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同学的小故事

6已有 603 次阅读  2024-03-31 21:25
前面那一篇是讲她所述的大学的一些事。似乎女性,尤其是出自北京军队大院的女性,特别喜欢说自己家的故事。
十几年前就有这么一位也出自军队高干家庭的女性,她的父亲是知识份子赴延安的那种革命青年,她跟薄熙来是中学同学,她的父亲是高干,做过哪个大报社社长。她是我妻子的大学老师,退休了没有什么事我妻子好心让她来我们家呆一段时间。她讲了不少故事,当时我对这些兴趣不大,就左耳进右耳出地忘记了。
我跟这女同学总共就没有几次面谈的机会。到法国两年之后的暑假我回国,邀请几位在北京的同学到莫斯科饭店吃饭,大家很开心,女同学笑意盎然,但是大家在一起没有说很多话。一次我家在佛州,她去迪斯尼去玩,顺便来我家坐坐。这次她家在佛州我去那里,顺便到她家。
她讲了她父母的家事,她中学时的一些事情。
她所读的中学叫做北京十一学校,这是我第一次听说, 她说在北京跟其他几个高干子弟学校诸如101,四中之类名气差不多。
中共建国之后,做了不少树立封建贵族特权的事。法国大革命,带有封建特征的“皇家”各种学校都改名为“国立”了。法王路易14不是说过国家即朕吗?中国的国家即共产党,因此共产党革命是失败的。甚至可以说共产党是反革命的,因为孙中山的辛亥革命已经推翻封建王朝,走向民主共和国,虽然国民党还没有真正实现民主,但是共产党个人和集体独裁是国民党无法匹敌的。
同学的小学应该是比较专门为这些军队干部子弟服务的学校。可是到了中学阶段,十一学校也招七机部干部子弟学生,这样她们这些感觉在中国食物链最顶端的子女就有些失落了,因为学业上比不过人家知识份子子女。不过,我认为我这同学还挺敬重学习好的人吧。只是她在大学属于两耳不闻同学事的人,小瞧了这么多农民子弟同学,直到最后一学期,才惊讶知道我是学霸(用现在的话说)。我们一起学英语那个班我是英语最好的,一次几所大学举办的英语考试竞赛,我考了九十多分,英语差班的学生知道,大概是他们的老师传的,我们班没有人知道,真是灯下黑啊。我的英语老师大概喜滋滋的却不跟同学说。这女同学这次说她最讨厌上英语课了,说老师的英语发音不好。我八年级才开始学英语,老师是自己才参加过几个月英语培训的笑脸甜蜜的小姑娘,她弟弟还是我的同班同学,同样笑脸甜蜜。就凭这英语,只知道单词和词的类别,完全没有语法甚至主谓宾概念,我考高中时英语得了37分,但是高中四个班英语从坏到好来分一二三四班,我分在第三班。我是我的英语法语老师的福星,他们都很喜欢我,大学学第二外语学法语因为想读巴尔扎克的原著应该挺好的。毕竟是法语老师,一周上两节课,才上一学期,全部法语语法都讲了,(法国教育的特色我感觉是讲懂森林,不要用显微镜看树叶)。因为我考试不出错,他喜欢我,大概没见过学二外学这么好的。高中时的英语老师不算太好,大概是北师大毕业的,文革期间受到冲击,之后应该也没用到多少英语,讲话吁吁叨叨,我记得他的一句话是,北京的海淀区啊,全是大学啊。
像女同学这样军队大院子弟还算挺好的吧,虽然也曾自视甚高,看不起其他阶层人民,但是比更浮夸自大的男性红二代红三代已是天壤之别了。想想习近平这种人,他多么猖狂,没有本事偏要强调自信,病犬一只偏要以为自己是战狼,画虎不成就画狗,把中国搞得乌烟瘴气,万马齐喑。
十一学校,虽然培养了这位百无一害女同学。可是培养出无能将军可不少,张又侠?俞正声?他们无害便是祸害,因为是贵族后代占据高位无能至极,其害莫大焉!俞正声的弟弟俞强声应该也是从这所学校毕业吧,军统大特务判逃就无法写在校友名人录里。这个学校就这样出了几十个无能官二代将军。

(我听她时没有做什么评论,这里评论若有负面之嫌只能算事实分析,不针对个人)

待续----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