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两顿告别饭

7已有 5494 次阅读  2016-06-01 15:56   标签style 

访学结束,离开复旦中华文明中心在即。周一中午约三位师兄午饭。不料除了Z师兄,另两位一个看病,一个开会,都没空,最后只有我俩在学校的卿云餐厅吃饭。幸好我去得早,这次占到了座位,大堂中间的桌面早都包出去提供会议餐了。

 

Z这次从日本神户来参加我主持的工作坊,周二要离开。等他来了,给他叫了一大瓶青岛啤酒,另外点了上海熏鱼、毛豆两个凉菜,家常豆腐、农家小炒、清炒空心菜几个热菜,再加一份煎饺作为主食,Z说两人吃菜太多了。他在神户大学访学两年已经接近尾声,八月要回国。他告诉我,今年出差很多,实际已经超过对方允许的请假日子了,所以七月初去甘肃开会不能去,还因此引起C老师的不满。同时也说到系里其他师兄师姐的情况,还有一位当年的老师的第二任太太四十多岁就查出肺癌,上个月刚过世,留下一个十岁的女儿。吃到一点,他告辞,我也顺便去中心交割“出站”事宜,交还校园卡,明确工作坊论文结集的有关要求,和各方人士告别等。

 

下午回家整理行装,把衣服、杂物包好装箱。晚上和密西根时的老同学,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某校区教中国哲学的E约见面吃饭。他也在中心访学,6月底离开。之前一直约不成:不是他出差就是我出差。这次我快走了,他也才和太太一起从东南亚旅行归来。下了飞机就和我约晚饭,趁我还没走赶紧见个面。

 

我们约好五点半在公寓门口等,然后一起步行去附近一家韩国餐馆“郑阿姨的家”吃饭。这一带我坐车经常经过,但从未光顾过。这次一路走来,才发现连续有好几家韩国餐馆紧邻,大约附近的韩国留学生和爱吃韩料的中国学生不少。他们俩吃得很少,叫了一份石锅拌饭和一个辣豆腐汤(配白饭)。我则是最近吃得太多太油腻,也叫了一份石锅拌饭,至少保证有点蔬菜。

 

我们到得较早,所以不挤,但已经有几桌在吃烤肉。我们挑了个清静的靠窗座位好说话,空气也能相对清新些。我看他们夫妻俩出门已经戴上防毒面具了,这天上海的空气质量官方数据还是“良”呢。菜端上来,味道平平,份量也平平,而且老板娘(不知是否郑阿姨)斜着眼睛看我们,大约嫌弃我们没点烤肉,吃几个便宜菜。其实每份30元的拌饭虽然不算贵,但水平还不如复旦食堂10元一份的拌饭。

 

我们吃饭时,E表达了对中心办事不仔细,对访问学者不闻不问的不满,并表示要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他本来也要举办工作坊,但因为中心放寒假,一直没给他答复,结果三月再开始筹备时间来不及了。到了中心也没有人理睬,和国内老师学生缺乏交流,不能在图书馆借书,办公室能用复旦电子资源,但不能“翻墙”查国外资料。他认为这三个月访学对他的研究毫无好处。我们也说到当年在密西根读书时的老同学、老师。

 

七点多一起走回家。我准备周二早上接着整理行装。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