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羞辱机器

8已有 766 次阅读  2022-11-22 14:56

小时看到淘气的男同学被老师点名批评,被罚站墙角,总觉得十分可怕,尽管我一向是乖学生,没有亲身体验过其间滋味。这大概验证了美国数学家Cathy O’Neil在《羞辱机器》(The Shame Machine)中描述的耻辱的社会作用。

 

作者说,羞辱在人类进化中的作用相当于疼痛。身体的疼痛警示可能威胁人身安全的危险,精神上的羞辱则演示何种行为不被群体接受,会遭到排斥。所以,羞辱的主要功能是通过耻辱防止犯规,用“放逐”的威胁强化统一,是集体对个人的控制机制。老师让犯错者“立壁角”固然是对个体的惩罚,更是杀鸡儆猴,让其他学生为避免蒙羞而学会自我约束。

 

作者在书中还关注了当前美国社会对耻辱的商业化、武器化。如,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她称为“联网的羞辱机器”)上网民对异己实施的迅猛网络暴力。又如,生产鸦片药物的大制药公司倒打一耙,称上瘾者为瘾君子、罪犯。这类行为都通过羞辱他人推卸责任,甚至以此占领道德制高点,获取商业利益。不过,羞辱个人可能是为了维护集体利益,如疫情中提倡戴口罩、打疫苗的某些公益广告。羞辱作为压迫工具也可能被受压迫者夺取,以毒攻毒,“反攻倒算”。之前遍及世界的#MeToo运动就是例子。被性侵、性骚扰者摆脱羞耻的压迫,不顾传统的污名而勇敢发声,寻求公平正义。

 

人类从众,倾向于混迹人群,一起惩罚那些看来与我们迥异的人和事,在求同中获得安全感和归属感。所以,羞辱他人的行为大概永远不会终止。只愿大家能将心比心,在使用羞辱这个武器前三思而行。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思想 2022-11-22 20:05
    我小学二三年级时的老师就是这样一个神经病,还专门对我。上课时罚站很多次。大家都在上课我也一样能有什么错。他很快乐这样惩罚我。好在我那时脸皮厚,还不知道受到耻笑有什么不好, 况且我同大多数好学生关系挺好, 不会因此受欺负。但是我恨透了他,如同forest Gump 中的Jennie 恨她爸那样。初中七年级的一次大数学竞赛我得了98分,最后一道25分的证明题估计同级的人不到千分之一能做出来。正好班主任又是他。我学得好跟他一点关系没有。初中时暑假把下学期的书发下来,我暑假没事就学完了。我考得好, 他竟然得到升迁。这个糊涂世界,我无辜少年就这样莫名其妙被迫害过, 坏人最后还因为我得到奖赏。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