,没有人家,只有路旁稀稀疏疏散落着几座坟岗。天空中偶有一只大雁,"哇"地一声飞向南方。
/ x2 ]" C' q7 G, n" E5 k) l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huarenv5.com; `( Z/ p" N8 \0 h6 {) V
  主仆两人相背而行,且行且泣,泪湿衣衫。
  赵勤的侍卫果然不负主托,将一切告诉金崇武。金崇武见赵勤言辞恳切,加之他从前对自己确实十分尽心,也便答应了他请求。赵六爻虽然看了父亲给金崇武的信,但想到从此再不能和父亲见面,心中如何能放下对赵仁杰、赵书铮父子的怨恨?他见赵仁杰武艺高强,不敢贸然行动,但是赵书铮便遭了罪,每每他父亲不在身边,赵六爻便纠结一干人马,揪着他报复一通。他那些同伴本是少年天性,加之对赵六爻一向敬服,而一向鄙夷赵书铮,赵六爻叫上他们向赵书铮寻衅,在他们自是再高兴不过的事儿。
7 k% d2 C/ O) t, q6 v) Y8 _华人论坛
; s2 B$ [8 o' F; N; n!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赵书铮武艺远不如赵六爻,更兼众寡悬殊,当然每次都是只有受欺负的份儿。他对那日之事,也确实有点愧疚之感,赵六爻欺负他,他一般也是能跑就跑。好在他武功虽然不济,但他自小在京城长大,熟悉城中胡同,使出长腿将军功在里面绕来绕去,绕得几圈便绕回家中。赵六爻等追不上他, 只好骂几句"缩头乌龟"了事。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1 h, T* D! w) L# J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0 A* J1 f+ m5 p
  然而长腿将军功实非什么高明功夫,赵六爻等人渐渐摸清了门路,便愈发喜欢同他生事。赵六爻知道京城胡同阡陌交通,便首先令人将所有胡同口堵死,来他个瓮中捉鳖。一行四下里将赵书铮围在中间,便像猫捉耗子一般,定要先奚落赏玩他一番。
+ U8 o9 E- L+ d  {( F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 P8 K5 I6 y+ ~, [  赵书铮并不怕挨打,但众人一面奚落他,一面得意大笑,却令他暴气陡升,趁赵六爻指指点点,说得唾沫横飞之时,一拳打在他鼻梁上,迈开步子便奔。赵六爻那起同伴哪能让他脱身,登时十几只手一起拉住了他的脚,将他拖倒在地。接着那十几只手便握成拳头,赵六爻喊着"一二一二",十几只拳头便有节奏地在他身上敲击。众人一面打着,一面呵呵直笑。
3 C; e0 S# A4 L( j! J4 t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7 j4 t; m0 r. G1 J
  赵书铮身上疼痛,心中更是疼得厉害。趁对方得意忘形之时,忽然间蹿将起来,一头向其中一人撞去。众人七手八脚向赵书铮打来,然而赵书铮毫不在乎,只对那人发拳乱打。那人武功力气远远强过赵书铮,双手向他手抓来,谁知赵书铮并不闪避,竟仰头张嘴,一口咬住那人喉管,有如豺狼一般。
( M8 `0 J# ~; B7 p) ahuarenv5.com
  p" S0 c+ ^+ \华人论坛  众人都是大惊失色,使劲踢他打他拉他,赵书铮满口是血,只觉得牙要让他们拉扯下来一般。然而他丝毫不理睬拉扯他的众人,只闭了眼睛狠命噬咬,一心要把那可怜人的喉咙咬破。被他咬中的人脸色惨白,气息微弱,赵六爻见他眼看就要丧命,大叫道:"出了人命案啦!出了人命案啦!"
