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我是一名光荣的劳动者

11已有 660 次阅读  2021-01-18 23:03
   小时候身体弱经常生病。上小学的时候平均一个月生一次病,一病得一个星期,经常是发烧吊水。爸爸觉得吊水就是吊盐水与葡萄糖,不如多喝点盐水与糖水,从原理上来说是一样的。灌下爸爸自配的盐糖水,没一会就吐得干干净净。生病还是得听医生的,在卫生院吊上两天水,基本上就好得差不多了。乡卫生院经常可以看到在针炙的病人,针灸并不象现在这样的神秘,卫生院的病人用不起西药才用便宜的针灸。在针炙的病人大多是一副很贫穷很无助的样子,作为一个家境比较不错的宝宝,非常不喜欢看到这样贫穷麻木的脸。
     那时候的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现在也成了一个贫穷的升斗小民。
     30岁的时候遇到多年不见的大学同学,他的目光扫过我身上洗变形的T恤,叹息:怎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呢?他愉快的传授自己怎么看人的仪态:主要是看鞋,并不是身上衣服是名牌就可以的,头发,衣服,皮肤,手,鞋子都要良好。我用他的观点把他从头看到脚,好象是不错:衣服得体,面料精致,皮鞋一看就不便宜。他介绍自己这一身衣服的价格,我惊叹一下:普通人几个月的工资呀。
     为什么收入会差距这么远呢?我也一直很努力的工作呀!
     因为行业原因,我们大学所学的专业排斥女生,招生的时候只看分数线,毕业的时候就把性别放在第一位了。不喜欢所学习的专业,密密麻麻的数字能让人得密集恐惧症,更主要是大环境的不景气,我毕业就失业了,继续学习,体位血压不足晕倒了好几次,把妈妈吓到了。只得放弃学业四处打零工,打零工比不上初中生,动手能力差,动嘴能力也差,用心研究了下招聘广告,发现适合自己做的工作只有文员了(有时候最难的那条路反而是最好的那条路,坚持学习下来的女同学们都靠着自己的努力站到了更好的位置)。
     按时上下班,加班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工作内容简单容易上手,靠着张高一点的学历证书能进入不错的私企任职,好象没有什么不好的。
    同班的男同学们大都从事与专业有关的工作,女同学在家人的帮助下也在做本专业的工作。我从文员转到了另一个需要不停考证才能立足的行业,工作内容并不能直接创造价值,工资低责任大。
    毕业后五年,我和同学们的收入差距十分明显了。
    每一份工作都是靠自己得来的,付出的努力并不少。眼界的狭隘,欠缺的并不只是学习,还有对梦想的信心。
    同学们或者因为性别的优势,或者因为家人的原因,他们更容易的找到了合适的工作,也更容易的把精力放在了专业学习上,所以30岁的时候,我和我的同学们已经不是一个阶层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 夜夜笙歌 2021-01-19 12:10
    冷暖自知。多多保重。
  • lmmy 2021-01-20 07:21
    心态平和,知足常乐
  • 何瑞禾 2021-01-20 08:03
    lmmy: 心态平和,知足常乐
    我的初中同学在一个五线城市生活,年轻时是名优秀的机械制图员,失业后没有合适的岗位,去超市卖牛奶,为了多挣钱上两个班,早7点晚9点,一个月之后腰椎盘突出,住院一个多星期。有一个同事的妈妈,年轻的时候是农民,年纪大了进城,同事的爸爸为了省钱也没有给她补社保(如果补齐十五年社保,他妈妈现在一个月能拿到两千块钱的养老金,以前社保费很低,全部补齐也不过两三万块钱),他妈妈快七十岁了,在电影院找了份保洁的工作,一个月1800元,同事有时候钱不够用,他妈妈还偷偷塞钱给他。以前单位的保洁,长相秀丽,年轻时还是党员,十几年前从农村进城,和丈夫一起努力打拼,她丈夫在工地上班,工资不能按时发放,她那份菲薄的收入有时候就很重要。去年她在一家火锅店上班,老板为了省钱,火锅店客人大增也不增加人手,她累得生病,在医院住了一个月。现在~每当我觉得自己很累的时候,就想想她们。难怪有些人会去看那些很惨的事情,真是有比较才有幸福感。
  • 何瑞禾 2021-01-20 08:07
    夜夜笙歌: 冷暖自知。多多保重。
    是的
  • 夜夜笙歌 2021-01-20 11:22
    何瑞禾: 是的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