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曹荀】空食盒(五)

1已有 3165 次阅读  2020-03-30 11:00

文若此言何意?曹操气势汹汹,将手中的竹简尽数砸在荀彧身上。

新削的竹简未经打磨,边缘的倒刺极是锋利。荀彧也不躲开,正正接了这一下,砸的冠也有些歪了,脸上也被削了道血口子:属下于陈表中已经写得极是明白了……”

孤想听文若亲口说与。曹操的眼睛却是微眯着的,透出了些许凶光。

主公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秉忠贞之诚,守退让之实;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荀彧语气平和,仿佛背书一般。

那文若的意思,便是孤德不称位,不配进国公,封九锡了?曹操又问了一遍。

主公明鉴。荀彧深揖,他的头低低埋在袍袖后,看不清楚表情。

文若是永汉元年举孝廉?曹操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

是。曹操问什么,荀彧便答什么,也不多问。

任守宫令,却在年末便辞了官?曹操一边问,一边站起身走向荀彧。

是。荀彧跪坐着,一动不动。

孤同文若又有几年了?曹操走到荀彧面前,扳着荀彧的下巴让他望向自己。

二十余载。荀彧抬眼望着曹操,语气依然平静。

这二十余载却抵不过寥寥数月?

属下食一时汉禄,也要存一生汉心。

哼!曹操冷笑,手上发狠将荀彧甩开,怕存得是执恋权贵之贪心吧!

君子安贫,富贵不能移。荀彧伏在地上,语气却依然坚定。

君子?曹操忽然笑了起来,汝也配称君子?

荀彧不再答话,只是正了正头冠,又保持正坐的姿势。

看到这样的荀彧,曹操更是来气,他伸手点着荀彧:孤自陈留起兵一来,东征西讨,戎马一生,对社稷江山舍身忘死。便是孤有意,这天下都在孤股掌之中!如今又如何不能进国公、领九锡?

待卿二十余载,从来都是肝胆相照、言听计从,亦不曾有一时懈怠轻慢。为何到头来竟是你同孤做对!

若是别人顶撞也便罢了,为何偏偏是你荀文若!

荀彧只答:丞相为汉臣,更当以身作则,尽臣子之份……”

够了!曹操吼道。

见荀彧依然正襟危坐,曹操更是火冒三丈。他一把抓过荀彧的衣领将荀彧提了起来:这臣子本分别人说得,唯你荀彧说不得!

荀彧倒也不再反抗,只顺势便站身,这样无所谓的举动更是惹怒了曹操。他本欲发怒,却在一瞬间忽然转念。

他放开荀彧冷笑道:文若所言之君子,便是俯身承宠、魅惑主公?还是满口的守节忠贞、可却是攀附权贵、委身以侍。想来当年怕也是知道本初他不过也是一时兴起,更不会许你富贵荣华,这才巴巴投在我帐下的吧?荀文若啊荀文若,你素日里一幅端方自持的样子,却还不如奉孝他那风流荒唐来的真性情!见你哭奉孝时倒是有几分真心,那你可知奉孝他从一开始便笃定了要佐我公候,最后便是累死了,也要为我拿下乌桓。你自诩殚精竭虑,可知奉孝他却是向天赌命——”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曹操的半边脸瞬时红肿了起来。

荀彧右手掌心红了一片,颤抖得厉害。他的眼睛里含着雾气,牙关却紧紧咬着,说不出一句话。

曹操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打得身形一晃,随即却也立刻反应过来。他反手出拳打在荀彧脸颊,荀彧受了这一下,觉得有些头晕,身子踉跄了一下,便向后重重砸在了地上。

怎么?不过说了几句实话,便听不下去了?曹操欺身而上,分腿坐在荀彧身上,提着荀彧的领子让他仰视着自己。

也对,这军中府中哪个不知道荀先生如冰如玉,最是碰不得、辱不得的……若是哪个知道了荀令君背地里其实是个假清高真淫贱的淫荡之人,怕是下巴都要惊到地上去了!明明谁都可以,凡只要是上过了,便哭着求着、二次三次的索要……”

曹操说到这里,一下将荀彧仰面按在地上:若是别人知道荀文若惯常四处留香,不知又会作何感慨呢?

