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关于瘟疫的随想(2)

2已有 478 次阅读  2020-03-24 22:16
因为西方对古希腊历史和罗马征战史一清二楚,并且又是它们的继承者,因此它们深受修昔底德的大国竞争观影响,认为一个大国的崛起必然造成和前大国的冲突。
修昔底德的战争范本是波罗坡尼撒战争,是雅典联盟与斯巴达联盟之间的战争。其实就年代和性质来说,与秦国统一华夏有些类似。单纯从地理看,雅典非常不自量力,一个小小的城邦国家,其公民大概也就几万人,而斯巴达虽然也算一个岛国,但是规模相对庞大,也靠近陆地,因此从国力来说,雅典远不及斯巴达。拿下雅典,它的联盟就自然瓦解。
瘟疫不必导致战争,但是,经济危机导致旧帝国不自信,自以为崛起的大国过高估计自身实力,却常常是战争的根源。
因此,修昔底德的结论基本上没有错。只是,他的时代,帝国主义者期望攫取他人的现成城邦土地,而不是向外扩张在蛮荒世界建立殖民地。现代交通改变了一切,蛮荒世界早已分割完毕。

这次世界大瘟疫,也是因为交通太发达造成如此急速流行。
目前中国自己控制了瘟疫,却在宣传上形成义和团运动。种种不堪,难以言表。

有时,我会想,美国这么多债,什么时候会造成大危机啊。没想到,一次瘟疫,化解了债务危机,美国政府救经济,救人民,美联储无限量化宽松,等于说相当多的烂债要转到美联储手里。并且,美国财政部发债,美联储买债,那么财政部笃定不会还这个债,因为越来越还不起了。

有时,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媒体兴奋地引用美国数据说,什么40%的美国家庭存钱不足400美元应付意外事件。这次大意外,美国政府大发钱,帮助大多数家庭应付意外。比中国“社会主义”还好。中国,那些公务员官老爷在封城停工时可以照发工资,普通人,尤其是农民工,分文不得。四川一女子,实在绝望,绑上幼女投江自尽。不胜唏嘘之事,不可尽数。

哈佛大学校长和妻子也中了冠毒,看观察者网的一篇文章下的留言,幸灾乐祸者有之,冷嘲热讽者有之。所以说,中宣部瞎喊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本来就是骗人的,以为可以把某些国家骗到一个什么破联盟中。
就事论事而言,理论和实际总是有错节的,像哈佛大学,估计是相信了瘟疫要大爆发的理论模型,所以停学把学生赶出宿舍,还算挺早的。可是,既然这个病毒防不胜防,相互隔离最好,次好的是戴口罩,回家马上洗衣服冲澡,把口罩马上消毒,或者放在外面几天再消毒使用,这个不是高深理论,但是,西方人竟然不这样做。比如他们强调洗手,可是明明几乎每家都有洗衣机烘干机,每家都可以洗澡,为什么不洗呢?

这几天,微信有很多人转比尔盖次的什么公开信。我因为不迷信名人,没有看。后来网上说是假的。这个年代,假文章太多了,什么莫言的,李嘉诚的,龙应台的,我都见过。大陆人模仿李嘉诚龙应台就更拙劣,因为文字和语言风格差别很大。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