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朱颜辞镜花辞树

7已有 1028 次阅读  2023-05-28 23:54
因为邮箱满了,不得已开始清理无用邮件,居然翻到了2005年的邮件。都忘记是什么时候注册的邮箱了,好像98年去美国出差第一次接触email,后来Hotmail横空出世,又有网易什么的,四处注册email,一时间拥有好几个email地址,然而真正开始依赖起这一个email大概就是2005年左右了。所以留存的邮件差不多就是2004,2005年开始,那时候收到最多的好像是要好同事同学亲友生孩子之后的报喜邮件或者是晒娃邮件,一晃十多年,那些个刚满月刚牙牙学语的娃儿上大学的,大学要毕业的,人生似白驹过隙,一瞬即逝啊。
旧邮件里还有很多痛彻心扉的记录,温暖的问候,和绵绵无后期的友谊存照,广告,询问和回复,很多发件人我甚至都不再记得了,一边读邮件一边删除,只是想,人生有什么意义呢,以为可以持续的幸福能转瞬消失,以为坚定不移的纽带也可以渐行渐远而破裂,那些来来去去的亲友陌生人朋友陌生人,走到最后的还剩下谁?
还翻到自己一张咧嘴大笑的抓拍照,课间被拍的,眼带疲倦却笑得肆意,那时候是我人生的重大挫折时刻,已经三观震碎,需要靠抗抑郁药来抵抗,也是那时候起,觉得自己一直绷着的弦断了,破罐破摔有破罐的松弛,虽然未必不是好事。感谢抓拍的人,回头看看,至暗时刻也是可以没心没肺笑的啊,况且,哪里能称作至暗,还有更暗在前面等着呢,那时候还够年轻而体会不到罢了。
夕阳西下,下坡路也有种绝望苍凉的美。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