荀彧一言不发,就这么双目直视着曹操,眼波中瞧不见一丝波澜。这样的举动让曹操更是火大,他索性撕扯荀彧的衣服,将荀彧的双手总到头顶,之后用力绑了起来:倒不如就这么品品文若今天又留的是什么香?

他粗暴的分开荀彧的双腿,寻找到那个位置后,便是没有一丝温柔的插入。荀彧的身子根本经受不住这样猛烈的侵犯,他下意识挣扎了一下,紧了紧身子。而这样微妙的变化,却被曹操察觉到了。

这么快就忍不住了?曹操嘴角上挑,笑容中带着几分邪恶之气,平日里遥不可及的样子又是做给谁看的?怕是身子底下早就迫不及待了吧!

荀彧的身下很干,曹操动着并不怎么舒服。他索性直接抽了出来,几滴鲜红的颜色随着他的动作被带了出来,洒在地板之上。

——”荀彧的嘴被曹操手指塞了个满满当当,一直伸到了喉头。荀彧被刺激到干呕,但却也无法真的吐出什么,只是这样一来,曹操的手指便沾得湿漉漉的。

这不就对了?曹操抽出手指,也不等荀彧有何动作,便再次探入荀彧。

这次顺滑了很多,再加之手指到底更灵活些,曹操感受着荀彧的体温,肆无忌惮的探索着。荀彧却在这样的动作中,渐渐有了反应,眼神也变得朦胧了起来。

这身子确实够敏感……”曹操低下头,在荀彧耳边轻轻低语。

不过你的眼神,孤不喜欢!

荀彧被猛然翻了个身,他的脸被曹操狠狠按在地上,先前的竹简划伤的血口子也被撕扯开,鲜血混着泥土将荀彧清秀的脸污染的面目全非。

曹操伸手钳着荀彧的腰身,将他摆成能让自己舒服的状态。荀彧的腰很软,皮肤苍白毫无血色,可那股淡淡的香气却并没有因为衣衫尽褪而消失殆尽。

曹操贴着荀彧的脊背抽了抽鼻子:文若好香!

身下的荀彧发出低低的咽呜之声,曹操知道那是因为自己手上并没有停止的、对荀彧的探索和套弄。

荀彧的身下很干净也很精致,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曹操很喜欢把玩这样如玉棒一般的玩意儿,他感受着越来越硬的变化,却忽然扯了手边香炉中一条细长的线香来!

——”荀彧惨叫出声,可曹操却攥着他的头发,不让他有所动作。

只是不知这味道,又能持续多久呢?曹操看着线香还在好好的燃烧,便停下手里的动作,专心应对后面的一片狼藉。

线香的味道让曹操更加兴奋,他心底如狂风暴雨一般翻涌着。曹操发出阵阵低吼,更加忘情的动着身体,他知道自己一直以来不能宣泄的欲望此时再也无法压抑住了……

因为什么?

因为不满荀彧的反抗?还是因为荀彧挡了他的路?

又或者,只是因为荀彧淡然的样子……

曹操的用力让荀彧已然软成一滩,浑身上下亦是使不出一丝力气,只能跟着曹操的动作不断的动着。曹操此时已经无暇思考,身下的人像是无底洞一般钳着自己,他的双手也渐渐由压制变成了把持。荀彧因着这个档口,身子松动了些,目之所及一片不堪。

屋子里的东西七零八落碎了一地,连一直摆在屋子里的犀漆四方盒子也摔得不像样子,描银的暗纹上还沾着点暗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碎成这样的。荀彧望着食盒的碎片心如死灰,他闭上眼睛,默默承受着曹操的凌虐,却始终没有说过一句求饶的话,仿佛在曹操身下被凌虐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TBC-

分享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