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接着忙

8已有 4719 次阅读  2016-03-04 16:29   标签华文楷体  style 

周三晚上睡得不太好,可能换了新地方,有点择床。照理很累了,睡眠质量却不佳,常醒,总觉得噪音大。楼下时闻留学生的笑声。房子质量一般,隔音不好,楼上洗澡、冲抽水马桶都听得到。早上很早就醒了。照旧起床,吃了早饭去附近的财大田径场跑步。过去不远,很容易就找到了。周五早上打算试试财大另一扇门,似乎比武川路的大门离住处更近。回家后洗澡、洗衣,洗衣机终于能用了,但洗一次时间很久,要一小时左右。

 

周四比周三更热,最高到达22度。早晨空气质量良,但下午又有轻度污染。我上午十点多先去中华文明中心将银行卡信息告知工作人员,也通报临时卡无法充值的问题,她说顺利的话周五能拿到正式的一卡通。中午11:30D师兄在学校旦苑餐厅三楼“教授餐厅”吃饭,点了“盐水鹅”、“非洲养生冰草”、“炒虾仁”、“百页包”、“蒜蓉菠菜”几个菜。因为我说这两天蔬菜吃得太少,D本来还要点“小棠菜锅塌”(大约是青菜面饼一类),但服务员说没有。因为我说这两天蔬菜吃得太少,他点菜特地以素为主。端上来卖相、味道还不错。

 

我俩边吃边谈。我表示中心给我们的待遇不错,但学术活动似乎太少,没有形成学术交流的氛围,基本就是大家各做各的。中心主任听说要去法国三个月,见不上了。我在访问学者办公室只见到了一位访学一个月、任教日本某大学的华裔教授,其余一位法国教授、一位美国教授都没碰到。D去年刚从哈佛燕京访学归来,深有同感,他建议我把这些看法给副主任提提。他菜点得多,让我将剩下的打包带回家,并表示等我安顿下来要请我去他家吃饭。真是盛情可感。

 

下午去图书馆找C老师。周三下午讨论工作坊,事情没说完,周四继续。本来约好1:30见面,一点多C打电话来,说来不及,得改到2:30。于是我去农行解决掌上银行问题。在那里现场下载,然后找大堂经理指点,终于弄好。我发现在中国办事的确难,银行本就拥挤,加上又是刚开学,来办借记卡的学生、老师络绎不绝,大堂经理分身乏术。不过,农行复旦支行有一点很有趣:工作人员都互称老师,大概是沾染了一点大学的书香?

 

两点半到C在文科图书馆二楼的办公室,还没说几句,就有人来找,说暨南大学副校长来访,需要C去见面。我就在他办公室等他,顺便刷刷微信。下午的阳光透过窗外浓密的广玉兰树叶照进来,洒下斑驳的光影。两天奔波,难得一霎安宁。楼下哪里在装修,那噪音也显得遥远了。从窗口看出去,楼下草坪上有严复的铜像,不记得我读书时是否就有,但底座上的二维码显然是创新。

 

三点半C回来了,接着商议工作坊人选。他当场打电话给台湾的焦桐教授,也给作家方方打电话,发出邀请。C提醒我,527日是复旦校庆,可能届时宾馆、会场难订,需要现在就动手。他同时要了两位作家的伊美尔给我,我回家后发给他们工作坊的有关资料,并给中心工作人员发微信,提出订房间的问题。

 

晚上在家简单吃了点中午打包的饭菜。早点洗澡,和父母视频聊天,然后就睡觉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