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来客

10已有 508 次阅读  2020-09-14 10:50

回到小镇后,与我休假时帮我照料车子的老人罗素通过几次电话,匆匆见过两次,一直没有机会好好交谈。一来是新冠期间,大家都减少社交活动。我刚从中国回来,更是自我隔离了两周。二来此后小镇遭遇相当于飓风的强大风暴,停电、断网,罗素的电话也没法用,联系起来更费劲了。灾后重建,生活逐渐恢复正常。罗素也多次来电话,殷殷问候,我们约好本周六下午请他来家喝茶,交谈。说实话,他似乎对新冠毫不畏惧,我却不免因为他是耄耋之年而多想。要不是他多次来电话,可能还没有那么快请他上门来。

 

到了约定时间,罗素来了,特地穿了灰蓝色的新装,看样子精神不错,只是上台阶费劲些。他说两个膝盖都置换过了,左踝歪斜,一直没有纠正过来。请他在沙发上坐下,给他倒茶,请他吃大杏仁和网购的栗香月饼,对中国点心的滋味他接受良好。他谈到去年去世的妻子希拉,给我看为追悼会制作的传单,又闲聊他的七个孙子孙女,十二个重孙重孙女。他们夫妇原本住小镇的一个养老社区,里面有连栋别墅、单栋房子、公寓,也有医疗中心和护理中心。在家里坐了一小时,吃了两小块月饼,他又自告奋勇带开车我去参观一下。

 

盛情难却,我戴上口罩,坐他的车去兜风。本周之前一直下雨,周六好容易雨止,但我们出门时天色依旧阴沉。开车五分钟后到达,看到好几个“车库甩卖”的标记牌,几位老人在室外说话。罗素说这天有三家在卖旧货,“因为这里的人死得快”,似乎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他一边慢慢开车,一边指给我看路边的各种房子,介绍谁住在里头。他说社区还有一小片菜园子,分给各家使用,可惜今年气候条件不好,他种的西红柿收成欠佳,卖相也差。最后,他自己家的连栋别墅门口停下,带我进去参观了一番:挺大的大平层,亡妻生前用过的轮椅、运动器械仍在。临走,他硬要塞给我几个自己种的西红柿。

 

罗素开车送我回家。我问他怕不怕新冠,他说不怕,自己已活得比预想中的长寿多了,“该来的总会来”。罗素今年86周岁。他说要租我车库的一半放他的小拖拉机,冬天还要为我扫雪。我担心他年纪大,他却说在家闲不住,必须找点事情做;拖拉机早就不用来种地了,平日就是开着玩玩,顺便帮邻居、朋友清理后院。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