) z& C% A) z9 W4 u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 H2 z3 P9 [/ T* b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赵仁杰闻讯而来,见儿子满身满嘴是血,斥开众人抱着赵书铮出来,见他所受之伤并非大碍,又赶忙为被咬之人请了大夫。待那人悠悠醒转,双方都略略消了气,对众人平声道:"刚才的事情,我不愿再问什么经过。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们有错,我儿子也有错。大家都想想自己错处,今后再不要让我看到这样的事儿了。"
+ i' ^! L" c& j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8 F- v  v; k) l! Z$ Y6 N1 H$ Y
  众少年见赵仁杰并不偏袒自己儿子,惊喜间夹着一点佩服。他们本与赵书铮无怨无仇,待赵仁杰说声"去吧",便一股脑儿散了。赵六爻扶着那受伤之人拖在后面,狠狠瞪了赵书铮一眼,暗骂赵仁杰"假仁假义"。他回想起父亲便是让他的"假仁假义"逼走,心中怒气不减反增。赵仁杰只是慨叹,金崇武十分理解赵勤苦衷,他明明稍稍解释,承认自己操之过急,便可以解决问题,却偏偏选择了出走。
加油加油加油。
谢谢谢谢谢谢~
  过了些时日,待局面稍稍平静,满清军队骚扰减少,金崇武令赵仁杰诸将防守阵地,自己带着赵书铮等,到京城四周打探地形,寻找险要之地,建立要塞防守。一行走入一片山林,行十余里,忽见眼前水天一色,烟波浩淼,鸥鹭翻飞,隐现云里。一行人早已走得精疲力尽,途经之处,不是人迹嘈杂,就是土壤贫瘠,可此处方圆千亩,三面环山,崔嵬万丈,一面倚林,遮天蔽日,若不是赵书铮好奇探索,绝然发现不了这风水宝地。赵六爻不禁欢呼起来,但随即想到是赵书铮发现的,便戛然止住欢呼。金崇武道:"对面有个开阔场地,虽无防守之需,但作为后备之地,倒是不错。"
6 p2 k/ O7 u/ b' M( ?. Z6 @* P7 K+ {huarenv5.com
. ?# ^* q4 y/ O, S! T! X5 ^6 S华人论坛  一行绕湖而行,只见山上绝巘怪石,嶙峋缥缈,赵书铮叹道:"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缘。这是李白咏蜀道的诗,用于此地,倒是不错。"山坡上尽是野生的果树,浓荫相接,佳果飘香。脚旁黑土地上虽是杂草丛生,但是杂草枝叶茁壮,野芳秀丽。赵书铮想:"这地方真好。如果能结庐在此地,饮酒读书,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再不用见到赵六爻他们,受他们欺负,也算不枉此生了。"
- a) U' ?% _$ u0 u# vhuarenv5.com% b/ f1 n) R  P! {
  金崇武捧起一把黑土,凑近鼻口前,深深呼吸了几下,如嗅异香一般。不知山谷之外,还有哪里能找到这样一片平和肥沃的土壤?一行又走几步,只见湖畔山上一间房间,炊烟袅袅,悠然升起,与山上云雾溶融为一体。赵书铮皱眉道:"有人?"金崇武安慰他道:"不急,只有一两家。"华人论坛% N8 h9 j2 J2 p8 ^
huarenv5.com) s9 t5 J& r8 T. v$ r, M
  正在这时,只见一对少年男女从房中走出来,四目盯着一行人,神情很是惊讶,对着屋里叫道:"爸爸,有人来了!"屋里走出一老者。那老者长须飘飘,气度不凡,说话也面带笑容,神态里对金崇武颇为尊敬。可是看得出来,他是不喜欢被人打扰。那小男孩眉宇间露出一种安然冷静神气,仿佛对金崇武一行的到来,并不十分介意。可是那小女孩却有些刁钻古怪,面上似怒非怒,半喜半嗔,不知要说出些什么来,幸而她父亲不断使眼色阻止,才忍住不说话,但还是嘟着嘴,阴沉着脸看着金崇武一行。5 d( n1 s: _, l# W+ {4 [: G9 C/ ~

# x0 `6 @. Z- O6 k6 [- K! d% ihuarenv5.com  金崇武笑道:"我们是来游山的,请问前面路是否好走?"老者还未答话,那小女孩冷笑一声,道:"你们不都知道了吗?我们躲到哪里,你们追到哪里,这世上还有个清静地儿吗?"她以为金崇武等人存心说套话,愤怒的话冲口而出。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 C* }$ I7 v$ i+ S: o
; D3 L" i* W  r) ^( U
  金崇武和他两个儿子都是微微一笑,并不计较。那小女孩反倒有些惭愧之意,道:"看来我是误会你们啦。爹爹老跟我说,当官做宰的人大都心坏,谁知你们倒不一样。可是我们也是刚刚住下,确实不太清楚。"金昌和见她心直口快,想她不会说谎,便不再问,心道:"这小姑娘倒也有趣,虽说嘴有些直,但究竟是玉雪可爱。"
: j; R" i' V* |, ^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huarenv5.com! m* n4 z* k& H! `
  可赵六爻自从父亲离开,一直由金崇武养育,金崇武视他如幼子,百般照顾,他又如何忍得了她对他们无礼?当下怒道:"我们金头领一向正直,哪要你血口喷人?"那少女面带歉意微微一笑,赵六爻却并没看见,续道:"侮辱了人家,连个'对不起'都没有,你当你是谁啊?"huarenv5.com% O; P9 o4 I0 ?+ d

9 V7 A3 c* v' J$ _) F8 R' v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那少女知他生气,却嘻嘻一笑,道:"我是谁嘛,这我是真的知道,可是就是不跟你说。"一面说着,一面向赵六爻挤挤眼睛。她父亲赶忙向后拉她,然而赵六爻已经一拳向她击去。那小男孩见势不妙,冲上前来,反手一掌,打得赵六爻一个趔趄。赵书铮等大惊,要知道赵六爻年纪虽幼,可已颇有些功力。金崇武道:"这位小哥儿,且慢动手。"二人怎听得进去,早已扭作一团,幸而二人均年幼,伤不着对方。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o: \1 _3 {. k+ E# l) I% G
huarenv5.com' [# d2 l  g: G. P# _# I* N
  正是:危城鏖战尚未息,平湖微澜又一波。
这一次争斗,的确只是平湖微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