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种族和文化(2)

4已有 624 次阅读  2022-01-18 20:17
康德认为白人优越,表现在追求崇高极致完美这类东西。

显然,人类追求这些东西需要一定的条件,柏拉图亚理斯多德能够在当时的条件下达到一种思想的极致。可是希腊被反复侵略之后,这个种族已被灭绝。他们留下的极致只能等到后人发挥。

日尔曼人连自己的文字都没有,所以谈不上什么先天的种族优越性。几千年以前,中国人,印地安人都可以结绳记事。日尔曼人没有创造自己的文字就被罗马帝国侵袭。因此日尔曼人最早学会的文字是拉丁文。

日尔曼也有自己的土教,但是被基督教强行同化。

马丁路德,莱布尼兹,康德,黑格尔能够达成某种极致,可能是因为他们被基督教同化,接受了基督教的苦行主义:从小读拉丁语读圣经读柏拉图,长大追求绝对精神的完美。难道罗马帝国崩溃时的圣奥古斯丁就比他们逊色吗?完全不是,只是罗马崩溃了,圣人也无奈。

当然,这个世界有人追求精神完美也是好事,宋庆玲的父亲宋嘉澍算是从海南到美国的难民,学了基督教成为传教士之后,也是精神领袖,政治领袖,总比大字不识半斗的土豪劣绅好多了。

共产党专权之后,中国便没有什么精神追求。你不能说你装模做样成为共产党员当了官之后,你就有共产主义精神,本质上,你和中世纪的资产阶级一样,想学学法律,当个官,区别在于,那时很多学法律的成为人文主义者思想家文学家,而共产党员们则成为贪官污吏。

显然,日尔曼人学习新思想接受新文化的能力极强。中国人的问题是拘泥于祖先的陈词滥调而没有创新。

我有几个月时间在法国一家机构做研究,办公室里的实习生可能受马可波罗伏尔泰的影响比较深,对中国古代的一些东西很推崇。他说考试这套东西是从中国学的。中国人也许可以认为科举制很公平,其实也未必。穷人上不起私塾,秀才免谈。可是现代的考试制度确实比较公平。但是,同科举制相比,大革命以前的法国的贵族制一定是不好的吗?也未必,法国贵族要学的东西很多,要文武双全,比如英法百年战争之初,法国贵族骑士也很牛皮,结果盔甲太重,战马又陷于泥沼,惨败,尽管如此,至少说明他们为了保护国家和自己的利益,冲锋陷阵:三分之一的贵族家庭有牺牲的男丁。中国的贵族,有皇家血统的,没有学问,又不会打仗,要全国人民养活他们,完全是寄生虫。至于生活优裕一点的书香门第,侥幸培养出的进士状元,也只是会一点之乎者也满足八股文行文规则的平庸之辈而已。

----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